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25章 什么叫作死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陆彩云似是没听懂崔氏的话,自顾自的道:“三婶,我家的活都干完了,站在这里也不累,三婶就快别客气了,你们忙你们的就好,不用招呼我。”

     那意思,显然是不等到简又又回来,是不会走的,也不会把东西交给她们。

     崔氏气得一个倒仰,当即脸上的笑容再也挂不住,沉下了脸来:“行吧,你爱站就站着吧。”

     这油盐不进的东西,真当老娘稀罕你那些个东西么。

     崔氏气的拂袖转身离开,简洁跟张巧蓉尾随其后,走了几步,张巧蓉又回头看看陆彩云手中的东西,眼中闪烁着贪婪的光芒。

     陆彩云视而不见,若是以前,她或许会担心这些人把又又的东西给抢了,可经过昨天早上的一幕,她可不担心又又应付不过来这些人。

     进了屋,张巧蓉倒了杯水给崔氏,安慰道:“娘,您消消气,左右那东西都是给简又又的,晚些时候我去问她拿就是了,犯不着跟个小骚蹄子子一般见识。”

     村里人都骂陆母是个*,跟个狐狸精似的,所以暗地里又把陆彩云叫做骚蹄子。

     若不是陆彩云性格彪悍,怕是跟曾经的简又又一样会受尽旁人的欺负,所以说,善的怕狠的,狠的怕不要命的。

     崔氏抬眼看了张巧蓉一眼,闷闷的一声:“恩。”

     把这些东西拿过来,还的确不能她亲自出手,张巧蓉反正做惯了这种事情,她去最合适,眼下她最要紧的,还是托张媒婆说亲的事情。

     陆彩云等了许久,才等回来简又又,只见她吃力的抱着两只盆,摇摇晃晃的走来,一只是装着洗干净的衣服,一只待陆彩云走近一看才发现是一条磊鲤鱼。

     两只木盆并排而抱,要防止掉下来,还真不是一般的难。

     陆彩云忙接过那一只装了水跟鲤鱼的木盆:“又又,你抓鱼做什么?”

     简又又甩了甩酸痛的胳膊,笑道:“自然是做着吃的。”

     陆彩云不以为然,只当简又又实在没什么吃的,所以才去抓了鱼,将木盆拿进院子里后,陆彩云又将简又又买的东西交给了她,小声的奏在她的耳边道:“你娘刚让我把东西交给她,她再转交给你,我怕被她给吞了,所以没答应,不知道有没有死心,你小心着些。”

     简又又眸光微闪,点头道:“谢谢你彩云,我晓得。”

     “那我就先回去了,晚上咱们河边见。”

     陆彩云说着就要走,简又又喊住她:“彩云,晚上我做鱼头汤,红烧鱼,你过来吃晚饭。”

     “这鱼腥的很,我还是不吃了。”陆彩云看了眼木盆里拍打着的鲤鱼,一脸的嫌弃。

     简又又笑道:“我做的鱼,没有腥味,你今晚来试试,保证你吃了还想吃。”

     “真的没腥味?”

     简又又翻了个白眼:“骗你有糖吃?”

     陆彩云咧着牙齿憨憨一笑:“成,那我就不客气了。”

     简又又将东西都拿回自己的屋子里,关上门,这才回了院子里晾衣服。

     晾完衣服打扫鸡舍,喂鸡,挑水,打扫……

     崔氏什么也不干,就拿着一根藤条坐在一旁监督着,若她看到简又又一丝慢下来,手里的藤条便“啪”的打在她脚边,赤果果的警告她别想偷懒,否则下一回这藤条抽的可不就是地,而是她的身了。

     简又又气得咬牙切齿,早知道当初在现代,就该去学点什么防身术,跆拳道,柔道什么的,也不至于连个老太婆都动不了。

     然而想归想,就算她再想揍崔氏一顿,简又又还不至于冲动到在这里,对这个她名义上的娘动手,这不是等着挨批斗么。

     只要崔氏不打到她,她忍了。

     其实崔氏也不会真打到简又又,这一手只不过是心中堵着一口刚刚在陆彩云那里得来的气在简又又那里恐吓发泄一下,她还指望着靠简又又的这门亲事大捞一笔,所以也不会做的太过。

     抬眼,崔氏看到了简又又的脸上,那两条伤痕,不悦的拧了拧眉,看上去不会留疤,只是这伤痕也不知道几天才好,要是这门亲事成了,碰到对方过来相人,这副丑样子可别把人给吓坏了。

     一会让简单给她送点伤药去抹抹,可不能黄了这么门亲。

     简又又不知崔氏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只感觉那两道目光落在她的背上,渗的慌,鸡皮疙瘩都快掉了一地。

     尼玛,这老妖婆又在想什么馊点子了。

     突然,简又又一抬头,正想从崔氏的眼中看出点什么东西,却见张巧蓉拎着两只小麻袋往主屋走去,简又又的双眸倏地一眯,好你个张巧蓉,死性不改,当着她的面都敢偷她的东西。

     简又又心中一怒,腾一下子站了起来,崔氏见状,大喝一声:“你做什么,想偷懒是不是?”

     简又又看也不看崔氏一眼,绕过她,直向张巧蓉奔去,手中还握着给鸡拌食的搅拌棍。

     咚——

     简又又一棍子敲在了门框上,发出一声巨烈的声响,直将张巧蓉吓的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见是一脸凶狠的简又又,当即破口大骂:“简又又,你作死啊。”

     “给我把东西放回去,不然我让你偿偿究竟什么叫作死。”简又又冷冷的看着张巧蓉,那眼底的森寒,直将张巧蓉看得发怵,张巧蓉下意识的往简又又身后,崔氏看去,得到崔氏的示意,底气又足了起来。

     “反了天了,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这么跟我说话,皮又痒了是不是。”这次可是娘首肯的,还怕这死丫头闹不成。

     “不问自取,视为盗,大嫂偷了我的东西,还有理了,真以为我不敢打你么。”简又又两眼一瞪,那模样真是凶神恶煞,张巧蓉不觉理亏反而声音更大了。

     ------题外话------

     弱弱的问下,有亲在追文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