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35章 跟他们拼了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作坊那边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虽然头顶艳阳天,但是工人们干活的进度却一点也没有因为炎热的天气而有所偷懒,每个人仿佛都有使不完的劲。

     原本就帮着简又又清理作坊杂草乱石的村民自不必说,后来的泥瓦工也在王义山的解说下卯足了劲的认真干活。

     正如王义山说的,他哪怕说的嘴皮子都破了来告诉他们这家东家有多好他们也未必肯信,不妨用实际行动证明,只要呆上一天,便能感受得到,不管这话信不信,他们头几天干活肯定得卖力,若真如王义山说的那样好,他们也不至于让东家失望了去。

     每一个小半个时辰,简又又便会让大家歇一歇,喝上一碗清爽的薄荷茶,毕竟三伏的天,一直这么干活人也吃不消,简又又虽然急着赶工,却也知道慢工出细活,更不想在这些人的心里留下一个恶毒的形象,人休息的好,才有力气,干起活来才更仔细。

     忽然,不远处浩浩荡荡走来一波人,远远的便也能感觉到对方的不善。

     “又又……”

     陆彩云走近简又又,紧张的唤了她一声。

     简又又也看到了,双唇紧紧抿着,冷若冰霜。

     干活的工人纷纷变了脸,显然也猜到了来的是些什么人。

     王义山小跑着走到简又又身边,不安的道:“简富仁带人来了,又又,你看咋办?”

     “义山叔,你让大家继续干活,别停。”她到要看看,简富仁是怎么闹事的。

     为首之人,正是简富仁,简又又的嘴角,扯出一抹讥讽,这简富仁也不聪明,谁做坏事打头阵的,就怕别人不知道似的,不过尤此可见,也是真的有恃无恐。

     “简四叔这是什么意思?”

     待简富仁走近,简又又冷着脸,问。

     简富仁嗤了一声,说道:“没什么意思,这建作坊怎么也是咱们村里的大事,我这不招呼大家过来看看,是不是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我建作坊关你什么事,带着你的人,马上给我滚。”

     “我呸。”简富仁重重的呸了一声,一把推开简又又:“臭丫头,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把这活承包给我,我就让你的作坊永远建不起来。”

     他说的脸所应当,简又又气得直喟疼。

     妈的,见过不要脸的,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饶是她做好了心理准备,这会子也被简富仁那跋扈无耻的话给气的不行,她的作坊,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指手画脚,逼迫威胁了。

     简又又冷笑一声,漆黑的瞳眸深处,寒光闪烁:“简富仁,叫你一声四叔别给脸不要脸,我这作坊建不建的起来,可不是你说了算,村长下不来床,你真当自己是土霸王无法无天了。”

     “贱人,怎么说话呢,信不信我打死你。”简富仁的身后,一名粗壮的汉子走上前,一脸凶狠的瞪着简又又,拳头捏的咯咯作响,看着就叫人害怕。

     就是陆彩云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看着前眼来势汹汹的一群人,也不由得心底发怵。

     简又又淡淡的睨了那人一眼,冷笑连连:“那你到是动个手看看,打死了我你们还能不能从我这里扣到一个铜板。”

     “你个小丫头片子,嘴巴还挺厉害啊,不让你受点教训,你是不学乖是吧,识相的赶紧把这些人都给我赶走,让我们来干这话。”依旧是刚刚那个汉子,拳头举的高高的,一副马上就要落到简又又身上的模样。

     换作旁人或许早就吓的屁滚尿流,只是他面前站着的是简又又,不为所动。

     那汉子显然也没想到一个小丫头竟然有这等魄力,一点都不畏惧自个,不由得有些错愕,这时,简富仁抬手,将汉子拉到了身后:“二郎你先别说话。”

     “可是姐夫,她……”那孙二郎不满的虎着脸,明显的对简又又毫无畏惧的态度格外恼外。

     原来是孙氏的弟弟。

     简又又在心里想着,却听简富仁说道:“又又,四叔也不想难为你,只要你把承包的活交给四叔,我不仅不闹事反而把活给你干的好好的,否则你可别怪四叔不念旧情,你要是想去村长那告状,那就去好了。”

     “嗤……你何时对我有过旧情,别说的自己是圣人对我有多好。”简又又冷冷的开口,却也在心里确定了简富仁跟王善光八成已经通过气了,如今王善光卧病在床,更有的是理由心有余而力不足,她几乎能猜到最后王善光会让她息事宁人,尽快的把作坊建起来而把活随包给简富仁。

     至于他从这中间得到了多少好处,她是不知道,她可不会任人摆布。

     简富仁面上一狠:“既然这样,那就怪不得我了。”说着,他回头,对着身后一群人道:“兄弟们,看这大热天的这些人也忙的够累,咱们帮帮他们。”

     “好咧……”

     身后响起一片的附和声,还有哄笑声。

     简又又淡漠的黑眸看着简富仁带着一群人往作坊而去,那本干活的工人们吓的立即停下了手里的活,而简富仁一行人却打着“帮忙”的名义,实行捣乱的行为。

     唯一手下留情的是没有抓着人就打。

     只是这样子捣乱,虽然破坏力不强,但明显这活是干不下去的,而且旁边的水泥材料等被这群人浪费了不少。

     陆彩云急的眼睛通红,一跺脚人就要冲了出去,简又又拉住了她。

     “又又,你拉着我做什么,我跟这些混蛋拼了。”陆彩云扯着嗓子低吼,一脸的愤恨。

     简又又轻笑一声,漫不经心的道:“跟他们拼干什么,到头来伤的自已还讨不了好,让他们去闹吧。”拳头紧紧一握,眼中闪过一丝凌厉。

     “可是又又,照他们这么闹下去,咱们这作坊甭想建了。”

     “没事,最好他们是天天来闹。”这样她才能一网打劲,否则还得守株待兔,多累。

     她想过简富仁不会善罢甘休,却没想到她开工第一天就带人来闹事,昨天才来闹过今天又来,看样子这是要天天来闹的意思。

     陆彩云气得倒抽了一口冷气,正要再说什么,却看到简又又眼中那锐利的让人感到发怵的视线,心中一个咯噔,随即想起来昨天简又又跟她说过,她有法子对付这些人,随即便也闭住了嘴巴。

     “义山叔。”

     简又又以唤了一旁的王义山一声,王义山正一脸悲痛又以无耐的表情,听到简又又的声音,忙走过来:“又又,是不是有什么办法了?”

     “带大家去赵顺叔家吧,这天反正都热,去歇歇,一会早点吃午饭。”

     “啊?!”王义山愣愣的看着简又又,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茬了,这些人来捣乱,又又却让他们离开,这好吗?

     简又又看了眼嚣张指挥着捣乱的简富仁,抿了抿唇,道:“这些人来闹事,咱们也不好干活了,何必留在这里晒太阳,让他们折腾去吧。”

     王义山见简又又不像是开玩笑,虽然心中疑惑加担忧,却还是去转告了简又又的话。

     听到这话的众人皆是一头雾水跟不解,不过既然东家发话了,他们照做就是。

     于是,本该干活的人在简又又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离开了,简富仁的眉头微微蹙起,心底划过一抹疑惑。

     “姐夫……这……这是啥意思?”孙三郎挠着头发,一脸的莫名其妙,问。

     简富仁不说话,也在心里盘算着简又又这一出是几个意思。

     孙二郎一脚踢翻一个支架,只听哗啦啦的声音,那支架轰然倒塌,尘土飞扬,而他还洋洋自得的笑了几声,回头不屑的道:“能有啥意思,还不是怕了咱哥几个,照我说,不出几天这丫头就得乖乖听咱们的话。”

     瞧着也没多大,竟有本事建一个作坊,也不知道赚了多少银子,好不容易有这机会他可不能错过,非得把这丫头的银子都拿过来不可,一个黄毛丫头,谅她也翻不出什么浪来。

     孙二郎不以为然,简富仁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明堂,便觉得孙二郎说的有道理,再不济简又又去找村长告状,不过村长那里他都打点好了,事成之后自然分他一笔钱,村长只要作坊尽快建起来就成,至于是谁建的,他可管不着。

     所以简又又就算告到村长那里去也没有用。

     赵顺家,正做饭的钱氏同几个媳妇看到众人的出现,纷纷惊呆了下巴。

     钱氏问:“你们咋这么早就回来了。”

     赵顺回屋里搬了凳子出来,招呼着众人坐,没有坐到的也不在意,他恨恨的骂道:“还不是简富仁那王八蛋带人来捣乱,哪里还能干活,这不又又让咱们提前回来了。”

     “什么?他又来闹了?”钱氏一个高蹦跳起来,举着锅铲嚷道。

     那模样怎么看都有些滑稽,不过大家都心事重重,也没有去在意她的举止,倒是简又又一个忍不住笑了出来:“赵婶,咱好歹是女人,注意形象。”

     钱氏被简又又打趣,也不害羞,只是气急败坏的嗔了她一眼:“都什么节骨眼了,你咋还有心情跟婶子开玩笑。”

     “这天塌下来还有高个顶着呢,婶子只管给我们做好吃的就成,其他的都教给我吧。”

     钱氏不放心的问道:“又又,你一个人行不?只要你一句话,咱们都跟简富仁那混蛋拼了,就不信咱们这么多人还打不过他们?”

     锅铲随着她的话而挥动着,颇有霸气。

     ------题外话------

     唔,否要急,渣渣会虐滴……马上就虐!

     马上又要新的一年了,这个月比较忙,更新不稳定抱歉了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