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81章 这玩意能吃?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给了张虎一百文当今天的路费跟辛苦费,张虎想了想,接了下来,又又说过,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如果他总是不愿收她的钱,她也不好意思再麻烦自己了。

     若是去县城只是搭个顺风车,不算钱就不算钱了,但去做生意赚钱的,他也该得一份。

     张家靠着简又又时不时能赚钱,对简又又也是越来越尽心了。

     杀鸡的活季老很勤快的接手了,正当季老将鸡内脏给扔掉时,简又又持着菜刀失声尖叫着跑了出来:“季爷爷,不要扔。”

     季老吓的手一抖,手里的鸡内脏全掉在了地上,回头看着拿着菜刀一副要跟人拼命的模样心脏也跟着抖了三抖:“你干啥,有话好好说,能不举个菜刀么?”

     “季爷爷,你把鸡放下,我来。”简又又的声音透着一丝迫切,若不是他正好看见,季老就要将这些东西都给扔了,简直是暴殄天物。

     季老莫明的看了简又又一眼,然后将手里的鸡放在盆里。

     简又又回厨屋放下菜刀,走到院子里,在原先季老坐的矮凳上坐下,把掉在泥土里的鸡内脏都给捡了起来,打了水一遍一遍的清洗。

     这里的鸡都是人工喂养,吃的都是纯天然的东西,不像现代大多饲料喂养,还要让鸡在短时间之内长大长肥,加入了很多激素在内,一点都不健康,所以有的内脏不敢多吃,就怕人吃了也有什么副作用。

     季老在一旁看得眉头紧蹙,看简又又这么认真的处理鸡内脏,就知道她想做什么了。

     “你……你该不会想把这些内脏都煮来吃吧?”一边问,两条花白的眉毛狠狠的拧成了一个川字,季老瞬间有种反喟的感觉。

     简又又头也不抬的点头:“这可都是好东西,放些辣椒爆炒最好吃了。”可惜一直没有找到特别辣的辣椒,否则更美味。

     唉,这里的人都不吃辣的吗?

     季老一脸受不了的表情,出了门,他怕再看下去连鸡都没有喟口吃了。

     陆彩云从外面回来,将背上的篓子放下,疑惑的道:“又又,季爷爷咋啦,我看他出去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跟就吃了屎一样。”

     “噗……”简又又猛的喷笑,再联想刚刚季老的神情,可不是贴切的很么:“估计是忍受不了鸡内脏吧。”

     “啥意思?”

     陆彩云篓子里的毛菜倒出来,拿了刀便动手切碎,准备喂鸡用,家里的鸡大多用来生鸡蛋,一般人家是不舍得宰来吃的,除非家里有大事非宰一只鸡。

     简又又顿了一顿,回想季老的反应,这才恍悟这里的人不吃内脏的,于是一脸肉疼的看着陆彩云:“我准备把这些鸡内脏炒来吃,你问问谁家有辣椒,摘些来。”

     这可都是好东西啊,你们居然不吃。

     那这么说来,不仅鸡的内脏,猪的内脏也是不吃的,估计所有的动物内脏都不吃吧,往近了说,就那猪,浑身都是吃的,可不仅仅是猪肉呢,简又又想,下一次去县城,定要去猪肉摊看看那些内脏他们是怎么处理的。

     陆彩云听了简又又的话,果然跟季老一样便秘的表情。

     “这……这玩意能吃?”

     那是内脏啊,多脏啊,肚子里都是粪便——

     简又又嗔了陆彩云一眼:真没见识,一会你们可别抢着吃。

     虽然心里纠结,陆彩云还是依言出去找辣椒去了,村里有人种青椒跟红椒,但都是不怎么辣的,所以用这两种辣椒做出来的酱,也不够味。

     陆家自己没有种辣椒,陆彩云想了想,直接去了赵顺家,敲了门,开门的是赵一明,赵顺下了地,钱氏一早挑着担子出去卖南瓜酒酿汤圆了。

     九岁的赵一明一见陆彩云,立即甜甜的唤道:“彩云姐姐,快屋里坐。”他虽小,却也明白陆家靠着又又姐姐发达了,村里人多的是人想跟陆家跟又又姐姐打好关系,而且娘出去赚钱了,这都是又又姐姐的功劳。

     陆彩云看着空无一人的屋子,摸了摸赵一明的小脑袋:“你娘还没回来吗?”

     赵一明摇摇头,脆生生的声道:“还没呢,彩云姐姐可是有啥事?”

     “没事,我就来看看。”赵家没有人在,赵一明是个小孩子也不懂,她总不能跟赵一明说一声然后自己去摘他们家的辣椒吧,这太没有礼貌了。

     赵一明睁着乌黑的大眼睛眨巴眨巴,一脸的懵懂。

     陆彩云离开赵家,想了想村里好说话又种辣椒的人家,便往那边去了。

     才站在王义山的家门口,在院子里喂猪的聂春花便看见了,立即放下手中的活,迎了出来:“彩云来了,快进来坐。”

     聂春花是王义山的儿媳妇,王义山的妻子早逝,留下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这个儿媳妇是去年刚刚娶回来的,皮肤黝黑,大盘脸,并不漂亮,人却实在肯吃苦,又能干,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跟家人之间相处的也融洽。

     王义山跟王大夫虽然都姓王,但跟村长王善光却没有任何亲戚关系,上次又又差点被简家嫁去给隔壁村的病痨鬼,陆彩云还是跟王义山的女儿王立雪打探得来的消息呢。

     陆彩云笑着跟聂春花进了屋,王立雪立即端着凳子过来:“彩云,你坐。”

     见聂春花又进屋似乎去拿花生了,忙喊道:“嫂子,你快别忙活了,我是有事相求来着的。”

     聂春花没一会端着一小盒花生出来,笑道:“不忙活,家里没啥好吃的,你剥着玩,有啥求不求的,你直说一声就成。”

     村里眼看就这陆家在简又又的手里越过越起色,今个一早他们还看见赵顺媳妇钱氏挑着一个担子沿着村子叫卖,一尝那吃食,味道特别又好吃,不少人都在猜想定是简又又教会给她的,因为同样的一大早简又又也是带着几个木桶出了村子。

     钱氏在简又又那里得了赚钱的法子,红了多少人的眼,聂春花也动了心思,想要跟钱氏一样谋个生路,可又不好意思上门去求,凭啥人家好端端的赚钱的法子要给你们呢,这下见陆彩云来了,又听她有事相求,立即高兴的应了下来。

     本来村里人相互帮忙是应该的,陆彩云能想到他们家,可见以后往来的机会也大,到时候相熟起来,他们家说不定也能得个机会。

     估摸着赵顺家跟陆家住得近,两家往来的勤所以才会卖那个吃食。

     陆彩云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口道:“我记得嫂子家种了辣椒,不知能不能给我几个炒菜吃?”

     聂春花一听是这事,当即笑道:“我以为是啥了不得的事,原来是要辣椒,你坐会,我给你去后屋摘去。”

     “谢谢嫂子了。”

     陆彩云坐着跟王立雪聊天,两人年纪一般大,却很少有往来,陆彩云最好的朋友也就是简又又,最相熟的是张虎。

     “听我娘说,你家已经给你说好人家了,你刚刚是在绣嫁妆么?”她娘跟她念这事的时候,眼神是一片的幽怨,活生生自己不肯相看人家是件天大的罪过。

     王立雪一听这话,立即羞红了脸:“才相看了人家,还没有订下来,这些是绣着卖钱的,想多攒些钱以后也好傍身。”

     虽然没订下来,但不难听出话里的意思双方都很满意,如今只等着合过八字就订亲了。

     ------题外话------

     唔,今天木有二更!以后若有二更,咱会在这里声明哈,没有声明就木有二更鸟,亲们就不要等更了!爱你们,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