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37章 哪蹦出来的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沉默了一会,王善光才开口道:“虽然我不出门,但也听说简富仁带着人去作坊那边,起初以为是给你帮忙去了,倒没想过他在闹事。”说完,还轻轻叹了口气。

     简又又垂头站在床边,眼底悄悄划过一抹戏谑。

     简富仁的动静这么大,身为村长的王善光只要有一口气在,村里发生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这会给她来装迷糊。

     妈的,你还能再不要脸一点不。

     简又又绞着手指,像是失了主心骨似的看着王善光,祈求的目光说:“村长大叔,我好不容易才有点成就,接了几个大单子,那边酒都要的急,本来打算一个半月就能让作坊工开的,如果让简四叔再这么闹下去,怕是耽搁了时间,人家都是做大生意的,最重承诺,要是我失信了,我可是得赔大笔的损失费,怕是以后都酿不了酒了。”

     酿不了酒,就赚不到钱,你丫还想不想分作坊的那一成利润了?

     王善光不懂做生意这一套,听了简又又的话,也感觉到了严重性,虽然士农工商,商人最末,但谁会得罪有钱人?何况那作坊到年底要是赚了钱他还能白得一分利润,这么一想,王善光便也犹豫了起来,简富仁给他的那么点小恩小惠值不值得他这么做呢?

     想了想,王善光对着简又又一脸严肃的道:“这事我知道了,一会我就文博把简老四叫来。”

     简又又抿唇一笑:“那就多谢村长大叔了。”

     “应该的。”

     简又又没有多留,便离开了东边的屋子,去了主屋看村长夫人,跟村长还有交易,她跟村长夫人就没什么交情了,也不过是做个表面功夫而已,没呆多久,便离开了。

     王文博一直把两人送到门口,突然喊住简又又:“又又,傍晚时候我来找你。”

     简又又一愣,看着面前似乎有些局促的少年一脸的疑惑:“找我做什么?”

     她跟王文博好像不是很熟吧。

     王文博紧张的拿手在身上擦了擦,然后道:“我爹一会把简四叔叫人,最后的结果你肯定想早些知道,我想着早点告诉你。”

     简又又听罢,忽地咧出一抹大大的笑容,笑容太过灿烂,冷不丁让王文博晕眩了眼,就听她轻快的嗓音笑道:“好,那就麻烦文博大哥了。”

     那娇软的嗓音听得王文博心里像是被糖腻了一下,说不出的甜,要是把后面大哥那个字去掉,就更好了。

     文博……文博……

     王文博径自沉浸在思绪中,没发现简又又唤了他几声见他没反应,便没有多理他就走了。

     陆彩云走出去很远还回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一副傻了的王文博,拱了拱简又又的胳膊:“又又,你有没有觉得王文博挺奇怪的?”

     “哪里奇怪?”

     “唔……”陆彩云没念过书,可不像读书人出口成章,小脑袋瓜纠结了半天也没能把心里的感觉用贴切的词形容出来:“说不上,反正就怪,特别是看着你的眼神,就差没拿浆糊粘你身上了。”

     简又又微微一愣,随即不以为然的翻了个白眼:“你那什么眼神?”说的好像人家对她心生爱慕似的,别说王文博是读书人,喜欢的应该那种温婉的大家闺秀,再说她跟王文博从来就没有交集,哪来的爱慕,何况就陆彩云这低情商也能懂感情这回事?

     忽然,简又又停下脚步,扭头看着陆彩云,小眼微眯,透着点危险的信息:“话说回来,你这小妮子该不是动春心了吧。”

     昨天在县城的时候就想着回来要跟陆彩云好好的“谈谈”,这不回来一直想着怎么解决简富仁的事情就给忘了,今天陆彩云要不提这话题,她还想不起来呢。

     陆彩云看着简又又严肃的表情,心头忽地跳漏了一拍,不知是被她突然的问题给惊的,还是自己的内心被简又又看了个透彻。

     “我啥时候动……动春心了。”陆彩云说这话的时候,莫名的有种心虚。

     简又又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半晌才猛的翻了个白眼:“你该不会真喜欢上了那霍子康吧。”

     陆彩云的脸“轰”的一下子红了,面对简又又的质问,她低着头,怎么都不敢去直视她的眼睛,却死鸭子嘴硬的说:“你乱说啥呢,我怎么可能……可能喜欢霍公子。”

     简又又一手拍着自己的额头,顿时有种无力感。

     她有着十五岁的身子,可思想却是个现代人,而且在现代她都二十五岁了,还看不懂陆彩云这副心思?

     这不叫喜欢,那怎样才叫喜欢。

     她能说,古人真的太纯洁了,她敢肯定,陆彩云就是因为霍子康那时候的“救美”才把一颗芳心落在了他的身上,可怜的虎子,这么多年的默默守护难不成只能是单相思了?

     “他跟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简又又看着陆彩云,非常认真的说道,如深潭般幽静清敛的黑眸中,是一种宁静的沉淀,更像是一种对任何东西都不上心的淡漠。

     陆彩云愣愣的抬头,看着这样的简又又心头没来由的一慌,就听那道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霍家能拥有归云楼这样的产业,不是普通的家族,而我们,只是平民老百姓,那样的高门,是咱终其一身都高攀不上的。”

     不是她要妄自菲薄,而是这个朝代不得不让她认清的现实。

     门当户对,自古以来都是这么的讲究。

     与其是奢求那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倒不如抓住眼前的一切,至少活的踏实,温馨。

     她还是希望彩云跟虎子能有未来。

     陆彩云的脸色,在简又又的话下一点一点变的苍白,她咬着唇,任凭心里的那股痛楚一点一点蔓延开来。

     又又说的对,霍子康不是她能高攀得起的,这也是她明知道的结果,只是总也忍不住一个人偶尔偷偷的会想他,明明他们见过的次数,也就寥寥无几。

     心,还是微微抽痛。

     “彩云?!”简又又看着面色苍白的陆彩云,不由得紧张了起来,她是不是说的太过了,只是彩云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最重视的朋友,亲人,她不希望她受到哪怕一丁点的伤害。

     陆彩云回神,深深的吸了口气,没几下变恢复了过来,依旧露出那种简又又熟悉的大大咧咧的笑:“我没事,我怎么也得为我那刚刚才萌牙就被掐死的感情缅怀一下。”

     她哈哈笑道,亲昵的挽着简又又的手往家走去。

     简又又嘴角抽了一抽,她该说陆彩云这没心没肺的性格好呢,还是不好呢?

     不过对简又又来说,陆彩云能很快想明白,是好的。

     刚刚的话题两人默契的跳过了,仿佛没有议论过似的。

     “又又,你不是说这次的事情靠村长不靠谱,你怎么还来找村长?”

     回去的路上,陆彩云好奇的问道。

     “把心里的疑惑确认一下而已。”

     “啥疑惑?”

     “村长究竟会不会伸手管咱们这件事情。”

     陆彩云顿了一顿,随后又问:“看村长刚刚的神情似乎不像是敷衍咱们,若是他真管住了简富仁,咱们还需要再找刘从文吗?”

     “自然是要的,王善光这一次或许会妥协,可他那贪婪的性子可就像个无底洞,要是以后再出个什么问题他不管了呢,所以还是要一劳永逸的好。”要让王善光看清了,不要乱打别的主意。

     陆彩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白给村长那一成的盈利是对是错,总觉得有种喂了狗的感觉。”

     至少喂了狗,还懂得对你摇尾乞怜,可给王善光呢,别说出屁个力气,还总是暗地里给他们找不痛快。

     真是连畜牲都不如。

     简又又的表情,明显的扭曲了一下,很快又恢复过来,天知道她白白给王善光一成的利润,得有多心痛,那可都是钱啊!

     “不让他得些好处,咱们更太平不了。”

     这就是现实,王善光哪怕只是一个村长,在云岭村那也是老大,要让他心里不痛快了,他保管能让你双倍不痛快,更何况那本就是个小人,要不给他点甜头,她在云岭村可别想安生的开作坊。

     下午没有看到简富仁再带人来闹事,简又又便猜到定是被村长叫去了,工人很太平的干了半天的活,因为外叫的工人离的远,便早早的就下了工。

     傍晚时分,王文博来到了陆家,他站在大门,对着陆母唤道:“陆大婶。”

     陆母抬头,见是王文博,一脸的惊喜:“是文博啊,你咋来了?可是你爹有啥事?”

     王文博浅浅一笑,整个人都散发着属于读书人的温和:“我找又又说点事,她在不在?”

     “在,在。”陆母连连点头,扭头对着厨房的方向大吼:“又又,又又,文博找你。”

     简又又走出厨房,手里还举着锅铲,一看便知是在做晚饭。

     容璟之在一旁砍柴,目光极不友善的瞪着王文博,这臭小子哪蹦出来的?找简又又啥事?

     王文博哪里注意得到容璟之阴冷的视线,整个目光都落在了简又又的身上,夕阳的余辉带着最后一丝红色洒在她的肩头,寻么的宁静,美好,让王文博顿时有种归属感。

     ------题外话------

     2015年的最后一天了,嗷嗷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