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65章 不能辜负对方的心意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宁静的夜晚,所有人都沉沉入睡,唯有容大公子的碎碎念在风中飘散,他一脸苦恼的看着下面这破旧的院子,破旧的屋子,眼里是深深的嫌弃。

     “这什么破地方,也是人住的么。”

     一身纯黑色的锦袍,没有一点花纹修饰,却依旧不减容璟之的尊贵之姿,再加上他颀长的身形,即使刁着根狗尾巴草,看上去依旧优雅脱俗。

     忽然,他从身后取下一个包袱,漆黑的夜色下,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笑容魅惑人心却隐隐带着一丝不怀好意的态度。

     次日清晨,陆彩云打着哈吹打开房门,刚一脚踏出去就感觉脚底下踩了什么东西*的硌的她脚底板疼,低头一看,只见是一个黑色的包袱,一脸不解的拿了起来。

     “好沉啊,这是什么东西?”

     听见门口陆彩云的碎碎念,简又又问:“彩云,怎么了?”

     “我在门口发现了一个包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陆彩云拎着包袱重新回到屋里,放在桌子上,伸手解了开来,看到里面的东西陆彩云整个人都傻了。

     “又……又又,我没眼花吧?”

     简又又同样惊诧,一时间有点转不过脑子来,这是什么情况?

     陆彩云呆呆的看向简又又:“该不会佛祖显灵,给我们送银子吧。”

     “佛祖没那俗气。”简又又无语的笑道,不过这银子显然不是白白的出现在她们屋门口的,若说谁不小心丢的,这话简又又可不信,谁没事银子丢到人家房门口来,就算丢也只会是丢大门口。

     “谁那么大方,给咱们一下子送这么多银子。”陆彩云拿起一个银锭子就往嘴里送,咬了一口,道:“是真的,不过又又,我咋觉得毛毛的呢。”

     银子谁都喜欢,可是莫名奇妙一睁眼白白得了这么多银子,这么不真实的感觉还是会让有理智存在的人生起几分危机感。

     不过如果换做另一些见钱眼开而又贪婪的人未必会如此多心了。

     换作以前的陆彩云会不会如此多心不知道,但是跟着简又又见了这么多的世面,赚了不少银子,早就不会有那种见钱眼开的心思了,银子嘛,又又可是很会赚的。

     虽然这一包袱区区一数有五百两之多,但是三百两又又都赚了,还怕赚不到余下的两百两么。

     简又又眼尖的看到了银子底部的官印,俏脸微微一沉:真是来者不善。

     她可不记得最近有得罪过什么大人物啊。

     银子是多,也足够让人为之疯狂,但这是官银,放在为官者家中不觉得奇怪,可若放在他们这些平民百姓之中可是大祸,若是他日她拿了这银子上街买东西,怕是银子一亮相就要被人给抓进牢里了。

     可恶啊可恶,竟然这样陷害她。

     简又又紧紧握着拳,不停的磨牙,尼玛,真当她是没见识的村姑么。

     “把这些银子都扔了吧。”简又又咬牙道。

     陆彩云整个人都懵了:“啊?扔了?”会不会太可惜啦,毕竟这可是一笔庞大的数目啊。

     简又又毫不犹豫的点头,拿着了一个银锭子将底部拿给陆彩云看:“如果我们敢用,就等着蹲大牢吧。”

     就算不蹲大牢,也绝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陆彩云看着底部,依旧一脸的茫然,眨着眼睛像只迷茫的兔子似的看着简又又:“什么意思?”

     简又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是官银。”

     嘶——

     陆彩云狠狠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再蠢也明白过来了,官银岂是他们这些穷苦老百姓能沾染的,何况还是这么一大笔数目,就算他们再清白,也没人会相信。

     瞬间,陆彩云看着眼前白花花的银子像是烫手的山芋,离的远远的:“那……那我晚上趁没人的时候扔了,扔哪里比较保险?”

     “去山脚下挖个坑埋了。”简又又说道。

     陆彩云连连点头:“恩恩,我明白了,保证不会让人知道这些银子的存在。”说着,她将包袱重新打好结,想着手里要命的银子,陆彩云顿时觉得即使在自己家里,也不安全了,得先找个隐蔽点的地方藏起来,晚上再拿去埋了。

     而在这时,简又又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叫住了四处找地方藏银子的陆彩云:“彩云,等一下。”

     “怎么了?”

     简又又乌黑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埋了的确可惜,怎么也不能辜负对方送咱们五百两银子的心意,彩去,你说是吧。”

     陆彩云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她几乎能看见自己的眼睛里有圈圈在打转。

     “又又,我咋完全听不明白呢。”

     简又又阴恻恻的一笑,道:“晚上就明白了。”

     她正想不到法子狠狠的教训崔氏他们跟陆俊豪呢,眼下机会送上门来,若这么放过了岂不会是可惜。

     而到了晚上,陆彩云真正看到简又又的意图明白之后,忍不住嘴角狂抽,心中暗暗拍手叫好的同时也忍不住抹了抹额头的虚汗,当真是应了那句话:宁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

     尤其是聪明的女人。

     幸好,幸好,她跟又又是一路的。

     农村的屋子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围墙特矮,防的只是君子,而永远防不了宵小。

     既然崔氏几人能翻进陆家偷咸鱼,那简又又翻个简家跟方家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更何况她还拉上了张虎,张虎长年在山上打猎,不说身手了得,但也是身手敏捷,想要悄无声息进入别人家里比她跟彩云两人更简单。

     二百五十两银子放在了崔氏的房门口,二百五十两放在了方俊豪的房门口。

     办完这件事后,简又又三人便悄悄的回了各自家的。

     半夜闲来无事爱抽疯的容大少爷躲在暗中看着简又又的举动,忍不住扬起了眉稍,眼底闪过一抹兴味。

     嘿,这小丫头想做什么,竟然把他送给她的银子给别人,五百两啊,这丫头就真一点都不动心?

     这偷偷摸摸的给别人显然也不是什么为报恩或者想要给人帮助的意思,一时间容璟之心里的好奇心就跟猫爪在挠似的,浑身不是滋味,但又不能直接抓着她问: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老子忍!

     他到要看看这妮子想要做什么。

     这一夜,简又又睡得格外香甜,她想估计是即将看到简家几人倒大霉所以心情格外好。

     早早的起来,看了看身边依旧睡的像只猎似的,鼾声四起的陆彩云,简又又一点也不客气的将她给推醒了。

     陆彩云揉揉睡眼惺忪的眼睛,无辜又可怜的道:“又又,天才刚亮呢,你做什么呀。”

     说完,她翻了个伸,盖上被子继续睡,昨晚等所有人都睡着了他们才出去干的坏事,睡的晚可累死她了。

     简又又才不管她累不累,用力的将她拉了起来:“你忘了今天一早咱们要去县衙么。”

     陆彩云一愣,稍稍清醒了一些:“当然记得。”

     “那还不快点。”

     这个点去县城,到那里正好衙门开门,她可不能给简家跟方家任何喘息的机会,虽然农村人见识少,连陆彩云都不知道那是官银,何况这两见眼眼开的货,只是打击,自然要趁早,让他们还没乐够就被狠狠的从天堂抛进地狱。

     简又又拉着陆彩云出门,找上张虎坐着驴车便去了县城。

     而与此同时的简家跟方家,因为门口那二百五十两都快要乐疯了。

     崔氏打开包袱的那一瞬间,整个人的嘴巴都惊的可以塞下一个鸡蛋,那一声声惊呼纵使外人听不到,简家众人可都闻声走了过来。

     “娘,大清早的你一惊一乍做什么?”简洁没有睡醒,语气也不太好的问。

     张巧蓉虽然同样有怨言,但还不敢对婆婆如此无礼,只是睁着一双眼睛不解的看着崔氏。

     崔氏捧着包袱,将白花花的银子露在众人面前,这下子,简洁的睡意没了,张巧蓉的埋怨消失了,就连简单也被吓的整个人都呆了。

     “银子,你们看看,这可是实实在在真真切切的银子,哇哈哈哈哈哈。”

     简洁一个箭步冲上去,拿起一个就往嘴里咬以辨真伪:“娘,你哪来这么多的银子。”

     崔氏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了:“说来真是让人不敢相信,我早上开门的时候看到这个包袱放在屋门口,好奇便打开来看,谁知道是这么多的银子。”

     “该不会是老天开眼,看咱们家过的这么苦所以送银子来了吧。”张巧蓉笑嘻嘻的说道,一只手伸出去紧张的摸了摸银子,见崔氏没有生气,便大着胆子拿了一个在手里,沉甸甸的感觉直让她美的心里都在冒泡。

     崔氏白得了这么多银子,心情好的不行,自然也不跟张巧蓉计较,就算给她一锭,她还有这么多呢。

     简富贵同样笑容满面的坐在凳子上,眼里是藏不住的容光焕发,只觉得自己的好日子来了,再也不用每天这么辛苦劳累了,每个人都在心里盘算着拿这二百五十两银子该干点什么。

     ------题外话------

     楠竹闪亮亮登场,之后会越来越频繁哈,亲们有在追咩,咱尽量多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