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097章 赚钱的机会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牛氏哪里真能让简又又废了她的大儿子,她是要钱,可也要完整无缺的儿子啊,看刚刚那打人砍人的狠劲,牛氏可是一点都不怀疑简又又说的话。

     想到她说的切了儿子的命根子,牛氏就忍不住心底发寒,看着简又又的眼底多了一层忌讳。

     陆彩云听牛氏喊,自然也不会打下去,凭啥他们赚的钱得养个废物。

     简又又看牛氏不折腾了,对陆母跟张母几人挥了挥手,回家。

     妈的,非得逼老娘动手才肯消停!

     张母走了几步,回头看了看众人,沉声道:“大家都是乡里乡亲,谁对谁好,心里总是记着的,做人要凭良心,赚钱的机会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想想赵顺媳妇卖的那汤圆,想想我跟春花靠了又又赚的钱。”

     这话,是在提醒大家,若不是简又又心善,他们可没有机会钓了鱼拿去卖,只要他们真心待又又,又又自然不会亏待了他们。

     说完这话,张母便跟着简又又他们离开了。

     留下来的人不少面面相觑,在彼此的眼里看到尴尬的神色,也有不少的惊愕,张母跟聂春花帮简又又酿酒有工钱他们知道,却不知道赵顺媳妇买的那汤圆竟也是简又又教给她的法子。

     不过也有人不屑的瞥着嘴:“说的好听,谁知道是真的假的。”

     大家睨了他一眼,没说什么,纷纷散了,很多人都在心里着磨着怎么跟简又又拉好关系。

     如今她是给县太爷做饭的人了,连县太爷都喜欢她的厨艺,这关系可不是一般的硬啊,更别说她酿的酒就是卖去了颜记酒坊,人家掌柜看他们晚上回不来还留宿了,这简又又小小年纪就有本事跟有身份的人认识,他们自然得好好巴结着。

     就算不能赚大钱,怎么也能赚个小钱贴补家用吧,谁还能嫌钱多的。

     容璟之一步三回头,终于到家门口时忍不住问了一句:“简又又,你是女人么?”

     简又又一个眼刀子横过去,手里的菜刀蹭一下子亮了起来,直指他的跨下,咬牙切齿:“要不试试看,我是不是女人。”

     一阵阴森森的凉风忽然朝着容璟之吹来,下体顿时感到一阵冰凉,他轻咳了一声,淡定的别过头去,往旁边挪了几步:“是。”不过是女人中的男人。

     他娘的,这世上敢拿刀指着爷的人都去见阎王了。

     该死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季老着容璟之默默远离简又又,却忍不住黑了一张俊脸的神情,眼底精光闪烁。

     就不信这臭小子的脾气能忍得下来,又又那丫头彪悍的都拿刀指着他那地方了,显然大有容璟之再多说一句就毫不客气砍上去的意思,季老不由得嘴角抽抽,这个习惯可要不得,不过想来再来这么几次以下犯上,容璟之就要气得走人了吧。

     恩恩,那敢情好!

     陆彩云忙夺下简又又手里的菜刀,说:“这菜刀是村头刘大爷家的,我还回去。”

     对着外人可以举刀,可不能对着自家人举刀,又又正在气头上,对着那方俊豪说砍就砍,谁知道这季容大会不会一个话说的不对让又又给砍了。

     直到这时,陆彩云回过神来还有些心有余悸,幸好没有砍死人,若是又又脑子一热把方俊豪给砍死了,那真是要抵命了。

     简又又对着陆彩云挑了挑眉:我又不是不知道分寸的人。

     为了那么一个畜牲要抵命,她脑子进水了也不会干这事。

     张母跟聂春花又安慰了陆母三人一翻,这才重新坐下来干活。

     季老将简又又拉到一旁,悄声道:“要不要晚上带你去再打一顿出出气?”

     简又又眉稍微扬,抿了抿唇,季老以为她觉得在村口教训够了不去,却听简又又咬牙吐了一个字:“要!”

     方俊豪被简又又又砍又打的消息很快伴随着她去给县太爷做饭的消息一并在村里疯传了开来。

     崔氏喂着鸡,听了张巧蓉回来说给她的事情震惊了一下:“你说那贱丫头砍了方俊豪两刀,连牛氏也砍了?”

     “果然是个疯子,那方俊豪说的可没错,那贱人跟陆彩云同张虎一夜未归,谁知道做什么龌龊事去了。”简洁在一旁嗤之以鼻的骂道。

     张巧蓉眼中幽光忽闪,看着简洁勾了勾唇:“小妹这话在家里说说就可以了,可别出去说,到时候那收留他们三人的颜记酒坊掌柜要知道了自己好心做的事反被人泼了盆脏水,那后果可不是咱们能承受的,更别说简又又可是为了给县太爷做饭才不能回来的。”

     崔氏心底一沉,警告的看了简洁一眼,她虽然恼恨简又又那贱人,可最终的目的可是把她弄回家来给她赚钱,简又又跟县太爷搭上了关系,到时候对他们可只有好处,更别说简又又酿着酒都是送去颜记酒坊,若是那掌柜一怒之下不合作了,还怎么赚钱?

     简洁瞥了瞥唇,恨恨的瞪了张巧蓉一眼,却也没再说什么。

     张巧蓉无视简洁要喷火的目光,看着崔氏道:“娘,如今那简又又跟县太爷搭上了关系,你说要是咱们毁了那协议最后闹上公堂,县太爷会不会帮着她?”

     “不能吧?”崔氏瞪着眼睛,倒吸了一口凉气,嘴上说着这话,心里却隐隐慌乱了起来,想前不久,县太爷可还到他们家说他们盗了他的银子,抓着他们一顿打,这要是简又又到时候三言两语再在中间挑剥一下,就算有村长出面也未必能让县太爷心向着他们。

     简洁瞪了张巧蓉一眼,讽刺道:“大嫂这话是咋说的,见不得我们家好是不,那贱人回了这个家,到时候也是大嫂过的好日子,难不成大嫂不愿意爹娘享福,不愿意大哥好,要知道大哥这一路考上去,要花的银子可不少,这些难道是嫂子准备出么?”

     张巧蓉神情一僵,在心里把简洁骂了个遍,看崔氏幽幽的目光瞥来,忙笑道:“娘,小妹这绝对是冤枉我了,我既嫁进了这个家,自然是为这个家好,我说这话,也不过是想让大家心里有个数,好好想个万全之策,别到时候真的出了什么差子,简又又没能弄回来,反而再次得罪了县太爷。”

     崔氏脸上这才缓和了不少,沉着脸点了点头:“看来这事还急不得,不过洁儿你那边也得上着点心。”

     “娘,我知道的。”简洁应了一声,然后站了起来,往外走去:“那娘我去找王爱玲她们玩了。”

     “恩,去吧。”

     张巧蓉气得咬牙,这死丫头歹着机会就溜,家里的活也不干,到是会偷懒的。

     目光一转,见简洁离开,张巧蓉忽的接过崔氏手里的活,笑道:“娘,也累了,还是我来干吧。”

     崔氏看了张巧蓉一眼,顺手给她了,算你还有点眼力见。

     张巧蓉看崔氏坐在一旁,状似无意的闲唠嗑道:“娘,虽说咱们想法子让村长帮咱们把又又弄回家来,但这事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这中间又又那丫头可是赚了不少钱,都给了陆寡妇却没咱们的份。”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崔氏就来气,随手拿过一个枝条便在地上抽打了起来:“这死丫头看回来我怎么收拾她。”

     “娘,我觉得咱们如今不能跟又又摆脸色,得哄着她,就算她不回来,咱们怎么也稍微捞点好处才是。”

     她想过了,想要简又又回来,这事不说能不能成,能成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连那赵顺媳妇都靠着简又又卖汤圆赚钱了,他们家怎么说也养了她十五年,那死丫头没道理真是一点死活也不顾他们的。

     崔氏抬头看了张巧蓉一眼,示意她接着说。

     “刚才小妹也说了,相公赶考要花不少银子,想当初又又在这个家的时候,相公可是对她处处维护,连外人都这么帮了,没道理这么疼爱他的大哥却见死不救吧,让她也给咱们弄个生意做做,这样咱们家也有个进项。”

     “你说的对,没道理那贱丫头帮着外人不帮着自己大哥。”崔氏赞同的道,在简又又回来之前,她也能自己赚些银子:“明个就去找她。”

     张巧蓉听崔氏一口一个贱丫头,眸光闪了闪,笑道:“这事娘若不方便出面,不如让儿媳去又又说说。”

     每回崔氏跟简洁去找简又又都是一副高高在上,仿佛简又又欠了她们活该给钱的模样,别到时候崔氏去了好话没说多少,又把这事给办砸了,看着别人赚钱,她可是眼红的很,就算简又又再记恨这个简家,却不会恨着相公,打着相公的名义去,要简又又再拒绝,那他们也有理由了。

     崔氏淡淡的扫了张巧蓉一眼,从鼻子恩了一声,既然她愿意去,那就去吧,反正谅张巧蓉也不敢私吞了做生意的方法。

     而此时的方家,牛氏一边看王大夫替方俊豪诊治,一边抹着眼泪,嘴里不停的将简又又跟陆彩云还有张虎骂了个遍,听得王大夫眉头紧皱,最后不耐烦的喝道:“你这样吵吵闹闹的,我还怎么安心诊脉。”

     牛氏一噎,看王大夫不善的脸色,想说什么硬生生给吞了回去,心里恨透了简又又三人,医药钱没有要到,大儿子反而被打成重伤。

     王大夫先帮方俊豪止了血,包扎了伤口,才拉着他的手把脉。

     “没有伤筋断骨,我开些去血化淤的药,好好调养个把月就没事了。”

     王大夫说完,便坐到一旁写方子。

     牛氏一听骨头没有断,还是松了口气的,不过再听要调养个把月,也知儿子被打的内伤是轻不了了,当即咬着牙又把简又又给骂了个遍。

     王大夫凉凉的看了牛氏一眼,将药方子交给她:“你儿子这身子得用好药养着,里面好几味药都得县城才有,你们去县城配吧。”

     牛氏连连应着,接过方子,拉过二儿子,让他赶紧去县城配药。

     处理伤口用的药钱,诊金费共一百文钱,牛氏掏得简直肉疼,想着往后个把个月还得给儿子配药花的钱,心里更不是滋味。

     该死的小贱人,她不会放过她的。

     王大夫接过诊金,拎着药箱出门,临走前淡淡的道:“以后积点口德,再这样口无遮拦,下回怕不是内伤了。”

     他虽没有亲眼见到,不过看方俊豪身上的伤就知道简又又下手一点也不轻,却避开了要害,没有造成生命危险,要真的打瘫了方俊豪,这方家还不把人给抬到陆家让他们养着。

     不过方俊豪这嘴巴的确坏,就跟里面糊了屎似的满嘴喷粪,谁家这么诋毁姑娘家的,要不是简又又发狠解释了一通,这不是把人好好的姑娘往死路上逼么。

     王大夫说完便走了,牛氏在屋里气得眼神阴狠,要不是王大夫这云岭村的唯一一个郎中,不好得罪了,她才忍不了这气。

     今天的午饭还是陆母做的,张母跟聂春花回去每人还端了两碗菜来,怕一家子都在气头上没有心思做啥好吃的,简又又拿着馍馍蘸着薄荷酱狠狠的咬着,就跟咬方俊豪身上的肉似的。

     吃完午饭,简又又将原本种在破木盆里的花草都给移到了花盆里,然后拿出来昨天洗好的猪肠,又给清洗了一遍,然后去味,跟去鱼的腥味差不多,不过猪肠到底味浓,简又又下了血本多用盐洗了一遍,更拿茶叶再洗了一遍,这才觉得干净了。

     猪小肠晾在院子里晒干,薄薄的一层看上去很透明,想到现代吃的自己做的香肠,简又又的心情总算好了不少。

     容璟之对猪肠这玩意敬谢不敏,看简又又鼓捣这些,站的远远的。

     季老看简又又在家,人便又出去了。

     不多时,陆家陆陆续续的来人了,但是却实相的站在院子外:“逍云他娘,忙着呢。”

     这会他们都小心翼翼的,不敢做一点再惹简又又不高兴的事情。

     陆母不解的看向这些人,见他们虽跟她打着招呼,但目光好像是看向简又又,似乎有求于她的样子,想着都是一个村的,把人这样拒之门外似乎不好:“有事吗?”

     “恩,想找又又问个事。”

     “那进来吧,快别外面站着了。”

     得到陆母的同意,几人这才抬脚进了院子里,每个人都跟陆母打了一遍招呼,客套的模样让陆母简直受宠若惊。

     这些人刚进院子,像是大家都商量好的一样,没多久半村的人都挤到了陆家小院,每个人的脸上都堆讨好的笑容。

     ------题外话------

     唔,今天字数少了,存稿用完了,今明两天有点事没有太多时间码字,后天字数一定加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