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44章 卖了五十两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简又又蒙着面,只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充满了笑意,看的庄掌柜一阵莫名其妙:奇怪,怎么这姑娘一副跟他认识的眼神,他见过这两人吗?

     正疑惑着,就听简又又说:“庄掌柜,我是简又又,想找庄婶。”

     “原来是简姑娘啊,快请坐。”庄掌柜立即从柜台后走了出来,热情的招呼着两人坐,对店里的伙计吩咐道:“快,去府里找庄管家过来。”

     “是,掌柜。”

     “你好些天没上县城来了,你婶子跟我一直念叨你呢,这下看见你来,定乐坏了。”庄掌柜给两人沏了杯茶,笑容满面的道。

     颜记酒坊的店面跟颜家相隔不远,出了颜记酒坊的后门,弄堂的对面便是颜家的后门所在,所以没多久,便听到庄婶欣喜的声音传来。

     “又又,又又——”

     简又又站起身,笑盈盈的看着眼前的妇人唤道:“庄婶。”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多天没来县城,我可是天天去你卖鱼的地方转悠,就盼哪天能看到你呢。”庄婶拉着简又又嗔怪道。

     “庄婶见谅,这几天家里有些事情,所以没能来县城,庄婶特意找我,是有事吗?”

     “有事,还是好事。”庄婶笑道,随即盯着简又又脸上的面巾不解的问:“又又,怎么蒙着脸?”

     “不小心吃错了东西,脸上长了红疹,出门在外怕被人误会,所以蒙上了脸。”简又又摸摸自己的脸,满不在乎的道。

     庄婶皱着眉:“姑娘家的脸何其重要,不行,咱们先在就去找大夫看看,可别落下什么疤才好。”还记得最初见到这丫头时,脸上可就有着浅浅的伤痕,那伤痕不深,时间久了自会消掉,若是这会再吃错东西留了什么在脸上,那怎么嫁得出去。

     一边说着,一边将简又又往外拉。

     “庄婶,我真的没事,疹子过段时间就会消掉,我今天找你有事拜托你。”

     “有什么事等会再说,对了,你们今天抓了鱼来卖么?”庄婶步子一顿,回头问陆彩云。

     陆彩云连连点头:“有。”

     “你直接拉去归云楼找郝主厨,跟他说是我让你们去的,他自会收下你们的鱼,到时候你拿了钱就在颜记酒坊等我们。”庄婶叮嘱完,便拉着简又又去找大夫了。

     “好咧。”陆彩云对着两人的背影大声应道,跟庄掌柜说了一声便去找张虎了。

     简又又哭笑不得的任庄婶将自己拉起,心里却一阵暖融融的,这样的关心,连在一起生活了十五年的养母都不曾有过,可她跟庄婶不过见面才两次,不过自己的脸她知道,并不是什么大病,女人都爱美,她就算看得开,也不会故意毁了自己的脸的。

     庄婶看到那一张密密麻麻着实恐怖的脸紧张不已,直到大夫说了无碍才放下心来。

     县城里大夫的水平,比起云岭村的赤脚郎中来自是又高了一些的,他开的内敷外抹的药,只要三天便会全部痊愈,简又又还没掏钱付诊金,庄婶便抢了去,还不准简又又还她,否则便要生气了。

     回到颜记酒坊的时候,陆彩云跟张虎刚到,两人正兴奋的说着什么,一见简又又,陆彩云忙扑了过来:“又又,归云楼的郝主厨果真将咱们的鱼都买了,一共给了咱二两银子呢。”

     简又又诧异的张着嘴,昨天彩云跟虎子钓的鱼虽多,但算来也不过一两多一点,那郝主厨怎么付这么多。

     “你那去鱼腥味的法子可是个无价之宝,靠这个归云楼这两日的生意不知好了多少倍,直叫飞鸿楼嫉妒坏了,他多付你也是正常的。”庄婶笑着解释道。

     简又又了然:“庄婶,谢谢你。”

     “谢啥,这法子本就是你想出来的,你让了赚了这么大个便宜,我不过是做了个顺水人情。”顿了一顿,又问:“你刚说找我有事?啥事?”

     简又又对陆彩云招了招手,陆彩云会意,立即小跑着出去,从驴车上搬了一只小罐子进来:“刚归云楼的郝叔让我给他看看这是什么东西,我都没给,想着又又来找庄婶,定是要先给庄婶尝的。”

     陆彩云笑嘻嘻的说道,一脸的讨好卖乖。

     庄婶听了陆彩云的话顿时来了兴趣:“这是什么东西?”

     “又又新发明的草莓酱,庄婶你尝尝味道如何。”陆彩云抢着说。

     庄婶闻了闻味道,伸手蘸了一些放在嘴里尝了尝,瞬间露出惊愕的神情:“又又,这是你做的?叫草莓酱?那是什么玩意,怎么从未听过。”

     简又又开口道:“草莓是我在云岭山上发现的一种水果,我吃着好吃,便拿它熬成了酱,也不怕坏了,蘸着糕点吃味道也很好,还能当馅一样放在糕点里。”

     庄婶又蘸了一口,连连夸赞:“妙,妙,妙,这种吃法我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酸酸甜甜的真是好吃,又又,你这个怎么卖?还有多少?”

     陆彩云听了这话,两眼眨巴眨巴的看着简又又,这十多罐不知又又能卖多少银子呢。

     简又又犹豫了一下,伸出五个手指:“一共十三罐,卖五十两银子。”

     “啥?”

     这一声尖叫,来自于陆彩云,她原本期待的目光瞬间瞪得像两个铜铃一般大,一副见鬼了似的看着简又又,心中哀嚎:又又喂,这草莓酱固然好吃,可你这开价也太吓人了吧,可别把庄婶给吓跑了哇。

     比起陆彩云的惊悚,庄婶就显得淡定多了,她看了一眼罐子里红通通的草莓酱,散发着甜甜的香味,稍稍犹豫了一下便点头道:“这东西稀奇的很,这个价倒也合理,不过五十两也不是小数目,又又,你可得教庄婶几种这草莓酱的吃法才行。”

     她并不觉得简又又在狮子大开口,五十两买十三罐酱是贵了些,但这草莓酱到底是稀罕物,若做出来的东西好吃,可是值得很。

     在商言商,简又又拿草莓酱来,本就是为了赚钱,她也不能矫情就把这么好的机会给放走了,毕竟还有五十两要还给崔氏,对于草莓酱她不怕卖不了五十两,就怕不被人给接受,好在这酸酸甜甜的让人欣然接受。

     “当然可以。”简又又咧着嘴巴笑道,她能这么顺利全靠了庄婶,教庄婶几个法子也是应该的,到时候她做出来的东西哄的自家主子开心了,对她更是有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