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59章 兔子急了会咬人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陆母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徐氏傻眼了,那模样,好像自己欠了她的银子不还似的。

     陆彩云像护小鸡似的将陆母护在身后,怒瞪着徐氏:“姓徐的,谁要买你家地了,少做梦了,我就是把钱扔茅坑也不会便宜你。”

     “你个小贱人,怎么跟我说话呢,还有没有教养。”徐氏气极,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陆彩云母女就开骂了:“你们如今是什么意思啊,当初说好买地现在又不买了,拿我们当猴子耍呢,陆寡妇,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不买也得买,十五两银子拿来。”

     又是一家子极口。

     简又又被徐氏那义正言辞的模样给气笑了:“徐婶,既然你说陆伯母没有诚信,那麻烦你把当初说好要买地的证据拿出来,若是有,我们付钱。”

     徐氏一噎,她哪里有什么证据,如果有证据,早就闹上门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可即便如此,那又怎样,早些年陆寡妇能任他们搓扁揉圆,今天照样能让她把这十五两银子拿出来。

     “你不过是个寄人篱下的野种,有什么资格说话,滚一边去。”徐氏嫌弃的看了简又又一眼,没好气的道。

     简又又淡淡的勾起嘴角,似笑非笑:“要买地的人是我,徐婶你说我有没有资格站在这里。”

     徐氏听了这话,愣愣的看着简又又,眼里写满不可置信:“怎么可能?”简又又是什么人,他们生活在云岭村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一个小丫头片子,哪里来的银子买地。

     一定是骗人的。

     简又又淡淡的扫了徐氏一眼,道:“不管是不是真的,徐婶家的地,我们不需要了。”

     “你说什么?”一旁,陆广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你们怎么可以说不买就不买,真当我陆广好欺负不成。”眼见到手的银子就要飞了,陆广岂能就这样善罢甘休。

     简又又好笑的睨了陆广跟徐氏两人:“当初我们要买地,可是你们自己说那地现在是浪费了,可不表示以后用不着,既然那块地对陆广叔来说是命根子,那我又怎好做这强盗的行为,更何况我可是出了十两银子,是你们不愿意卖。”

     陆广瞪着简又又半天说不出话来,徐氏不管不顾的嚷道:“什么十两银子,说好了明明是十五两的,你们想赖账不成。”

     “见过不要脸的,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陆彩云鄙夷的剜了徐氏一眼,轻声骂道。

     陆广沉着脸看着简又又等人,也不管徐氏的吵闹,最好闹到陆家人无可耐何把银子给他们,可陆广显然不了解,如今的陆家与其说姓陆,倒不如说潜意识里,已经是简又又在做主了。

     “谁跟你说好了十五两,证据在哪?徐婶拿得出来,我立即付银子。”简又又也神色不悦的道。

     徐氏伸手一指,指向了陆母:“她说的。”

     陆母再好的脾气,也给惹火了,当即阴沉着脸色怒道:“别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明明我说的是回来商量商量,你们自作多情也好意思来怪我,别说十五两我们不会买你们的地,就是十两给我们,我们也不要了。”

     都说兔子急了会咬人,何况还是人呢。

     陆母自知能力各方面不如简又又,但若让两个孩子挡在她面前而她什么都不做的话,那也太失败了。

     “陆寡妇,你……你敢出尔反尔……”徐氏指着陆母,怒吼着。

     陆母不耐烦的道:“什么出尔反尔,你要有证据就尽管拿出来再来指责我出尔反尔,若是没有,你们可以离开了,我们家不欢迎你们。”

     陆广气得脸色铁青,顿觉得自己被陆母给耍了,恨恨的瞪着陆母几人一眼:“很好,你们给我等着。”说完,拉着徐氏愤愤不平的离开了。

     直到两人离开,陆母这才松了一口气,猛然发现自己的双腿都在颤抖,果然与人对峙这种事情她并不擅长。

     担忧的看了简又又一眼,陆母问:“又又,你看陆广他们会不会……”

     “只是口头逞能,他们也闹出不出什么风浪来。”就是到村长那里说理,陆广他们也站不住脚。

     这陆家买地的消息,很快就在云岭村里传遍了,不少人对陆家各种羡慕嫉妒恨,也有对赵顺家好运气的羡慕,有人暗道怎么自己家就住在陆家隔壁呢,不然也能赚个十两银子了。

     于是,也有人上门试着打探,问陆母还要不要买地,陆母笑着一一回绝了,只说日后如果再买地,会向他们买。

     本就报着试一试的心态,见陆母这么说,倒也没有多大的失望,只是在心里纷纷唏嘘,这陆寡妇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有钱买地。

     于是自此之后,有不少双眼睛盯着陆家,想看看陆家究竟在做什么。

     简又又也不怕别人窥探,毕竟她要做的事情早晚瞒不了,更何况若她要真做什么,仅靠陆母跟陆彩云两人可是不够的,赚区区几十两银子不是她的抱负,富甲天下才是她的理想嘛,到时候做个数钱数到手抽筋的小地主婆,简直是美翻了。

     一有空,简又又,陆彩云跟张虎三人便去河里钓鱼,钓上来的鱼也不去卖,都给腌了起来,有人卖不掉的,简又又也会让陆彩云给买回来,而这些人就算打听到了简又又要这些鱼做什么,却也没办法自己来做,不说这去鱼腥的法子没有,光是腌制的盐,就不是他们能买的起的。

     而即便如此,也没有人会想到这些都是出自简又又手笔,一个个都以为是陆母不知何时想出来的方法,倒是让不少原先看不起陆母的人再见至境她时稍稍客气了些。

     残月如钩,整个夜空看起来静谧而安宁。

     陆家的院子一角,竹竿上面晾满了咸鱼,整整晾了三排,直叫人看得嫉妒不已。

     而此刻的陆家外面,崔氏跟简洁及张巧蓉三人猫着身子小心翼翼的找着最矮的一处地方准备翻墙进去,农村大多是矮墙,很容易就遭贼了,明知不安全,却也无可耐何,连吃穿都是问题了,哪来多余的银子砌高墙。

     “娘,这里比较矮,我跟嫂子进去,你帮我们把风。”简洁指着一处,悄声说道。

     黑夜下,崔氏压住一脸的激动,点了点头。

     简洁跟张巧蓉正欲爬墙进去,突然一个人影蹿了过来,直将几人吓了一跳,而那人影显然没想到会碰到别人,也是一惊。

     “谁?”

     “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