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07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崔氏不是相信简又又不会偷东西,而是陆家的情况比她家好多了,没这个必要,而且她也的确看到过陆彩云时不时拿些吃的给简又又,反正不用自家的粮食,崔氏也就不管不问,而张巧蓉好几次将简又又的东西抢过来,她也睁只眼闭只眼,可却想不到家里总是少的粮食竟是这贱蹄子倒贴了娘家,她还真以为是单儿半夜读书累了让张巧蓉做吃的去了。

     再说,是真是假,只要去问一下张家人就知晓了。

     连粮食都偷,指不定会不会偷她的银子呢。

     “没……没有啊娘,我错了,娘,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娘。”张巧蓉躲不过,身上挨了好几下,连连讨饶,她可不敢让陆彩云去把村长叫来,这样的丑事若传的满村都知道,她还如何在村里立足,她这婆婆又会不会想着法把她给休了。

     这可不行,她还没有当举人夫了,还没有当官夫人,怎么能被休。

     都是这该死的简又又拆穿她——

     张巧蓉的眼底,划过一抹浓浓的阴狠,对简又又是恨到了极点。

     简洁在一旁更加卖力的扇风点火:“娘,不能轻易放过了她,保不齐日后老毛病又犯呢,一定要将她痛打一顿才是。”

     崔氏气极,耳朵里可听不进去张巧蓉的求饶,直到简单回过神后冲上来拦住崔氏,不小心挨了一扫帚,崔氏这才住了手:“单儿,单儿,你怎么样了?快给娘瞧瞧,伤着哪没有?”

     农村的扫帚很大,是用来扫场用的,光秃秃的枝干打在简单的手臂上,顿时一条条鲜血的划痕显现了出来,疼的他直吸冷气,崔氏看得更是心疼到不行,直唤简洁将人扶回屋子拿药膏抹上。

     张巧蓉浑身都疼,疼的她龇牙咧嘴,见人都走了,这才回头恶狠狠的瞪了简又又一眼,才回了自己的屋,她得趁简单上药的时候也蹭些药膏抹。整个家里,唯有简单的待遇是最好,最高的,崔氏宁可亏自己,苦自己,也会给儿子最好的,若不抹药膏,怕是得疼个好几天呢。

     还有那可恨的简洁,居然在旁兴灾乐祸,扇风点火,都是贱人,一群贱人。

     简洁也是崔氏的心头宝,张巧蓉心里再气也不敢当面骂简洁,少不得又要挨崔氏一顿打,就算不打,也会加倍的让她干活。

     陆彩云一扭头,看见的就是秀眉紧蹙的简又又,脸上被鞭打的几条伤痕随着她的皱眉而看起来狰狞了些,从昨晚到现在都没上过药,好在没有打的皮开肉绽,否则怕是要留疤了,相信好好养段时间就没事的。

     “又又,你没事吧?”

     简又又深深的吸了口气,即来之,则安之,她虽不是万能样样都会,但有手有脚还怕饿死不成,至于这一家极品……见招拆招,现在想太多只会伤脑筋,好歹一穿越就有如此维护自己的死党。

     想着,简又又的心情瞬间飞扬了起来,一把搂住陆彩云的肩膀,笑道:“没事,这么早来吃早饭没?要不要一起吃?”

     发家致富是肯定要的,但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实现的,现在还是先填饱肚子要紧。

     陆彩云一听这话,立即开心的点头,只是点到一半,复又一脸纠结的看着简又又:“又又,我出来时我娘就做了早饭,等我回去呢,我还是回去吃吧。”

     简又又一怔,诧异的看着陆彩云,这表情?是看不起她的意思?

     才刚想着,脑海里忽地浮现属于原身的记忆,原身难得请陆彩云吃回饭,只是这手艺真不敢令人恭维,难吃就算了,偏偏煮的东西是半生不熟的,让陆彩云回去直拉了好几天下不了床。

     好么,这是杀人于无形啊!

     原身内疚,自知厨艺不佳,再也没敢请陆彩云吃过饭,时间一久,陆彩云如今乍一听简又又邀请是没反应过来,可等回过神来哪还敢再去上这当?

     简又又嘴角抽搐了几下,原身也是个顽强的,有一顿没一顿的没有饿死,这半生不熟的东西吃了竟也没有拉死,就是人倒霉了些,被卖去青楼被活活打死,便宜了她捡了个肉身。

     “放心吧,过了这么久我厨艺怎么也得见长了,保证不拉。”

     陆彩云狐疑的看了简又又一眼,似是不相信她的厨艺能好到哪里去,转念想想也有道理,又又这了这么久时间,厨艺应该好点了吧?

     简又又可不给陆彩云犹豫的机会,一把将她拉到属于自己的那间破屋子里。

     “你先坐会……”看了看屋的石头凳,凹凸不平光是想想就觉得硌的慌:“不想坐也可以站着,一会就能吃。”

     陆彩云将她救出青楼那个火坑,请她吃顿饭是再应该不过的了,可惜农村大多穷苦人家,白米就是他们最奢侈的粮食了,更别说那些鸡鸭鱼肉了,哪家桌上出现个炒鸡蛋,炖鸡蛋都是富有,逢年过节会吃顿荤的,就是村里最有钱的村长家,也没能力天天吃肉。

     更别说这么多人口的简家,爹不管娘不疼的简又又了。

     如果没有陆彩云送来的面粉,简又又只能多喝几碗野菜汤,拿菜当饭吃饱为止。

     陆彩云看了看那块凸起一个小尖的石头,最后选择站在一旁,看着简又又拿破碗舀了一小碗面粉出来放在盆子里,然后加水拿筷子搅拌面糊稠状,动作灵活,有模有样,显然是常做的。

     “又又,需要我帮忙么?”

     简又又回头看了陆彩云一眼,也不客气,指着那一篮子野菜:“帮我把这些洗干将。”

     “好咧。”

     陆彩云在家是干活的好手,她父亲死的早,家中还有一个哥哥,是个木匠,在镇上干活,难得回来,陆母独自一人拉扯儿女长大这些年也落下了病根,所以家里的活都落到了陆彩云的身上,女人的活她干,男人的活她也干,张虎偶尔会去帮忙。

     都说寡妇门前事非多,大哥陆逍云经常不在家,面对欺负上门说话难听的人,陆彩云便成了护小鸡的老母鸡,时间一久,再温柔的女子也被逼成了女汉子。

     陆彩云的彪悍,在村里也是有名的,一般姑娘没人愿意跟她一块玩,所以在简又又救了她之后,才会对这个朋友这般的死心塌地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