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31章 去腥味的法子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若是大婶有条件,每次杀完鱼洗干净后拿盐水浸泡个一会,半盏茶的时候。”这个时候的盐都很精贵,一般谁也不舍得拿盐这么倒腾,是以这个法子并不通用,尤其是穷苦人家,而富贵人家也不会无缘无故拿盐这么折腾:“如果条件不够,大婶也能拿浓茶兑水,同样将洗净的鱼浸泡。”

     “有说什么茶吗?”对于拿盐水浸泡,如果是一条的话还能接受,若是宴客量大,显然太浪费了,妇人更倾向于后者的办法。

     简又又摇头:“没有,只要是茶叶都可以。”

     所以这个办法是更让人认可的,廉价的茶叶可不少,尤其是大富人家更是不值一提。

     妇人听完,整个人都略显激动了起来,用这两个办法去鱼腥,闻所未闻,正如这小姑娘所说,是不是真,回去一试便知,当下,妇人便有些迫不急待的回府了。

     “丫头,我夫家姓庄,大家都叫我一声庄婶,你这剩下的鱼,我都买了。”妇人毫不吝啬的给了简又又一个方便。

     简又又也不客套,有人把鱼都买了,她也好早点收摊回去。

     “庄婶,我叫简又又。”

     陆彩云跟张虎两人面面相觑,皆是一头雾水,不明白简又又不过跟这妇人走到一旁说了会话,这妇人就将他们剩下的五条鱼都买了,要知道如果今天不做掉的话,可就要成死鱼了。

     更何况最初的时候,又又问过她,她并不要买鱼啊。

     庄婶似是看出了两人的担忧,道:“放心吧,我既然都买了,自然不会浪费的。”

     庄婶这会心情愉悦,两人又是简又又的朋友,自然用真心看待,笑容里更多了真诚的慈爱。

     简又又给两人一个放心的眼神,陆彩云立即机灵的问道:“这位大婶,五条鱼拿着也费力,要不我们帮你送回去吧?”又又都没有什么问题,她就更没有问题了。

     “你们跟又又一块叫我庄婶就行,你这丫头倒是机灵,那就麻烦你们帮我送到颜府了。”庄婶笑道。

     陆彩云得到夸赞,笑嘻嘻的好不得瑟:“庄婶,我叫陆彩云。”顿了一顿,似是想到了什么:“颜府?是颜记酒坊的那个颜府吗?”

     张虎将木盆搬到了车上,牵着驴跟着庄婶。

     庄婶听到陆彩云的话,笑着侧目:“你们也知道颜记酒坊?”

     “本来是不知道的,经过昨天就知道了,我们又又可是赢了你们酒坊举办的拼酒大祸赛呢,干倒了一片大老爷们呢。”

     陆彩云眉飞色舞的说着,好像赢了比赛的人是她一样。

     庄婶诧异的一瞠目,看向了简又又,惊叹连连,这小丫头当真是不一般呢,昨天的比赛结果她也是听说了的,当知道是个小姑娘赢了之后所有人都震惊了,而他那当家的更是说那小姑娘离开的时候除了面色有些红潮,走路都正常的很,如果不是细看,谁能发现这姑娘是有了点醉意的。

     但是比起那一个个喝的不醒人事的大老爷们,这姑娘就是个海量好么,自家主子已经喝遍整个宏沛县未逢敌手,估计这小姑娘比主子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没想到竟然是眼前这小女孩。

     真的好小,才十五六岁吧,好歹自家主子已经二十岁了呀。

     面对庄婶惊叹又带着一丝崇拜的眼神,简又又极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庄婶,我脸上花了吗?”

     没想到这世界这么巧,这庄婶居然是颜记酒坊的人,简又又的眼里闪过一抹笑意,那她的酿酒大业可不愁没有销路了呀,这关系必需拉好。

     听着简又又的打趣,庄婶无耐的摇头一笑:“果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庄婶过奖了。”简又又不管庄婶话里啥意思,都当好话听了。

     “颜记酒坊的掌柜是我夫君,又又以后若有事找我可以去颜记酒坊。”

     简又又一愣,随即笑着应了下来:“那我就不客气了。”

     庄婶在颜家的地位,或许比她想象的还要高一些呢。

     才不过短短的时间相处,庄婶就一而再再而三的给她行方便,简又又的心里不可谓不感动,当即也就不吝啬的说了鱼的其他做法,听得庄婶一愣一愣,久久回不了神。

     “又又以后若再有什么好点子,记得跟庄婶说说。”

     庄婶自动的认为简又又会不同的做法,是因为家里太穷,吃不起肉所以才将鱼鼓捣出不同的做法。

     真是闻所未闻。

     之后简又又问了庄婶一些颜记酒坊卖的酒的品种名称,好对这个古代有大概的了解。

     三人送完鱼,回去的路上,将今日卖鱼的钱分了,每人分得四百文,张虎拿着铜板,笑得嘴巴都合不拢:“晚上再去多钓些鱼明天来卖。”

     陆彩云嫌弃的睨了张虎一眼,凑到简又又身边:“又又,你跟庄婶说了什么,怎么她把咱的鱼一下子都买了?”

     “我把鱼去腥味的法子告诉了她,还让她以后都只在我们这买鱼,庄婶说了,咱们以后若要卖鱼,可直接送去归云楼。”

     张虎听罢惊叫连连:“哇哇,那咱们以后不是赚翻了?”这可一本万利的买卖,不管钓多少,都卖去归云楼,根本不用担心卖不掉。

     陆彩云却听到前半优话就急了:“又又,那法子你怎么就这样告诉人家了,这可是你自己的东西,说不定你能靠着这秘法赚钱呢。”

     以前的陆彩云绝对不会想到这一茬,可这两天跟简又又卖鱼,发现又又的脑子真是灵活又好使,连鱼去腥味都懂,这法子若是卖给大酒楼,定能好好大赚一笔。

     简又又不以为然的拍了拍陆彩云的肩膀,示意她稍安勿燥:“这法子固然能赚到钱,但却是交不到朋友,你瞧,送一个法子,就给咱们揽了个大生意。”

     还能送个人情给庄婶,不要小看大户人家的下人,有的时候不比认识主人来得差。

     何况她区区一个乡下丫头,谁会没事来跟你攀交情,所以简又又一点都不觉得亏,这不庄婶念着她的好,直接给了她不少的好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