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60章 有钱人的世界穷人不懂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阴冷嗜血的光芒自容璟之的眼底溢出,让崔氏整个人吓的僵在了当场,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不断颤抖的手泄露了她的恐惧。

     不只崔氏,在场的人几乎都被容璟之这突然散发出来的凌厉威严而震慑道。

     “你……你……你……”

     崔氏哆嗦着双唇,想要说什么狠话,却发现自己竟吓的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容璟之将简又又护在身后,往前走了一步,而这一举动,却让崔氏吓的尖叫一声,往后大大退了三步,一脸惊恐的看着眼前俊美又令人畏惧的男人:“你别过来……”

     容璟之向来在陆家默默无闻,云岭村的人只知道陆家的舅老爷不好惹,而今天倒是刷新了他们的三观,这季容大不声不响一副病歪歪的模样,看样子也不比那舅老爷好欺负啊。

     “滚……”

     清冷的嗓音自容璟之的嘴里溢出,冷若冰霜,让人生生的打了个寒颤。

     崔氏愣了一下,哪怕眼底是浓浓的不甘跟愤恨,却在听到容璟之的话后像只受惊的小鹿似转身就跑,那速度,活似身后有人再追似的。

     无人查觉,他盯着崔氏的背影,深邃的眸底深处闪烁着一道诡异的光芒。

     简又又被容璟之的气势所摄,有片刻的怔愣,回神之后忍不住看着逃也似的离开的崔氏砸了砸舌。

     什么时候季容大这么牛逼了?

     瞧把崔氏吓的,那模样就跟见了鬼似的,这可比搬出季爷爷还好使。

     容璟之一回头,对上的就是简又又那错愕中带着些小激动,激动中带着些小崇的眼神,眼中的戾气瞬间烟消云散了,觉得整个人都圆满了,脸上的神情变得柔和了起来。

     简单看着崔氏离开,没有大吵大闹弄出不可收拾的后果,虽然自家娘被容璟之打了一巴掌,身为儿子的他心里不好受,但也明白自个的娘是什么性子,而且那一巴掌,容璟之也不是无理取闹的打,实在是娘说的话太难听了。

     “又又……我……”

     简单内疚的看着简又又,眉头轻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简又又对他露出一抹释然的笑容,道:“大哥,你是你,简三婶是简三婶,你不必放在心上,不过简三婶如今知道你在作坊干活,怕是不会允许的,若实在为难,你还是在家好好温书,至于那一两银子,你我是兄妹,不用那么见外。”

     对简单,她可以大方。

     但对于简家的其他人,想要从她这里拿走一个铜板都是不可能的。

     简单神情微微动容,心里说不出的感动跟温馨,目光坚定的道:“我会跟娘说清楚的,我想留下来干活。”

     只要又又不嫌弃他笨手笨脚容易给他添乱,他也想做个有担当的男人,以前只是一味的读书,都忽视了身为男人除了读书以外还应该承担的事情。

     比如家庭的责任。

     简又又见简单坚持的模样,浅浅一笑,并没有再说什么。

     唔,只要不变得跟崔氏一样就行,对于简单,简又又就像真的对自己的亲大哥一样看待。

     “不过大哥,有些事我得说明,你也跟简三婶说说清楚,否则别怪我到时候翻脸不认人……简三婶若是真要来闹事,就让她想想简四叔的下场,不只只是伤了县太爷的公子才会得罪县太爷,当初颜少爷的话想必大家都听见了,若耽搁了工期影响了他的生意,他同样不会善罢甘休。”

     这话本来是要亲自警告想要闹事的崔氏的,只不过容璟之冲在了前头。

     还因为崔氏骂她的一句“贱人”而不客气的扇了她一巴掌,那种盛气凌人的气摄,让她恍惚有种季容大不是凡人的感觉。

     想到此,简又又的心里划过一抹异样,一种被人保护着的感觉,有丝丝的甜蜜。

     简单跟简又又说了一声,便急匆匆的回去了,他得说服了娘,不让她来闹事的同时,也让她答应自己来又又的作坊干活。

     简单离开后,简又又一抬头,就看见容璟之在发愣,微扬的嘴角怎么看都有点傻兮兮的,不由得抿了抿唇,忽的,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对容璟之说道:“季容大,你打了崔氏一巴掌算是惩罚她了,可别让你爷爷半夜潜入人家家里把她揍成猪头脸半年下不来床。”

     这揍人的人,自然就是季老了。

     容璟之嘴角抽搐了一下,他要教训人,用得着请那老头子出手么?

     “那老女人欠收拾。”意思显然不想轻易饶了崔氏,容璟之都想好了,自己不方便出手,木有不是来了宏沛县么,有属下不用,他傻呀。

     简又又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欠收拾那你也收拾过了。”崔氏那人除了会逞嘴皮子功夫也耍不了什么横,不说他们简家曾经救下原身的命是事实,就看在简单的份上,该教训教训,事后再把人揍一顿的事情还是算了,在没有触及到她的底线之前,简又又并不想让简单夹在中间两面为难。

     看着少女认真的神情,容璟之忽地一脸的幽怨,这丫头不是睚眦必报的么,怎么遇上简家人,就心软了呢?

     其实简又又想的很简单,同一种法子用多了,难保会露出马脚,云岭村里接二连三有人被人半夜里痛打一顿,再笨的人也能查觉到异样了,到时候住在陆家的季老爷孙两做为外来人,怕是被第一个怀疑的对象。

     有的时候,同一种法子用几次不要紧,要是回回都用,那无疑是把自己暴露在别人面前。

     崔氏如今只是逞嘴上功夫,耍耍狠,还未触及到她的底线。

     简富仁触及了她的底线,她可以毫不犹豫的马人送去牢里,是生是死她不在乎。

     崔氏,她该感谢有简单这么一个儿子。

     但若哪一天崔氏真惹怒了她,自己也是绝不手软的。

     既然简又又开了口,容璟之自然把心里刚冒出来的念头给掐灭了,算那老女人走运,若简又又不说这话,他保证不出三天,崔氏的尸体会出现在云岭村的村头。

     敢欺负他的女人,找死呢嘛!

     唔……他的女人……

     容璟之舔着唇,回味着这几个字,一脸的餍足表情,眼睛的里亮光耀眼夺目。

     简又又狐疑的看了眼容璟之,实在想不通这男人一会一个表情是几个意思。

     ……

     简又又不知道简单是怎么跟崔氏说的,又是怎么说服的崔氏,只见他第二天春风满面的来了作坊,腋窝下还夹了一本书,脸上扬溢着温暖的笑容。

     “又又。”不知是不是因为说服了崔氏,自己能来作坊干活,简单整个人看上去都很开心。

     简又又笑着应道:“大哥。”

     “我跟我娘说清楚了,她不会再来作坊,也不会闹事的。

     简又又点头,恩了一声。

     对于崔氏的事情,她一点也不感兴趣,只要不犯到她的头上来,她可以无视。

     工人陆陆续续的来了,每个人见了简又又都很有礼貌的跟她打招呼,简又又一一笑着回应。

     忽然,远处一名青衫少年向这里奔跑而来:“又又……”

     简又又回头,那人已经跑到了简又又的面前:“文博大哥,你咋来了?是不是村长大叔有事找我?”

     王文博的额头上,因为奔跑而布满了汗水,夏天的早晨,还是很热的,王文博看着面前的少女,微笑着眯起了眼:“不是,我来找你。”

     “恩?有啥事吗?”

     对王文博,简又又还是有些好感的,至少他是个君子,也曾对她有过帮助。

     “你这里还缺不缺人,我也来干活。”

     “啊?”简又又愣愣的张大了嘴巴,似乎村长家是不缺钱的吧?

     而且这王文博也应该知道,她这作坊,可是到了年底会给他们家一成的红利,还用得着王文博出来打工赚钱?

     跟真正的富家子比起来,王文博或许算不得什么,但在云岭村,他可是正儿八经的富二代啊……

     这有钱人家的想法,真不是她这种穷人能理解的。

     看着简又又惊愕的神情,王文博的眼底闪过不自然的神情。

     轻咳了一声,他如清泉般的嗓音轻轻响起:“那个……简单大哥也在这里一边读书一边干活,我觉得更能把书上的知识跟生活结合在一起,理解起来肯定不一样,大家都是一块赶考的,我有不懂的,还能向简单大哥请教一下。”

     又又虽然厌恶简家,跟简家断绝了关系,但是却认简单这个大哥的,既然是又又的大哥,那就是自己的大哥,跟大哥打好关系也是很有必要的。

     简又又愣愣的看着王文博头头是道的话,顿时找不出什么来反驳:“那……村长大叔跟大婶同意吗?”

     王文博的眼睛随着简又又的话蓦的一亮,笑道:“放心吧,我爹很支持。”

     虽然娘在家里不停的闹腾,但有爹的警告,娘不敢像简三婶一样来作坊闹事。

     毕竟,爹可多少欠着又又的人情,而且若是有谁去作坊那闹事,颜记酒坊的颜少爷可不会轻饶了去。

     而且自己也跟爹娘保证了,这次考试,自己一定会中举的。

     见王文博这么说,简又又也不反对,多一个人多一份力,作坊才能早日建成。

     ------题外话------

     我是吉祥的存稿君,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