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42章 小鬼难缠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晋小生的两只手心被长长的戒尺打了十下,虽然没有受伤,但手心通红,执刑的时候,整个衙门上空就属他的哭声最撕心裂肺,将晋老太跟杨桃花的惨叫声都盖过了。

     晋老太跟杨桃花挨完板子,竟管背上屁股上疼的要命,却因为没人帮忙,只能两人相互搀扶着离开,而晋小生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直接被人拎去了牢房,哪怕他拼命的挣扎踢打,依旧于事无补,反而惹来捕快的恼火。

     “再不安份些,小心我让你尝尝皮肉之苦。”

     晋小生就算再小,八岁也到了懂事的年纪,更别提大牢这个地方,就算对大家伙都陌生,但却听的不少,他也不是没听过大牢里的狱卒们对犯人用刑,当即吓的脸色煞白,再也不敢闹腾了。

     晋老太跟杨桃花看着晋小生被人粗鲁的带走,又气又急又害怕,想要跟上去,却被人给拦了下来。

     “怎么,也想跟蹲一回大牢?”衙差拦住了两人,冷笑道。

     晋老太跟杨桃花吓的缩了缩脖子。

     杨桃花说:“官爷,我只是想跟过去看看我儿子,烦你行个好。”

     “赶紧的走,以为我们这里是善堂呢,想看儿子,三天后不就看见了,再啰嗦,把你一起关了。”

     晋老太跟杨桃花讪讪的闭上了嘴巴,眼睁睁的看着晋小生消失在两人眼前,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娘,咱们还是回去筹点钱打点一下,牢里那种地方哪里适合小生呆,咱们至少让小生这三天不受大罪才行。”杨桃花对晋老太说。

     晋老太不舍的看着孙子消失地方向,连连点头:“对对,不能让小生受罪,咱们这就回去。”

     简又又站在衙门门口,看着晋老太跟杨桃花一瘸一拐的离去,嘴角抿成一道凌厉的弧度,身后,容璟之略带讽刺的声音响起:

     “你说这两人以后会不会安份些?”

     他指的,自然是不敢再去找简富兰跟晋丫丫的麻烦。

     “不会。”简又又淡淡的说道。

     她这一次只是设了个套给三人一点教训罢了,可没让他们在小姑的身上吃过亏,到时候她不在县城,以晋老太睚眦必报的性格,不去找小姑麻烦才叫奇怪呢。

     “那你这回不是给你小姑惹回了大麻烦?”容璟之低头,看着简又又。

     简又又比他矮了一个头,他一低头,目光正好落在她长长的睫毛上,浓密的像是蒲扇一般,轻轻一眨,俏皮的让他心痒痒。

     话虽然这么问,但容璟之清楚,简又又不是那种冲动之人,定会给简富兰想好对策。

     简又又仰头,看着容璟之咧嘴一笑,灿烂的笑容让容璟之顿时觉得心都化了。

     “这世道,有钱能使鬼推磨,别人不敢说,而恰好我比晋家人有钱。”

     要不然,商人明明被人瞧不起,却偏偏连当官的都不敢轻易得罪了,跟谁过不去,都不会跟银子过不去。

     而这事,她也不用去收买那大喟王秦庸,不都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么。

     容璟之的剑眉轻轻一挑,眼底漫过一丝笑意,看着她自信满满洋溢着的光彩,怎么看都招人喜爱,这样的真实,是京城那些从小养尊处优,恪守规矩的千金小姐身上没有的,她们展现在人前的,往往都是虚假的一面。

     审完案子,秦庸便离开了,简又又直接走向李大:“李大哥,今天的事情多谢你了。”

     李大笑道:“我只是按规矩办事,哪里当得起你的谢。”他想简又又是谢他能在容璟之的只言片语下就能赶过来将晋小生带走。

     简又又笑道:“不管怎么说,以后还要麻烦李大哥多费点心了。”说着,简又又将那装有十二两银子的荷包塞到了李大手里:“我在县城逗留的时间不长,总也没机会请李大哥喝茶,还请李大哥别见怪。”

     李大愣了一下,随即便笑着收下了,简又又既然这么做,肯定有什么事情要拜托自己。

     “咱们也算老相识了,有什么咱们能帮的,一定帮。”

     “那晋老太曾是我小姑的婆婆,前不久刚把我小姑给休了,我不能天天呆在县里,我小姑如今住在颜记酒坊庄掌掌柜的家中,到不怕她什么,就怕日后在街上碰到了起摩擦,他日李大哥若碰上,帮忙一二。”

     简又又说道。

     既然求人办事,自然得说清楚一些,她跟李大的关系也不亲厚,还没有到不给人钱就要人办事的地步。

     李大拿着荷包,拍着胸脯道:“这不是啥大事,你就放心吧,就算不看在你的面上,我也得顾及着庄掌柜的面子,住在他家里的人若是有个什么,咱们也无法交待不是。”

     简又又点点头:“那就麻烦李大哥了。”

     她知道若是让庄掌柜来跟衙差们打声招呼,他们不可能不管,不过这事到底事关小姑,是她的家事,不能总麻烦人家庄掌柜,收留小姑跟丫丫已经对她够好的,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她还是能搞定的。

     “不麻烦。”李大笑道,心里也清楚了晋老太一家跟得又又的过节,人家都这么有诚意的拜托自己了,这件事说什么他也会放在心上的。

     回了庄掌柜的家,简富兰跟陆彩云都快急的要去找人了,哪有人买个大肠都花这么长时间的。

     “又又,丫丫,你们没事吧?”简富兰担忧的拉着晋丫丫的手,问道。

     简又又慰的一笑:“小姑,放心吧,我们没事,只是半路碰上点事,解决了一下。”

     简富兰一愣,看着晋丫丫紧抿的双唇,还有眼底那未散去的畏惧,问:“是不是跟我婆婆碰上了。”

     “小姑,是前婆婆。”简又又一本正经的看着简富兰,纠正道。

     陆彩云大惊小怪的嚷道:“不是吧,那老婆子为难你们没?有没有对丫丫做什么?”

     简富兰的心蓦地一紧,细细的打量了晋丫丫一番。

     “没有。”简又又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两人,自然没有瞒着两人,这是她故意挖的一个陷井。

     陆彩云听完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不停的拍手称快。

     “我这心情真是爽极了,早知道我就跟着你们一块去了,那场面一定很刺激。”

     简又又无语的抿了下唇,这彩云以为自己是去看大戏么。

     倒是简富兰在听完之后沉默了。

     简又又的心微微一紧:“小姑,你怪我吗?”

     简富兰霍然抬头,就见简又又那双清澈见底的黑眸之中,闪动着忐忑,似乎是怕她的责怪,怕她的不理解,简富兰的心,狠狠的被震了一下,丝丝温暖划过心头。

     她拉着简又又的手,微微一笑:“我怎会怪你,虽然一时间有点不能接受,但我清楚,你做这些,都是为了我跟丫丫,这样一个真心真意为我的侄女,我怎能忘恩负义的去责怪。”

     简又又听了这话,释然一笑。

     她知道简富兰不能轻易接受她的做法,但只要她不怪她,就够了。

     简富兰的性子,注定了她不会对晋老太,晋小生等人做什么过激的事情,否则这么多年也不会逆来顺受的过了。

     只是她也不想让简富兰的心里,存在一丁点的不舒服,于是她道:“小姑,虽然我的做法不光彩了些,但是想想当初你们被晋老太冤枉偷银子的时候,他们可有半点顾及你跟丫丫是晋家人,在晋家这么多年,但凡他们对你有一丁点的好,就不可能在小姑父过逝没多久就将你们二人逐出晋家,被夫家休离的女人日子有多难过,小姑你是最深有体会的,可晋老太可有替你们想过一丝,丫丫还是她的亲孙女,她却像对仇人一样,而我今天所做的,也不过是他们曾经对你们做的那么多里的万分之一而已,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他们也清楚的知道,被人冤枉的滋味。”

     晋丫丫摇着简富兰的手,脆脆的嗓音说道:“娘,又又姐最好了,晋小生被打,被关大牢,那是他活该。”

     说坏也好,反正她心里很痛快。

     只是本能的,对晋老太,杨桃花跟晋小生有畏惧感而已,只要见到他们三人,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陆彩云连忙附和着晋丫丫的话:“小姑,丫丫说的对,晋小生那是活该,如果他不贪这银子,又又也不能算计到他,对于这种无耻可恨之人,对他们的同情,才是对自己最大的残忍,你就是太善良了,才会被他们一直欺负,若是不改变一下,以后你独自带着丫丫生活,更不容易。”

     又又能帮的,也只是让她们的生活条件变好些而已,但简家小姑要怎么生活,那就是她自己的事情了,若是一味的懦弱避让,只会是换个地方重新过回以前的日子。

     若是她自己不强大起来,又又做再多,替她再报复晋老太,也于事无补。

     “又又,小姑知道,给小姑一点时间。”简富兰不是那种死心眼的人,简又又为她跟丫丫做的,她都看在眼里,连自己的亲哥哥亲姐姐都不管她的死活了,也只有这个跟简家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的简又又在她最困难最走投无路的时候拉了她一把,这份恩情,简富兰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报不完。

     简又又会心一笑:“小姑,只要你能想明白最好。”

     她不要求简富兰以后改变成要对晋老太等人耍手段,只要不再盲目的被人欺负也不还手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