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51章 你有良心,自己去救啊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一个陌生男人的小插曲根本不被简又又放在心上,倒是季老神情凝重的将容璟之拉到了外面僻静的地方“沟通”去了。

     “那小子是来找你回京的吧,你要滚赶紧滚,别在这里碍手碍脚的。”

     说的那是个一脸的嫌弃。

     容璟之俊脸一沉,瞪着季老:“死老头子,我是走是留关你屁事,碍你什么了?”

     “看着就是一脸的蠢相,也不知道脑子灵不灵光,万一暴光了我的身份我还能留在陆家吗?”

     虽然找孙女在哪里找都是一样的,但是简家丫头那手艺可不是人人都会的,尤其是那酿的一手好酒。

     这么一想,季老还不忘咽了咽口水,惹来容璟之的一阵鄙夷。

     不过心却难得认同了季老的话,那就是木有的确是一脸蠢相,刚刚差点就露馅了。

     “哪那么多废话,爷知道怎么做。”容璟之不耐烦的蹙了蹙眉,说道。

     看样子他的确得找个时间找木有跟他好好交待一下,现在还不是暴露身份的时候,他还不想离开陆家,管木有来有天大的事。

     别下一回再出现在陆家,可就没那么好找理由了,简又又偶尔会有点犯迷糊,但该精明的时候绝对叫人不容小觑。

     从秦诏跟颜明玉等人走后,云岭村里都在议论着上午发生的事情,吃过午饭,王文博便出现在了陆家门口,简又又听到王文博找自己,眸色暗了暗,走了出去。

     这王文博难道是来找自己秋后算账的?毕竟王善光不知道自己早已对他的决定一清二楚,但王文博是知道,以他的聪慧,若是动动脑子,也不难猜出这是自己一手安排的。

     “王大哥。”简又又对着门口如玉般的少爷红唇轻启,唤道。

     王文博看着简又又,俊脸微微一红,手都有点不知道该往哪里摆,少女清澈的黑眸一瞬不瞬的望着自己,中午的太阳有点炙热,王文博都觉得自己有点呼吸不畅了。

     直到简又又以连续唤了几遍,王文博才收回游走的思绪。

     “又又,你没事吧?”

     “恩?!”简又又一愣,有点跟不上他的思维。

     不是来质问我的?

     简又又看着王文博,美眸轻轻眨了眨,一脸的疑惑,这样懵懂的模样,甚是怜人,让王文博好几次都差点没控制住自己的手摸上她的脑袋。

     夏日的阳光洒在她的脑袋上,枯黄的头发越发的黄了,却说不出的柔和。

     “我刚回来,听说简四叔又去作坊闹事了,这一回还把县太爷的少爷给伤了,不管怎么说,县太爷的少爷是在你的作坊受的伤,你有没有受到牵连?”

     王文博漆黑的瞳眸里满是关切之情,让简又又有片刻的怔愣,随即摇头道:“多谢王大哥关心,我没事,这件事并没有影响到我,反而替我解决了大麻烦。”

     “恩。”王文博抿了抿唇,眼底快速闪过一缕幽光:“原先还担心我爹会给你施压,这下好了,简四叔也不敢再来作坊闹事了。”

     伤了县太爷的儿子,就这一条罪就够简富仁喝一壶的了,不死也得脱一层皮下来。

     “是啊。”简又又明眸皓齿,笑容灿烂,看不出任何异样,既然王文博不说明,那她也就装傻好了,毕竟她算计的那个人,可是他爹。

     不过如今没有证据,就算王文博说什么,也不能把她如何。

     若是王文博不挑破,那她也会万分感谢的。

     王文博淡淡一笑,没有再说什么,便跟简又又告辞离开了。

     既然又又不愿意告诉自己,他也没有什么资格去要求她一定要对自己诚实,不管如何,她没事就好,毕竟这事,自己也不赞成爹的做法,如今爹没事,反而还是又又说替他澄清,所以无论如何,王文博都无法去怪简又又的做法。

     衙差押着简富仁等人去了衙门,秦庸一听是自己的宝贝儿子被这些人给伤了,勃然大怒,直接将人拉下去一人打了六十板子,关入大牢,也没说什么时候把人放出来,大有不消气不放人的意思。

     本来,简富仁等人坐牢那是不用问的,可被打了板子再送去牢里,这后果可就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秦庸在气头上,又怎么会给这些人请大夫救治,没要了他们的命都算他仁慈了,这儿子可是他的宝贝,就算智商不足,那也是他娘子辛苦替他生下来的,疼都来不急,这些人真是吃豹子胆了敢伤他。

     而这些人中,刘从文是早就得到简又又特殊照顾的,所以挨板子的时候衙差也是受了颜明玉的意思,并没有对他怎么样,而是把这些人分开执刑,装个样子叫唤几声就成。

     虽说是县太爷发话,但这打不打,怎么打,秦庸又不当场看着,这还不是衙差们说了算的。

     但是为了做足全套的戏,刘从文还是得在牢里呆几天,等过段日子,自然会被人放出来了。

     刘从文本不乐意,觉得自己吃大亏了,但是却听颜明说简又又会答应给他双倍的银子,咬了咬牙,应了下来,反正就是换个地方住住,比起简富仁等人,自己不要太舒服,呆个几天就有银子到手,何乐而不为。

     而简富仁等人被抓走的当天下午,孙氏便着自己的两个弟媳妇哭着上了陆家的门,对着简又又一抹鼻涕一把眼泪好不凄惨。

     “又又啊,怎么说咱们也做了十五年的亲戚,你不能翻脸不认人啊。”

     简又又双眸一凛:“简四婶这话我可就听不懂了,我翻脸不认谁了?”

     一旁,孙家的两个媳妇悄悄拉了拉孙氏的袖子,示意她放低姿态,如今她们可是来求人的,不是来质问的。

     孙氏眼底闪过一抹愤恨,强压住了内心的不甘,哭道:“又又,你别生气,是四婶说错话了,我的意思是富仁好歹是你四叔,你看在过去的情份上帮帮他吧,这被衙差带走了,县太爷如何能饶了他。”

     阿呸,什么过去的情份,对简富贵跟崔氏她都没有半点的情份,这简富仁又是哪里冒出来的情份,她没有狠狠的踩上一脚就不错了。

     “简四婶也会说县太爷不能轻饶了他,我又怎么帮得上忙,难不成我酿个酒还能大过县太爷去?”

     孙氏的脸色一僵,被简又又反驳的说不出一个字来。

     孙家媳妇当中的一个这时开口道:“这话也不能这么说,你不是跟那颜家少爷认识吗?你拖他去衙门求个情,县太爷看在他的面子上指不定就能放了我家相公呢。”

     这两人对孙氏心里此刻是有些怨恨的,若不是简富仁找上她两的相公,非得要抢这简又又作坊的承包的活,又怎么能伤了县太爷的儿子,得罪了县太爷呢。

     只是眼下并不是起内哄责怪的时候,得先把人救出来才行。

     简又又淡漠的眸子扫了那说话的媳妇一眼:“这位大婶,你凭什么认为颜少爷会卖我的面子?这受伤的人是秦大人的儿子,颜少爷又凭什么为了我去得罪县太爷呢?别忘了,我的作坊差点不能早日完工耽误了酿酒的时间,那颜少爷可是心里不痛快着呢。”

     这三人疯了不成,就算这事不是她主导的,她们哪来的自信,自己会为了一个让她心里不痛快的简富仁跟孙家兄弟而要去求人办事。

     “你们的忙我帮不上,要求去求县太爷吧。”

     孙氏脸色一狠,骂道:“简又又,你个贱人,你还有没有良心,你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你四叔死在牢里吗?”

     “孙氏,我叫你一声简四婶,别给脸不要脸,谁是我四叔,是我四叔会做出天天给我添堵的事情吗?是我四叔会天天来我的作坊闹事让我不能正常开工?他得罪的是县太爷,关我什么事,你有良心,你自己去救啊。”

     简又又一瞬不瞬的看着孙氏,黑眸之中迸射出森森寒意,直将人冻得瑟瑟发抖,孙氏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面露惧色。

     孙氏稳住了心神,忽地扬手,眼见那一巴掌就要落下,简又又抬手捏住了她的手腕,目光阴冷至极:“简四叔的教训看来简四婶体会的还不够深刻,要不要我也把你送去衙门,让你们夫妻团聚共同体验一下。”

     威胁的话让孙氏脸上的血色刷的一下尽褪。

     若是简又又现在把自己送去衙门,以县太爷正在气头上的性子自己绝对没有任何解释的机会,更重要的是,村长会举双手赞同简又又的行为,而且说不定还会叫村民帮简又又把她送去衙门。

     孙氏打了个寒颤,看着简又又的眼底是深深的忌惮。

     孙家的两个媳妇也被简又又凌厉的气势给震摄到了,忙拉着孙氏灰溜溜的离开。

     傍晚,张虎带着张家姐弟回来了,驴车上放着满满的几筐青梅。

     张悦一边搬着青梅,一边对着简又又说道:“钱溪庄山上的青梅已经全部摘光了,又又,我们摘的这么多青梅够吗?”

     “放心吧,我在咱们村的云岭山上也发现了青梅林,而且面积很大,等作坊建好,怕是要你们帮忙去摘了。”

     那一片青梅林在山的较里面,村民们几乎没人会进去,而且简又又没有大肆宣扬出去,所以知道这事的人,并没有几个。

     张悦听了简又又这事,黑眸微微一亮,欣喜道:“真的?”

     “恩。”

     “又又你可真厉害,村里生活了这么多年的长辈都不知道云岭山上还有青梅林,没想你找到了。”

     简又又笑了笑:“无意间遇上的,在山的里面,不太好找。”

     现在作坊还没有建好,他们从钱溪庄摘来的青梅都还需要放一半在张虎家,如果再摘,怕是更没有地方放了。

     好在青梅还要一段时间才会凋落,等作坊建好之后,便有地方大批量酿制青梅酒了。

     顿了顿,简又又继续道:“到时候你们帮我摘青梅,价格还是按照现在的算,也帮我多找一些实诚的人帮忙。”

     张莺听罢,脸色微红,格外不好意思,正想说不收简又又的钱,纯粹帮忙了,张悦兴致勃勃的抢先说道:“没问题,找人手的事情就包在我们身上了,肯定都是踏实肯干的。”

     大姐就是太矫情,虽然她也觉得不好意思收又又的钱,可是以他们家的境况,若是他们姐弟不趁着有又又的帮衬帮着赚钱的话,大姐何时才能嫁的出去啊。

     而且又又的意思,便也是想着帮衬他们,如此真心诚意,若是过于矫情,未免太见外了,她想跟又又亲近一些。

     简又又看着张悦眼底悄然绽放的一抹流光,抿唇笑了笑,这姐弟四人之中,张悦年龄跟自己一般大,性格又活泼俏皮,的确很谈的来。

     这时,张天瑞扭头看着简又又忽然问道:“又又姐,你明天要去县城吗?”

     “去啊。”明天还得做些好吃的去慰劳慰劳小屁孩,毕竟他可是帮了自己大忙。

     一想到秦诏,简又又心底软了一片,虽然她如今只有十五岁的年纪,可她却实实在在的活了二十五年,面对一个十岁的漂亮的萌娃,又爱粘着她,实在不能不喜欢。

     张天瑞的眼睛狠狠的一亮:“我能搭你的车一块去吗?上一回七巧节我都没有机会去县城。”

     说着,有些哀怨的嘟起了小嘴。

     张悦想了想,回头看向张莺跟张倩,道:“大姐,三妹,咱们一块去吧,也顺带给家里添点东西回来。”

     以前自己手里是没钱,什么都买不了,可如今他们姐弟几人也赚了不少的私房钱,她相信,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大家的衣服都好几年没有换过了,他们也能扯些布回来做新衣裳。

     张莺这回到是没有犹豫的,点头应道,脸上也满是期待。

     果然,不管古代还是现代,对于逛街买东西,是个女人都抗拒不了。

     张倩则跟张天瑞两人凑在一起兴奋的讨论该买什么东西回来了。

     简又又点头应道:“没问题。”

     ……

     张虎不用再去钱溪庄收青梅,于是整个人也空闲了下来,跟着简又又几人一并去了县城,容璟之一到县城,便找借口离开了,简又又眉头轻轻皱了皱,并没有多问什么,反正张虎也会赶车。

     容璟之离开,自然是去找木有了。

     而简又又则去了秦府,把人送到之后,除了简又又其余人是进不去秦府的,于是张虎赶着骡车便离开,带着张家姐弟去采买东西,陆彩云也跟随在旁。

     简又又带了刚做好的苹果泥,还有晒干的香肠,秦夫人似乎对昨天的红烧大肠有点排斥,但这自己晒制的香肠可是特别的,大不了她不说这是用什么做的就成,反正秦诏应该会喜欢的。

     看门的护卫认得简又又,殷切的跟她打着招呼。

     “简姑娘好。”

     简又又回以浅浅一笑:“请问秦少爷在吗?”

     “在,简姑娘里面请,我这就去回禀少爷。”

     走进秦府,因为简又又不是来做菜的,于是丫环将她带到了花厅等候。

     没多久,便听到秦诏欢呼雀跃的嗓音:“又又,你来啦……”

     话音刚落,便看到穿着锦衣玉带的秦诏张着双臂向自己扑来,在快要碰触到自己时便被一声咳嗽声给制止了。

     “宝宝,忘了娘跟你说的了么?”

     简又又也才十五岁,他这样抱过去,人家姑娘要不要名声了。

     秦诏可怜的撇撇嘴,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简又又,说不出的欣喜:“又又,你特意来看人家的是吗?”

     “恩,还给你带了好吃的,专门来谢谢你昨天的出手相助,没有受伤吧?”顿了一顿,她看向身后一并前来的秦夫人,屈膝行了个礼:“秦夫人好。”

     秦夫人嘴角微扬:“不必多礼,简姑娘请坐。”

     说着,秦夫人拉着秦诏往主位上坐去,简又又犹豫了下,坐在下首。

     秦诏眼珠子转了转,跑到了简又又的身侧坐下,一脸期待的看着简又又:“又又,你给我带的什么好吃的?”

     一提到吃,秦诏的两眼就不停的发亮。

     简又又将食盒递给一旁的丫环,秦诏迫不急待的便要吃。

     见秦诏的心思不在她的问题之上,简又又想了想,问秦夫人:“秦夫人,秦少爷昨天回来无大碍吧?”

     秦诏能被颜明玉带来云岭村,秦夫人肯定是同意了的。

     “放心吧,没事,就弄脏了衣服跟脸,倒叫你担心了,今个还专门跑来看他。”

     “没事就好。”亲耳听到秦夫人的确认,简又又大松一口气:“昨天多亏了秦少爷,我解决了一个大麻烦,那个……”简又又话到一半,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秦夫人,见对方脸上依旧温婉浅笑,深吸了一口气,才道:“秦夫人,我并未有利用秦少爷的心。”

     如果说县太爷庸碌无为,但这秦夫人可不是蠢货,毕竟内宅若没有一个贤内助,秦庸的县太爷之位也不可能坐的这么稳,明明是个爱财的人,却并未成为十恶不赦的大贪官,这里面,简又又敢保证绝对有秦夫人的耳提面命。

     ------题外话------

     昨天摔了一跤,大庭广众,嘤嘤嘤,丢屎人捏,幸亏娃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