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33章 靠村长是没用的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崔氏刚从村长家回来,正坐在炕上数着钱,床上一堆的铜板跟细碎的银角子,简洁眼中闪过一抹贪婪,有那么一瞬间恨不得抢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唤道:“娘。”

     “洁儿啊,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简洁气乎乎的坐在崔氏的身边,沉着小脸道:“她没有心情逛街,所以回来的比较早。”

     崔氏数钱的手一顿,不解的看着简洁:“怎么了?娘不是给钱你了吗?你没有给她买她喜欢的东西?”

     说到这个更来气,简洁娇好的小脸上闪过一抹狰狞,她分明是花了钱还是讨不了好,原本好不容易让王玉瑶对她稍稍亲近了些,都在今天全部被打回原形,而最愧祸首就是简又又那个小贱人。

     “还说呢,都怪简又又,王玉瑶可是村长的女儿,她竟然敢给玉瑶甩脸子,就算之后去了县城,我花光了娘给我的零花钱,也没能让她对我态度好转,一直到回来都冷冰冰的。”

     简洁越说心里越来气,咬牙切齿的模样恨不得把简又又给撕了。

     “怎么回事?简又又做了什么惹恼了王玉瑶。”崔氏所幸把钱都收了起来,简洁看着崔氏打开墙上的一个暗格,眸光微微一闪,随即不动声色的移开,将早上王玉瑶想要搭简又又的骡车而被简又又拒绝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崔氏气得拳头紧握,骂道:“真是贱蹄子,以为开了个作坊就无法无天了,也不想想若是没有村长的帮持,她这作坊能不能开的下去?”

     “可不是嘛娘,你是没瞧见她那嚣张的态度,王玉瑶现在可是因为她把我都给恼了,前几天花在她身上的功夫真正是白费了。”她费尽心力这么讨好一个人,这会子全成了泡影了。

     更可恶的是今天她的零花钱自己一分都没有用到,连王爱玲跟简柔姐妹都跟着沾了不少的光。

     好东西她们买不起,但是一些杂货摊上的女孩子喜爱的发饰也不是经常能买到的,今天这几个人可真是像个吸血鬼似的使劲的吸她的血,绢花,绸带,帕子买了一点都不少,偏偏她为了在王玉瑶面前表现的大度,所有的不满都只能往肚子里咽。

     简洁顿了一顿,看着崔氏铁青的脸色,又道:“还有啊娘,我刚回来的时候经过大哥的房门口,看见大哥买了好多的笔墨纸砚回来……”

     没等简洁说完,崔氏便道:“这有什么,你大哥要考举人,多买些笔墨纸砚正常的很。”对于简单,崔氏向来不会吝啬,哪怕家里过的拮据,却也尽量不让简单缺了那些必须要用到的东西。

     “娘,你先听我把话说完,重点不是大哥买了很多笔墨纸砚,而是这些东西都是简又又替他买的,我听到大嫂说看上去比先前他用的好许多,可见花了不少银子呢。”

     “你说真的?”崔氏一愣,看着简洁问。

     简洁重重的点头:“当然是真的,娘不信可以去问问大哥。”她的眼珠子微微一转,忽然道:“娘,既然简又又愿意给大哥买东西,可见是承认大哥的,如今咱们在她身上可讨不得一点的好,何不让大哥去试试。”

     崔氏眼底忽地闪过一缕精光,随即又一脸的苦恼:“话是这么说,只是你大哥的性子你也清楚,他未必肯。”

     简洁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那是因为你太惯着他,从来不肯用强的,不过面上却笑颜如花的挽着崔氏的手臂:“娘,大哥可是你的亲生儿子,你说的话一次他不听,可是两次三次之后呢,大哥向来孝顺,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违背你的意思的。”

     崔氏看着简洁,顿了一顿,似乎想通了什么,忽然笑了,亲睨的捏着她的小脸:“果然还是娘的洁儿最聪明了。”

     “谁让我是娘的女儿呢,要不是娘聪明,怎么可能生得出这么聪明的我。”简洁笑咯咯的拍着马屁,惹得崔氏眉开眼笑。

     陆家,简又又在厨房做着晚饭。

     夏天最存不了东西,这个时代又没有冰箱,而他们这些穷人更是用不起所谓的冰窖,所以买回来的肉根本放不久,唯一的办法也只有腌了,放一个晚上,明天全部烧完,否则就要坏掉了。

     七巧节虽不是大节,可好歹也是一个节日,所以晚饭做的也颇为丰盛。

     厨房里有简又又在,陆母便也不去凑热闹了,在院子里给她打下手洗菜,季老跟容璟之两人也没闲着,杀鱼的杀鱼,杀兔子的杀兔子。

     张虎一家近来帮着简又又收青梅,他爹也帮着建作坊,许久没有去打猎了,也是之前下的陷井,今天去套了几只兔子,还有一只孢子,于是送了两只兔子来,外加一只孢子腿。

     陆彩云帮忙烧锅,不时的问道:“又又,你想到什么好的法子了吗?还是说这件事咱们请村长帮忙会不会好一点?怎么说他也有一成的红利可分,咱们这作坊若是建不成,他可是什么好处都捞不着。”

     说的,自然就是简富仁带人来闹事的事情。

     简又又麻利的炒菜,烟雾腾腾之下,满头的汗水,顺着她略显白皙的侧脸划下,凝神专注:“村长是个什么样的性格,咱们不是不知道,如果他真的是一心为作坊好的话,当初就不会暗地里抬高土地的价格,坑了我一把,可见这样的人,根本不能相信,所以这一次,我不打算靠村长来解决。”

     他跟王善光本来就是建立的利益的基础上,王善光可不是大公无私的人,而是个实实在在的小人,他不会让作坊建不成,但也未必会无条件的帮她对付简富仁这一帮人,毕竟她会懂得收买,简富仁也会,简富仁本就不会闹出大事,他最终的目的,怕也是想让自己把作建的建设交给他,好让他从中谋利,最终作坊还是会建起来,只是拖延个一段时间,对王善光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

     更何况,她早上还得罪了王玉瑶,村长的宝贝女儿,就算王善光不会真的为难自己,却也不会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的。

     他们想的好,自己不可能在简富仁不断的捣乱之下会放弃不做了,最后只有妥协,只是却不会想到,简又又根本不是他们能随便掌控的人。

     陆彩云眨了眨眼,一脸的疑惑:“不靠村长,难道再让季老半夜去偷袭人家?把人打个半身不邃?”

     虽然这也是个好办法,像村长那样躺在床上几个月下不来床,也就不可能来捣乱了。

     简又又好笑的睨了陆彩云一眼,继续认真的炒菜,嘴里说道:“这种法子不适用任何情况,一来简富仁找的人多,咱们一家一家的打听对方住哪里也要时间,更不可能一夜之间就把人都给打残了,到时候有人出事,其他人很自然的就会想到咱们身上来,到时候报复起来可不是小打小闹了,再者没了这些人,简富仁还会再找别人,季老能打的完吗?所以这一次,还得靠县太爷来整治了。”

     所以说,不管在什么地方,有背景做起事来就是不一样,简单那家伙可必须得给她出人头地才行。

     “只是县太爷肯听咱们的吗?”陆彩云表示这比登天还难。

     简又又勾唇一笑:“直接跟他说自然不行,但转个弯不就行了。”县太爷是无能了些,昏庸了些,但县太爷夫人不是这样的人啊,再说,她的作坊开出来,最紧密的合作伙伴可是颜记酒坊,就算是个商人,县太爷也得给面子吧,何况要不是商人,他哪里有银子可以收?

     陆彩云张着嘴巴看着简又又,瞠目结舌,她在这里抓心挠肺的担忧,而又又似乎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就已经想到了法子,虽然还不知道又又具体怎么做,不过却不得不佩服她的心智。

     “又又,你真是越来越聪明了。”

     简又又轻笑一声:“等这件事情解决了,你再来夸我也不迟。”主意她有,只是实施起来还需要别人的相助,更何况她也不能急于一时,就是要让简富仁最肆无忌惮的时候给他一个迎头痛击。

     这个时候,外面响起陆母欣喜的声音:“逍云,今天回来这么早?”

     原来是陆逍云回来了。

     “客户要的那批家具已经差不多了,是不特别忙,老板便提早放了我们,我给娘,彩云跟又又买了些小东西,你们看看喜不喜欢。”

     陆彩云一听到陆逍云的声音,忙走了出去:“大哥,你回来了。”

     简又又看着烧火烧到一半撂挑子不干的陆彩云,嘴角抽了抽,幸好她这盘小瓜炒肉已经熟了,否则这菜不给毁了。

     做菜是她的强项,可这烧火,她可一点都不会。

     看在陆逍云失恋,陆彩云最担心他会想不开的份上,不跟她计较。

     起锅,简又又也走了出去,院子里,陆母跟陆彩云拉着陆逍云问长问短,时不时的翻看着陆逍云给他们买的东西。

     陆母见简又又出来,忙招手道:“又又,快来看看逍云给咱们买的东西,喜欢什么自己拿。”

     一张小板凳上面,放着女孩子最喜欢的小首饰之类的,简又又扫了一眼,虽然不够精致,但也看得出是花了心思的,很多色彩鲜艳就适合她们这种小姑娘。

     “陆大哥。”简又又唤了一声。

     陆逍云咧着嘴笑着应道:“也不知道你喜欢啥,这次要有不合适的,我下次再给你买。”

     “多谢陆大哥。”虽然东西不够精美,但小玩意儿麻,又是女孩子,不管放在什么时候,总会多多少少有点喜欢的。

     “谢啥,我们都是一家人,再说你帮我们的更多。”

     陆逍云的笑容很纯粹,比之前见到他的时候开朗了许多,想来芳华带给他的伤害他也在慢慢恢复过来。

     今天晚上的菜做的很多,有水煮鱼,红烧肉,宫爆兔子肉,椒盐孢子肉,黄瓜炒蛋,小瓜炒肉,炒茄子,骨头汤,还有今天带回来的烤鸭跟粉蒸肉,都是满满的一盘,色泽诱人,香味扑鼻,还没有进厨房呢,就已经让人闻着垂涎三尺了。

     “干娘,你看这么多肉咱们也吃不完,给赵顺叔他们家送些去吧,离咱们也近,不会太招摇。”简又又看着锅子里还多着的兔子肉跟多了一盘的孢子肉,跟陆母商量道。

     陆母自然没有任何意见,连连点头。

     于是,简又又便盛了两盘子的肉,让陆逍云端去了隔壁。

     一家人围坐在一张桌子上,季老看着满桌的子,再看简又又拿出来的青梅酒,笑的嘴巴都合不拢。

     “季爷爷,这可是最后一点青梅酒了,喝完了就得再等半个月。”意思是让他悠着点喝,别一时贪喝全喝光了,过几天又来问她要酒喝。

     自从喝上了这青梅酒后,季老就不待见米酒了。

     最快的一批青梅酒,也还得再等半个月再能开封。

     季老这会满脑子都是吃,哪里还能全心全意的听简又又说的话,忙不跌的点头,总之今朝有酒今朝醉。

     简又又看他那迫不急待的模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八成又白浪费了这么多口水。

     放眼整个云岭村,也没有谁家桌上能有这么多丰盛的菜,一点也不比大酒楼里吃的差,陆母看着满桌子飘着香味的菜,内心百感交集,曾经,他们只能吃糠咽菜,有肉的日子也只有在过年才舍得割那么一小块,更不会这么丰盛,可如今,只是一个七巧节而已,他们尽能吃的比过年还要好。

     “娘,你愣着做什么?快坐下吃饭。”陆彩云盛了满满的白米饭,放到桌前,推了推陆母的胳膊,说道。

     陆母应了一声,忙收起自己的思绪,笑着拿过筷子。

     如今日子越来越好,越来越有盼头,她应该高兴。

     陆逍云很快回来了,将空碗放回灶上,洗了洗手,坐下吃饭。

     忽然,季老问:“咦?我不是看你拿了大肠回来的么,咋没炒?”

     “噗……”容璟之刚到嘴里的一口饭,就这么毫无预兆的喷了出来,幸好菜放在桌子的中间,并没有沾到,否则这顿饭还怎么吃得下去。

     “喂喂,臭小子,你怎么这么脏,口水都喷出来了,还让不让人吃了。”季老挥着筷子一脸恶心的哇哇大叫。

     容璟之撇他一眼,淡定的擦了擦嘴:“你才脏,那装粪便的玩意也值得你惦记?”

     呕,一想起来他就要反喟了,这老子就是一变态,成心吃饭的时候恶心人的。

     幸好今天没有烧猪大肠,否则他真要吃不下晚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