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58章 买地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简洁回到家,将自己偷听来的事情告诉了崔氏。

     崔氏一脸的惊愕:“你说啥,那人是归云楼的主厨,问简又又买咸鱼?”

     “恩,千真万确啊娘,我亲眼看见那人给了简又又五两银子呢,然后把鱼都搬走了,说多的是订金。”说起这事时,简洁满脸都是嫉恨,五两银子啊,简又又随便一卖就能得五两银子,这个贱人竟然连归云楼的主厨都勾搭上了。

     “五……五两银子……”张巧蓉在一旁听见了,连连乍舌,脸上说不出的羡慕跟嫉妒。

     崔氏心里心样不好受,一张脸阴沉的不行:“这个孽障,在咱们家的时候也没见她这么有本事,这一离开,竟然会赚钱了。”这个时候她完全忘了自己的五十两是怎么来的,也不反醒若是对简又又待如亲生,简家的日子只会越过越好。

     “娘,我看简又又就是故意的,故意不孝敬你跟爹,反而便宜了外人。”简洁酸溜溜的语气指责道。

     “吃里扒外的东西。”崔氏咬牙,恨恨的骂道。

     张巧蓉左右看看崔氏跟简洁,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动着:“娘,小妹,唯今之计,咱们只能想办法将这银子捞到咱们自己的口袋里来。”

     两人闻言,纷纷扭头看向张巧蓉,崔氏问:“怎么说?”

     “这咸鱼是什么鱼咱们也不清楚,但既然能让归云楼的主厨亲自来找简又又,可见是好东西,县城的大酒楼不只归云楼一家,还有飞鸿楼呢,咱们等简又又再做这鱼去卖的时候,想法子提前给它偷过来,咱们卖去飞鸿楼,同样能赚一笔。”

     张巧蓉一说完,崔氏便两眼放光连连点头:“对,对,这主意好。”

     三人相视一望,每个人的眼里都闪烁着赤祼-祼的贪婪。

     下午,陆母依着简又又的意思先去了赵顺家,赵家人一听说有十两银子,换的还是他们家没功夫种半荒废在那的田地,当即二话不说点头同意了,陆母拿出简又又早就写好的协议书,去了村长家由村长当见证人,双方都画了押签了字,这事算是成了,拿着十两银子的赵家人满心欢喜的回去了。

     村长王善光看着陆母一出手就是十两银子,眼底闪动着诡异的光芒,心里更是说不出的嫉妒,这陆家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拿了十两银子卖地。

     搞定了赵家,陆母又去了陆广家,陆广一听陆母的来意,当即便心痒难耐,毕竟再怎么有仇,人也不会跟银子过不去,但是心中也对陆母拿十两银子买地一事颇为疑惑,不说他们孤儿寡母只靠陆逍云一人赚钱,哪来的这么多银子,就说陆家买他们的地做什么?

     陆广让陆母在堂屋稍微坐会,便跟着自家媳妇回了自己的屋子商量起来了。

     “孩子他爹,这地咱卖吗?”陆广媳妇,徐氏问。

     陆广摸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十两银子买咱们后面那块不用的废地,那陆寡妇当真是好大的手笔,只是这银子她是从哪里来的,要这没用的地又是做什么?”

     徐氏咬了咬唇,眉头拧紧,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对那十两银子却是心动不已:“不管这银子她从何而来,她已经问隔壁赵家买了一块地了,也是花十两银子买的废地,如果咱们不卖,这不是把到手的银子往外推嘛。”

     “恩,卖是肯定得卖,不过绝不能这么容易卖给她。”陆广黑眸幽幽划过一抹精光,跟徐氏对视一眼,两人心照不宣的出去了。

     陆母见到两人进来,忙站起身,对于这个夫家的堂兄弟,陆母一直没存着什么好感,这一回来见他也是心存忐忑,说到底她只是个女人家,少了那几分底气,好在女儿不像自己。

     陆广一进门便对陆母说道:“堂嫂,你也知道地对咱们农村人来说就是命根子,我家那块地虽然荒废着,但也不小了,可比赵顺家的大的多,你这只花十两银子,未免有点欺负兄弟了。”

     这意思,是嫌十两银子少了。

     陆母不是傻子,自然听得出来,当即眉头就皱了起来,想到又又的话,虽然她说买不下来也不在意,但如果能买下来,想必对又又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那块地你们放着也是浪费,说真的,十两银子不少了。”陆母试着说道。

     徐氏轻蔑的睨了她一眼:“我们现在是浪费了,可不表示以后用不着,咱们是亲戚,我也不让别人说我占堂嫂你的便宜,十五两,我就把地卖给你。”

     陆母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现在简又又拿得出十五两,但总共身边银子也不多,若真给了他们,少不得以后还得蹬鼻子上脸,看着陆广夫妇两人那贪得无厌的嘴脸,温和如陆母也差点想要一巴掌挥上去:你们还要不要脸。

     “容我回去商量商量。”陆母淡淡的说道。

     这话的意思,直让陆广夫妇两人心里头蹦出一丝欣喜,这话听上去似乎有戏啊,果然这陆寡妇对这地很重视。

     陆母回到家,跟简又又一五一十的说了陆广夫妻两人的话,简又又只是坐在那里淡笑不语,到是陆彩云火爆脾气蹭的一下子上来了:“我呸,十五两,他们也好意思开这个口,真是够不要脸的,一个铜板都不给。”

     简又又拉着陆彩云坐下,安抚道:“不给不给,一个子都不给他们,别气了,是我考虑不周,忘了陆广叔家跟你们家的恩怨,陆伯母,这地咱们不要了,有赵顺叔家买下来的地,加上咱们自己后面的地,已经很大了。”

     “又又,我不是怪你。”陆彩云嘟囔着说道。

     简又又宛尔一笑:“我知道,看着吧,等咱们的日子过好了,羡慕嫉妒恨死他们,让他后悔当初这样对你们。”

     陆彩云听着简又又安慰的话,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心里暖暖的。

     陆母皱着眉头看着简又又:“又又,没有那块地,真的没关系吗?”无冤无故买地做什么,又又肯定是有大用场的,只是她连这么点小事都没办法,也不知有没有给她添麻烦。

     看出陆母的不安,简又又向陆彩云使了个眼色,陆彩云会意,坐到陆母身侧抱着她撒娇道:“娘,你放心吧,又又说够了,那肯定是够了的,反正堂叔一家也不是什么好人,谁知道以后买了他们的地还会不会生出别的事端,还不如不买呢。”

     “陆伯母,彩云说的没错,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陆家这边,打消了去买陆广家地的念头,然而在连续几天陆母没有反应之后,陆广便坐不住了,隐隐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忙拉着媳妇徐氏来了陆家找陆母。

     一进门,徐氏便嚣张的吼道:“陆寡妇,你还没有没有诚信,说好了十五两买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