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71章 只怪你酒酿的太香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简又又歉意一笑:“抱歉颜公子,如今已经初夏,过了草莓生长的季节,如果你想吃,怕是得等到今年冬天了。”

     颜明玉一听,眼底闪过一抹失望之色,随即又道:“既然如此,今年冬天若熬出了草莓酱,可千万别忘了我。”

     “这是自然。”

     前不久留下了不少的草莓种子,到了冬天想必大批量销售草莓是没有问题的,她到时候得想想,是卖草莓酱合算呢,还是将熬草莓酱的方子卖出去,她单单卖草莓种草莓合算赚得多。

     简又又单手撑着下巴一脸的若有所思,平淡的小脸上因为想着如何赚钱而散发着异样的光彩,颜明玉饶有兴致的看着,仿佛这么看着便能看穿简又又的心思。

     也不由得在心里感叹一句:年轻真好啊,有勇有谋聪明玲珑真叫人嫉妒啊!

     突然,简又又眼角的余光扫到了搁置在角落里角几的花盆上面,似乎那株植物不好打理,已经有了枯萎的迹像。

     颜明玉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好奇的问:“简姑娘认得此植物?”

     认得,怎么会不认得,可不是前不久她还心心念念着的番茄吗?

     简又又佯装镇定的回过头来,笑道:“看上去有点眼熟,敢问颜公子这是何种植物?”在现代,番茄是做为水果蔬菜的,可颜明玉将这棵番茄放在室内当摆设,显然并不知道它结出来的果子是能吃的,她穿越过来这么久,也打听过番茄,但打听出来的结果显然没人知道这东西。

     颜明玉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植物,只是去年偶然间看到结了红红的果子甚是喜人,便从一个番邦人手里买了回来,哪里知道没多久就枯萎了,好不容易今天春天的时候感觉像是要活了,不管怎么细心照顾都没用。”

     说这话的时候,颜明玉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气馁跟无耐,可见她最初见到长番茄的这棵植物时是真心喜欢的,不过再喜欢也不懂得如何照顾。

     简又又两眼放光的看着颜明玉,如果不是她的眼神太过纯澈,颜明玉都要怀疑简又又是不是看上自己了。

     “颜公子,不如让我试试看,如果活了我再给你送回来?”到时候她只要留个种就行。

     颜明玉诧异的看了简又又一眼,随即笑道:“简姑娘若喜欢就送你了,若是真的养活了让我看上一眼便可。”他实在是没信心能养活这东西,别再送回来又被自己给养死了。

     何况,她看简又又的模样,似乎知道这是个什么植物,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带给她。

     简又又毫不客气的道:“那就多谢颜公子了。”

     再出来时,简又又手里抱着一个花盆,花盆里栽着一株快要死了的植物。

     又买了些酿米酒的原料,简又又喜滋滋的抱着番茄树回了云岭村,这宏沛县看着不大,好东西真是不少啊,想象一下番茄酱蘸着薯条,又能做松子桂鱼,美味啊。

     一回到陆家,还没进门,便听到屋里一个陌生的声音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简又又疑惑的目光看向陆彩云,陆彩云顶着一张漆黑的脸几近崩溃的伏在简又又的肩头:“又又,下次别把我扔家里了,那老头简直就是个烦人精。”

     简又又笑着拍拍她的脑袋:“你若不留下来,万一被他溜了咱们不是更得不偿失?”

     陆彩云抬头,苦着一张俏脸道:“我就从没见过精力这和旺盛,这么啰嗦的人,你不知道我的脑袋都被他念的直发疼。”

     话落,便听屋里传来老头絮絮叨叨的声音:“你说你这小丫头也忒不懂事了,老头我不过是给你好好上堂尊老爱幼的课你就这么不耐烦,很没规矩知不知道,这要是放在贵族世家里早就上家法了……”

     “啊,又来,我受不了了。”陆彩云捂着耳朵,恨不得晕死过去。

     简又又将花盆放在院子一角,然后走进屋里,老人的念叨声还在继续,见到门口站着的简又又时微微一怔:“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小丫头?”

     “这话该是我问您吧,这半夜爬人家屋顶可不是男子汉所为。”简又又站在老头面前,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老头被她说的表情一凝,明显的恼羞成怒了起来,不管年纪多大,被人置疑不是男子汉总是件不令人愉快的事情,抬着,狠狠的瞪了简又又一眼,老头怒道:“你这丫头好没礼貌,就这么跟长辈说话?”

     简又又莞尔一笑,如清风徐来:“那也得长辈做出该有长辈的事才能让我以礼相待,老爷爷,你说是不是?”

     那笑眯眯的目光将老头看得浑身不舒服,更有种被鄙视了的感觉,脖子一仰,一副豁出去的模样:“不就喝了你一点酒,置于这么小气么,我这么大年纪了你们将我绑起来我都没说啥,也算扯平了。”

     简又又的眼珠子差点给瞪了出来,那也叫一点酒,就算这老头光喝酒,那两缸光是酒加起来就有好几十斤,简又又真是怀疑他一瘦小的老头子哪来的这么大的肚子,也没给撑坏了去。

     她没好气的瞪了老头一眼:“不问自取视为盗,你该庆幸我只是将你绑了而没有把你送官。”

     老头闻言,脖子下意识的缩了一下,显然是没有忘了自己一时贪嘴会带来的后果,若是把他送官,那以后他还怎么见人啊?不行不行,宁死也不能进衙门。

     “那你说怎么办?”老头妥协的看着简又又,一双漆黑的眼睛炅亮有神,透着锐利精明之色,让简又又下意识的认为此人并不是普通的酒鬼糟老头子。

     肯妥协就好办了,总不能将人放了让他再来偷喝吧,她就是累死也赶不上他喝酒的速度。

     “我可以把你放了,今天的事情就当做没发生过,但是你得答应我从此不再进我家偷任何东西,否则下一次我绝不留情把你送官。”

     老头犹豫看了简又又一眼,一脸的纠结:“这个……可不可以打个商量?”

     简又又深吸一口气,定定的瞪着老头,看得老头心里一阵阵发虚,弱弱道:“其实不怪我,只怪你酿的酒太香了,我是闻着味道寻来的,哪知一喝就上了瘾,这个不偷其他东西我可以答应,只是你若不让我喝酒,这不要我命么。”

     “那你就等着去衙门吧。”简又又气呼呼的道。

     她是不是还得感谢这老头对她酿制的酒的赞美哇。

     “诶诶诶,别别别,你看要不这样,我留下给你看家,你给我提供酒如何?”

     老头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笑得好不谄媚,却让简又又浑身起鸡皮疙瘩。

     “只要你不来,我家就很安全。”

     老人一听简又又油盐不进,顿时气得吹胡子瞪眼:“衙门说什么也不进,要不然你就带着我的尸体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