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64章 有恩必还,有仇必报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翌日一早,张母便来了陆家,跟陆母等人打了声招呼,便有些局促的站在一旁。

     陆彩云搬来一张凳子,请张母坐下,简又又这才笑望着张母,道:“张伯母,虎子昨晚也应该跟你说了,每天十文的工钱,十天结一次,你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张母连连摇头:“满意,满意,很满意,又又,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一天十文的工钱,这可是很多即使在县城里干活的人都没有的待遇,更别说她只是个女流之辈,一个月下来也有三钱银子,对于从来没有赚过钱的张母来说,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哪里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因为酿制米酒的方法并不复杂,交期时间也久,简又又并没有多招人手,有他们四个一个月也绰绰有余了。

     陆母因为已经跟着简又又酿过一次米酒,所以并不生疏,反倒张母第一次酿酒,格外的小心翼翼,不管做什么都一脸的紧张,就怕错了一步毁了简又又酿的酒。

     酒曲的调制是简又又亲自上手的,陆彩云在一旁认真的学着,简又又毫不吝啬的将方法如数教给了她,在这个世上,如果连陆彩云都不可信,那她也就没什么信任的人了。

     午饭是在陆家吃的,张母打算回自己的家吃,却耐不住陆母的殷勤相邀,再加上简又又说的在陆家吃完饭也可以早些开工,省得来回跑了,张母也就不坚持了。

     看着陆家招待的饭菜,张母又是惊讶连连,那一粒粒晶莹剔透的白米饭,可不是他们能吃的起的,饭桌上菜色不多,却道道美味好吃,让张母吃的欲罢不能,更是连连夸赞简又又的厨艺。

     到了傍晚的时候,张虎来了陆家,简又又看着他手里的东西不解的问:“虎子,这是?”

     张虎摸着脑袋嘿嘿一笑:“我今天上山查看猎物,发现捕兽夹夹住了两只獐子,这不便给你拎一只过来了。”

     这獐子虽然不算大家伙,却也不是容易猎到的,换做以前,他们也只是偶尔才会猎到,这次一下子猎到两只,而且都又肥又大,可都是又又给他的那个捕兽夹的功劳,他自然得拿一只来陆家。

     獐子肉还从来没有吃过,简又又犹豫了一下,便也不再客套了:“那我就收下了,虎子谢谢你。”

     “什么谢不谢的,我现在能这么轻松的打猎,还多亏了你呢。”

     简又又笑着点头,又道:“只是这獐子我从未杀过……”

     “我来帮你杀。”张虎二话不说接下了这活,心里隐隐有些小兴奋。

     陆彩云看着兴致勃勃的张虎,捅了捅简又又的胳膊;“我怎么觉得他怪怪的?”

     “哪里怪?”简又又好笑的看着张虎时不时偷偷瞄向陆彩云的眼角,问。

     陆彩云一脸茫然的摇头:“不知道,总觉得不太正常。”

     简又又扭头看了感情迟钝的陆彩云,暗叹张虎如今分明是镶王有情,神女无梦,照他这么暗恋下去,黄花菜都凉了也未必能见彩云开窍啊。

     陆家张虎虽然常来,但是身为男子也不会在陆家久留,如今借着杀獐子的机会留下来,他能不兴奋么。

     “估计是今天收获不小,所以开心过头了。”简又又说道。

     虽然身为旁观者的她看的有点着急,不过张虎都没挑明,她若插手帮忙可别帮了倒忙。

     陆彩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有道理。”

     云岭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如果哪一家有个风吹草动,肯定会被人捕捉到的,就如张母天天往陆家跑,一呆就是一整天,一天两天还不让人觉得有什么,只是连续几天都如此,怎能不让人觉得疑惑。

     于是上陆家,上张家打听的人一波接着一波,却偏偏这两家人嘴巴紧的跟个蚌似的,怎么都撬不开,也让村民们更加的心痒难耐。

     这一次,陆逍云回来了,是带着满腔的愤怒进的家门,张母正好下工准备回去,见了一脸煞气的陆逍云,心头一怔,却也没有多问什么,跟陆母几人打了招呼便回了自己的家。

     如今有这份活干还有钱拿已经来之不易,简又又带给他们的好处实在太多,张母虽然有着所有人都有的好奇心跟八卦,却也明白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逍云,怎么了?”陆母看着怒气冲冲的儿子,不解的问道。

     简又又跟陆彩云对视一眼,隐约有些猜到陆逍云为什么这么生气。

     “大哥,是不是看到谁偷了咱们家的咸鱼?”陆彩云问。

     “看到了。”陆逍云咬着牙道:“之前你们跟我说起这事的时候,我便一直留意着,今天上午看到崔氏,简洁跟张巧蓉三人去了飞鸿楼,中午便听说飞鸿楼推出一道新菜,我特意打听了一下,果然是咸鱼。”

     说到最后,陆逍云整个脸都黑了,挫着牙花子一脸恨不得将崔氏三人挫骨扬灰。

     陆彩云也是一脸的愤然,再看简又又,倒是显得淡定多了,意料之外,却也是意料之中。

     不过这三人倒是长能耐了,能一夜之间把她们院子里的咸鱼都给偷光了。

     “他们只卖去了飞鸿楼?”简又又问简单。

     简单点点头:“除了归云楼卖咸鱼,目前来看只有飞鸿楼有卖这道菜。”

     “一群不要脸的贱人。”陆彩云气得直冒脏话:“又又,咱们这就找他们算账去。”拿了他们的东西赚钱,崔氏几人简直就是无耻到了极点。

     说着,陆彩云一个冲动便要往门外冲去,简又又一把拉住了她,摇头道:“当初咱们被偷了咸鱼没有声张,这个时候再上门讨说法只会被人说咱们无理取闹,更何况鱼都被卖了,咱们更没有证据。”

     “那就这么放过他们了?”

     简又又冷笑一声:“当然不会,不过不能明着来。”她费了老大力腌好的咸鱼倒被他们给顺手牵羊了,赚了银子往自己的兜里放,她若不出这口恶,就不叫简又又。

     陆彩云一脸兴奋的看着简又又,问:“那怎么暗着来?”

     “还没想到。”真以为她是天才不成,不管想做什么只要稍稍动个脑子就能想出办法来,那得看什么事,若不给崔氏他们狠狠的一个教训,简又又都觉得自己动脑子是在白费力气。

     而在陆逍云带回这个消息的第二天,张虎下午也急吼吼的跑来了陆家。

     “又又,我刚进城卖猎物,郝叔正巧逛着市场,他将我捕来的猎物都买了回去,跟我说有个男子去他们归云楼卖咸鱼,因为之前听你说过咸鱼被人偷走了,猜想这定是那偷鱼之人,便悄悄让人记住了模样画了下来,你看。”

     说着,张虎从怀里取出一张画像,展开在简又又的面前。

     陆彩云一愣:“该不会是简单吧。”简家人兵分两路卖鱼也不是没有可能。

     简又又看着画像上的男子,道:“不是,是方俊豪。”

     陆彩云伸长了脖子看像画:“这个王八蛋,竟跟简洁他们狼狈为奸。”

     “郝叔说这几日不见你去归云楼,正巧今天碰上了我,便让我来跟你传个话,另外飞鸿楼也在卖咸鱼,想必也是那小贼拿了去卖的。”

     陆彩云愤愤道:“我大哥昨天回来正是说这事的,拿去飞鸿楼卖的是简家人。”

     张虎一愣。

     夜幕之下,容璟之躺在屋顶上,嘴里刁着一根狗尾巴草,慵懒的模样看上去风流倜傥,如玉般的俊美容颜足以令天下女人都为之疯狂,当然,前提是忽略掉他那令人闻风丧胆的性格跟手段。

     “唔,本公子向来恩怨分明,有恩必还,有仇必报,这小丫头当日救他一命,虽然丑了点,不过也不影响本公子想要报恩的心情。”

     若有认识容璟之的人在,怕是要吓的从屋顶上滚下去了。

     丞相大人,您说的真的是您本人吗?

     你确定是报恩,不是来祸害人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