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34章 刺激过度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一顿晚饭充满了温馨跟欢乐,陆彩云跟简又又对陆母讲着县城发生的事情,陆逍云也不时的讲一些他在家具铺的事情,不过更多的时候还是保持着沉默,笑容温和的听陆彩云跟简又又讲话。

     季老跟容璟之不是他们家的人,但陆逍云却一点也不觉得有隔阂,仿佛一个家,就该是这么热闹的,家庭和睦的。

     忽然,陆彩云一把拉住陆逍云的袖子,眼珠子瞪的老大,指着袖口处问:“大哥,你居然会自己补衣服。”

     那一声尖叫,就跟见到鬼似的。

     不过对陆彩云来说,陆逍云衣服上那不细看根本发现不了的缝补过的痕迹,可不就跟见鬼似的么。

     还没等陆逍云回答,陆彩云就一副受不了的刺激模样直摇头:“大哥,你不会因为芳华的事情刺激过度所以发了狠的学女人家的针线。”

     简又又一口饭差点没把自己咽死,陆逍云的脸色不由得变得漆黑,真想剖开这丫头的脑子,想些什么。

     她这是变相在说,陆逍云因为受不了心爱之人的背叛所以心丑扭屈变娘了。

     陆母也忍不了自个女儿这么不着边迹的话,轻瞪了一眼:“彩云,胡说什么呢?”

     “娘,我咋胡说了,你看这针角细密的,若不是我眼尖可一点也看不出来这袖子是补过的,话说大哥你还是这方面的天才,连针钱活都做的比我好。”

     说着,还一脸的嫉妒跟纠结,似乎在纠结凭什么一个大男人,会做针线活,还做的这么好。

     简又又看了眼被陆彩云举起的陆逍云的手,袖口处的确有缝补过的痕迹,一看这针法便知这人的女红有多好,可陆逍云堂堂一个大男人,整天在家具铺子忙着打家具,鬼才有那个闲功夫做针线活,就算会做,像这种功夫,没有长年累月的积累,是不可能这么巧的。

     “彩云,陆大哥的衣服是别人帮他补的。”

     这么明显的活,陆彩云究竟是有多蠢才没看出来啊。

     啧啧,平日里也没觉得她有多笨嘛。

     陆彩云吃惊的看了看简又又,然后又看向陆逍云:“大哥,真的?”

     陆逍云暗暗咬了咬牙,抽回自己的手,真心不想理会自家这个突然缺根筋的妹妹,心情不是很爽的点头:“恩。”

     陆彩云也不在乎陆逍云那嫌弃她的模样,搬着凳子往他身边挪了挪,眼里闪着光芒一脸八卦的凑了过去,兴奋的打听:“大哥,是谁帮你补的,一定是姑娘吧,你们大男人哪里会做这种东西。”

     简又又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这会她倒是知道大男人是不太可能会针钱的,而且还是这么好的手艺。

     陆母一听有姑娘帮陆逍云缝衣服,也一脸兴趣的看向自己的儿子。

     谁家姑娘会没事愿意帮男人补衣服,没点关系可不会做这种事情。

     陆逍云无语的看着左右的母女两:“娘,你想什么呢。”

     这眼神,看着就不太好啊。

     简又又扒了一口饭,突然说:“是不是上次见到的那个叫百合的?”

     陆逍云一惊,愣愣的看着简又又:“你怎么知道?”

     这话一出,也算是默认了。

     简又又抿唇笑笑,其实很好猜,一个姑娘愿意给男人补衣服,肯定是对他有意思的,否则不可能做这种事情,而陆逍云的衣服多数是干娘替他做,就连这次的新衣裳,也没有让王立雪帮忙,可见这里的人对男女之间的避讳,不是至亲之人,姑娘随便给男人缝补或做衣裳可是会惹来非议的。

     而百合明显对陆逍云有意思,看到他袖子破了有这个心给他缝补一下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不管怎么说,恋爱中的女人,给自己喜欢的男人补衣服,想来也是件幸福的事情。

     陆彩云又是一脸的八卦笑容,不断的问陆逍云:“大哥,是真的吗?是不是百合给你补的衣服?”

     陆逍云莫名其妙的看着一脸兴奋的陆彩云,淡淡的点了点头:“是她。”只是这是件值得让人兴奋的事情吗?

     “娘。”陆彩云一激动,连声音都尖锐了起来:“咱们什么时候去给百合赎身,找个黄道吉日好娶她进门。”

     这说风就是雨的性格,连陆母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陆逍云瞠目结舌的瞪着陆彩云:“彩云,你胡说什么呢,什么叫给百合赎身,我什么时候要娶百合了?”

     简又又暗暗叹了口气,陆逍云分明一脸的不把人家当回事,也不知道人家姑娘对他的心思,怕还只以为补个袖子不过是顺手的事情呢。

     陆彩云愣了,美眸狠狠的眨了眨,问:“不是吗?她都帮你补衣服了,你们难道不是互定终身了吗?”

     陆逍云那一张平平无奇的脸,在这一刻终于龟裂了,有一种恨不得拿块豆腐撞死的冲动,不对,是拿豆腐撞死眼前这个妹子的冲动。

     “陆彩云,你什么时候变这么多舌了。”

     连名带姓,一个一顿的咬牙切齿道,隐隐还带着一丝怒气,不知是在生气陆彩云这样乱给他配鸳鸯,还是在生气陆彩云这话若传了出去,是在毁人家姑娘的名节。

     陆彩云缩了缩脑袋,嘟着嘴一脸的不解:“干什么嘛,我哪里说错了。”

     直到吃完饭洗碗的时候,陆彩云趁陆逍云不在,忍不住跟简又又嘀咕了起来:“你说我大哥是不是缺根筋啊,人家百合都主动给他缝衣服了,他却还像个没事人一样。”

     简又又笑:“这才多久,虽说忘记一个人最好的办法是寻找新的感情,不过这也得因人而异不是,陆大哥这是对感情负责。”

     何况,感情的事情哪有什么道理可言,说不定有人上一秒失恋了,下一秒就找到了这辈子的真爱,陆逍云看着就不是情场老手,简又又觉得没跟百合发展起来才叫正常呢。

     陆彩云眉头紧蹙,一脸的凝重:“对感情负责?那可不行,芳花那女人有什么值得我大哥对她这么钟情的,这么一个水性扬花贪慕虚荣的女人,大哥肯定不喜欢她了。”

     就算曾经再喜欢,看清了一个女人的真面目后,也不会再有留恋,她也不同意大哥留恋。

     简又又看了陆彩云气愤的小脸,不说话,却也赞同的点了点头。

     芳华这样的女人,的确不值得任何男人为她付出。

     顿了一顿,陆彩云又道:“不行,照我大哥这榆木脑袋,什么时候才能成亲啊,再拖下去万一那百合不愿意等了转手嫁了人,可不得后悔死,说什么我也得出马了。”

     “你别帮倒忙就行了,说来过两天去县城问问庄婶这百合的为人品性如何?”

     百合是方家的丫环,颜家跟方家都是做生意的,肯定会有往来,庄婶是颜家的总管,想要了解百合的为人,不是什么难事,先前她已经拜托庄婶帮着打听,这么久过去,应该多多少少会了解一些。

     即便了解不透彻,也能让他们多少有个大概,至于一个人真正的性子如何,还得靠接触,或许彩云说的对,靠陆大哥自己是娶不上媳妇了,他们可以从旁协助一下。

     第二天吃完早饭,陆逍云便离开了,而作坊的工人,也早早的在那里干活,离家前陆逍云跟简又又说,等他忙完家具铺这阵子的活,就不干了,回来帮他们,总不能让她一个姑娘家这么劳累,家里连个男人都没有,总不是那么方便。

     简又又知道陆逍云心疼他们这么辛苦,不过感觉得出,陆逍云似乎对打家具的热爱,否则也不会这几年收入不高,却还留在那里。

     对师父的重情重义是一回事,但若真的不喜欢,是不可能坚持下来的。

     就像她,她喜欢酒,虽然只会调酒,对酿酒不精,但凭着这份喜爱,她觉得自己也能闯出一片天。

     于是她说:“陆大哥你尽管放心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咱们家里现在可是有两个男人,一般人不敢随意来欺负。”

     就算被欺负了,她也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人,早晚会加倍还回去。

     陆逍云只是温柔的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一上午时间,简又又便都呆在作坊那边,看着工人们忙碌的身影,陆彩云负责给干活的人提来薄荷茶,没了再回去煮。

     赵顺媳妇钱氏便在家里给工人准备午饭,还拉上了村里的几个比较实在的媳妇一起帮忙,毕竟这么多人口吃饭,一个人也忙不过来。

     陆母跟聂春花还继续酿酒。

     张虎家,张母也叫上大钱氏一起,把青梅拾掇起来。

     腌好的肉都拿去了赵顺家,几个媳妇看到那么多肉,个个瞠目结舌。

     “哇,这么多肉,都是中午吃的?”

     “又又真大方,今个咱们可都有口服了。”

     “可不是,我还从来没有一顿吃到过这么多肉的呢。”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激动不已。

     钱氏一边洗菜一切笑道:“这人跟人之间本就以心相交,谁真心对又又,她都知道,这有的吃有工钱拿的活,可不是什么地方都有的,也就是又又才这么大方。”

     她自己不要工钱,不过请的旁人,还是给的,这也是又又的意思,帮忙做一顿饭可以,这要天天做,怕也有人不乐意。

     只是在钱氏看来,又又给工人准备的伙食这么丰盛,其实就算没有工钱,也大有人挤破脑袋想来帮忙。

     几人听了钱氏的话,纷纷附和:“我们能有这么好的机会,还多亏了赵顺媳妇你,可见你们跟又又处的真是好。”

     “没什么好或不好的,又又对咱们村都好,那钓鱼跟抓龙虾卖钱的法子,也是她想出来的,只是咱们做人得知恩图报,你们说是不?”

     “对,对,是这个理。”

     众人一边唠着家常,一边动手做午饭,气氛很是活跃,其间也有不少人来串门,看着忙在碌的众人还有那丰盛的肉跟菜,说不出的嫉妒跟羡慕,说话也带着不少的酸气。

     也有想跟钱氏套近乎过来帮忙的,却都被钱氏给笑眯眯的回绝了。

     又又相信她,所以才把这事交给她干,自己可不能给她惹麻烦才是。

     ------题外话------

     老公玩游戏,把整个家的网络给弄摊了,到今天才来修好,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