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22章 不是这么倒霉吧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简又又跟着王立雪进了屋子,就见她神神密密的从搁置在角落里的衣柜中取出一个小布包,她拉简又又在床边坐下,然后将布包打开,露出里面的小肚兜。

     “又又,这是我按照你给我的图样绣出来的花样子,你看看可行?”王立雪拿起一个肚兜拿给简又又看。

     这不是少女用的肚兜,尺寸偏小,一看便是小孩子穿的,眼前的这一个,红红的肚兜上面绣着一只憨憨的小猪,偏又不像自家养的那么丑陋肮脏,两只脚站立着,若非那个猪脸一看便让人知道这是什么,只当是一个小人儿了。

     “呀,立雪你手真巧,被你这么一绣,更加灵活了。”她只不过画了一个图,跟她说了下大致的颜色匹配,可纸上看着还生硬的麦兜猪,被王立雪绣在肚兜上面活灵活现的,模样可爱极了,小猪蹄的脚下绣着青青的小草,虽然图样简单,但胜在新颖可爱。

     王立雪一颗忐忑的心在听到简又又这话时顿时松了口气,虽然她绣完自己也觉得很是可爱,但这图样子是又又给的,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绣坏了,如今听她这么一说,总算放心了。

     “哪里是我手巧,是你画的好,我也是先在废布上绣着练了练手,才敢托大哥帮我去绣铺拿活回来绣,我如今绣了几件肚兜,也不知那绣铺的老板娘能不能接受。”

     简又又不会刺绣,所以对这一行也不太了解,不过却也知道通常女子去绣铺拿绣活回来,是要交一定的押金,根据你要的东西而定价格,如果不在铺子里拿绣线,那押金便少一些,毕竟绣铺也怕你拿了他们的东西不还回来。

     “再过不久便是七巧节了,那天县城有赶集,咱们一起去。”简又又说。

     王立雪听了这话,眼睛蓦地一亮,简又又家有骡车,她又经常去县城,对县城肯定比自己这个不怎么出门的熟悉,若能跟又又一起去那就最好了。

     “又又,谢谢你。”王立雪一激动,拉着简又又感谢道。

     简又又不在意的笑道:“那就这么说定了。”顿了一顿,她又道:“对了,明天早上你带着立诚来来我家,帮我去山上摘青梅。”

     “好。”王立雪想也没想,便一口应了下来。

     翌日,简又又匆匆吃完早饭,便强拉着容璟之带她上山,去昨天他找到的那片青梅林,陆彩云找来几只背篓,一人一个,待王立雪姐弟两来了之后,大家便一起往山上去。

     季老也不例外的跟着进山,在简又又看来,他们这么多人,只季老一人懂身手,到时候若真碰上什么意外的话,也好应对。

     “又又,你要的青梅在山里面,会不会太危险了。”王立雪跟着众人往深山里面走,拉着简又又担忧道。

     说这话,倒不是因为她自私,会害怕是人之常情,而且王立雪更多担忧的是,简又又不可能只来摘一次两次,即是酿酒,又是一大片的青梅林,以后自然要时常上山的,这山里面几乎没有什么人涉足过,若是为了摘个青梅而有危险,岂不划不来。

     只是说完,王立雪似意识到自己的话容易让人误会,忙摆手解释:“又又,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

     简又又自然不那种小人,只听王立雪一句便猜测她的心思,笑着宽慰道:“我知道你是替我担心,不过有句话不是叫富贵险中求么,我也怕死的很,容大将这周围都察看过了,不是猛兽经常会出现的地方,我们仔细些不碍事的。”

     王立雪见简又又真没有往别处想,咬着唇点点头,心里闪过羞愧,好像自己的心思很龌龊。

     容璟之走在前边,听了简又又的话下意识的回头看了她一眼,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光。

     富贵险中求?!

     这女人还真敢说,这等魄力跟胆识,从男人的嘴巴里说出来一点都不稀奇,可却从没见过一个女人这么说。

     王立诚到底年幼,又是贪玩的年纪,对危险意识还没有那强烈的体会,此时背着背篓像踏青似的游玩,看什么都稀奇的很。

     约摸小半个时辰,几人才到了容璟之昨天寻到的地方,郁郁葱葱的树林之间,一个个青色的果实挂满枝头,看得简又又振奋不已,从他们站的地方看去,竟然望不到头,可见这一片青梅林真的很大,她看着树上的青梅,仿佛看到了一个个银子长着翅膀朝她飞来,一张小嘴更是怎么也合不住。

     容璟之看了眼简又又,颇有点嫌弃的瞥了瞥嘴,笑的真是傻不拉唧的。

     “快快,帮忙摘青梅,哈哈哈哈。”简又又嘴角的笑容快要咧到耳根,催促着众人干活:“我去前边看看。”

     容璟之见简又又要走,抬腿就要跟上,简又又扭头道:“好好干活,别想偷懒。”

     王立诚抓着一棵树,蹭蹭几下便爬了上去,坐在树干之间得意的笑道:“我在上面把青梅摇下来,你们快捡。

     容璟之听了这话,不由得满头黑线,被简又又使唤也就罢了,怎么这会一个黄毛小子也敢在他头上耀武扬威的?!

     一扭头,容璟之拉着季老转到了另一棵树下,指着树上的青梅说:“你上去摇树,我来捡。”恩,发号施令才是属于他做的,这种感觉才对嘛。

     季老两眼一瞪:“我好歹是长辈,你竟然让我去爬树。”那岂不是把脸都丢到爪洼国了。

     “笨蛋”容璟之丢给季老一个鄙视的眼神:“我说让你爬了吗?我是让你上去,上去懂不懂。”

     季老听了这话,嘴角猛的一抽,他是看到王立诚那孩子跟个猴子似的爬上树,下意识便觉得容璟之是让他这样爬上去,忘了他有身手的事情可不是秘密,上个树而已,不比上屋顶来的轻松。

     只是容璟之这说话的态度实在欠揍的很。

     “臭小子,给我放尊敬点。”

     骂了一声,季老身子一纵,人便稳稳的站到了树上。

     这里捡的不亦乐乎,那边简又又一路往前走去,青梅树中间还夹杂着其他的树,更有果树也有几棵,像枣树,桃树。

     这些都不是稀罕的东西,乡下人家有些也会树上一两棵,吃不起昂贵的水果,这些水果也能解解谗。

     越往前走,简又又的心情越好,直到看到了青梅林的头,整个人不由得欢呼雀跃了起来,这片青梅林真是比她想象当中的要大啊。

     突然,她眼角的余光瞥到左边深处,一棵树上结着的红通通的果子,步子一转,便走了过去。

     走近瞧仔细了,更是惊得她不由得惊呼一声,捂着嘴巴一脸的不可置信。

     苹果——

     她所了解的这个大燕朝,并不盛产苹果,苹果这东西在大燕是贡品,只在别国生产,每到一定的时候才会在皇宫宴会上看到,或者由皇帝赏赐给臣下,别说普通人家了,就是京中的达官贵人,也不常吃到。

     红红的果子个头不是很大,跟现代的红富士那是没法比的,但这种野外自然生长的果子,瞧着便让口水泛滥。

     简又又摩拳擦掌,想到王立诚爬树,自己也是许久没有爬了,爬树还是小时候的记忆,今天她也来爬一回。

     将裙摆撩起,塞在腰下,露出里面穿着的宽筒白色长裤,两手抱着树,哼哧哼哧的往上爬。

     许是长久没有爬树,都已经生疏了,她抱着树干,整个人就像个蠕虫一样一拱一拱的往上爬,爬一半,掉一半,然后又锲而不舍的往上爬,这一副滑稽的模样落在了容璟之的眼底,他先是一怔,随即不由得轻笑了一声。

     那是一抹纯粹的,浅浅的笑容,薄唇轻轻一弯,好似满树的梨花盛开,洁白而又美好,柔划了他冷漠的棱角,细碎的阳光自树叶中落下,零星的洒在他略显蜡黄的脸上,莫名的温柔让人心悸,只是这一幕来的太快,转瞬即逝,没有被谁看见。

     费了好大的劲,简又又才爬上了那一棵苹果树,找了个略微粗壮的树干坐下,伸手便摘了一个苹果,往身上擦了擦,张嘴咬了一口。

     入口的甜味很淡,带着一点酸,带着一点涩,真正是应了野果子这一词,果然跟现代吃的苹果差了很多,但汁水很足,细细嚼了几下,也算香甜可口。

     又咬了几口,看着满树的苹果,红红的煞是诱人,便对着远处的喊道:“季容大,把背篓拿过来——”

     因为她走的较里,所以几乎是扯着嗓子喊的话,喊完顿觉得嗓子都冒烟了,忙又咬了一口,这大夏天的惴个苹果在身上,解渴又好吃。

     即使隔得远,以季老跟容璟之的内力哪怕简又又不吼这么大声,他们也是听得见的,陆彩云三人只是听到声音扭过头来,并未听清楚简又又说的什么话,而容璟之听见简又又叫他,立即拎着背篓去寻她了。

     简又又见容璟之听见她说的话过来了,便扭过头刁着苹果伸着手去摘,摘下的苹果拿衣服兜着,摘一个,咬一口,好不惬意。

     突然,只听脚下“咔嚓”一声,简又又猝然一惊,摘苹果的手顿在半空中,脸色微变。

     尼玛,她不是这么倒霉吧?

     ------题外话------

     呐啥,祥不解释了……滚去码字,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