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61章 猪鼻子插葱,装蒜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随着简单跟王文博的加入,简又又发现,每天都会看见简洁跟王玉瑶的身影,美名其曰是来看自家大哥,有没有被自己给虐待。

     这话听得简又又无语的嘴角直抽,最后直接选择无视。

     王玉瑶或许是真的来关心王文博,而简洁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偶尔给简单送吃的喝的,却殷切的往王文博身边凑。

     不管崔氏心里有多么的扭屈,村长夫人有多么怨愤,都不敢轻易的出现在作坊这边,更不敢去闹事,毕竟,简富仁的教训还在眼前,这个时候谁也没事去触这个眉头。

     简又又的酿酒作坊顺利建成,已是八月底,天气依旧炎热,但却没有了三伏天的闷与燥。

     上梁是件大事情,几乎轰动了整个云岭村,大家都挤在了作坊里,稀奇的看着眼前这个在云岭村来说最大的屋子,虽然还没有盖屋顶,但却让人啧啧称羡。

     云岭村,可没有谁家有这么大的屋子。

     而这个作坊,还是只属于一个人的。

     上梁这天,简又又要办酒,请村里的人吃饭,热闹一下,这可是云岭村从未有过的大喜事。

     因为天热,菜没有办法提前准备好,都是一大清早,村里的人帮忙准备的。

     钱氏拿了好几个大南瓜来,张老太跟她的媳妇带着张莺姐弟几个也送了不少的蔬菜,聂春花也不落人后的把自家种的上好的蔬菜挑了几篮子,早早的过来帮忙。

     李屠夫知道简又又的作坊今天上梁,天不停就起来杀猪,应简又又的要求,送来了一整头的猪,简又又热情的邀李屠夫留下吃饭,李屠夫本不愿意,自己又不是他们村的人,也没有功劳,咋好意思留下来吃饭呢。

     “李大叔,这猪肉怎么切,从哪下手你最拿手,就当留下来帮帮。”简又又双手合十,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让李屠夫不好意思开口拒绝。

     “成……那我就留下来。”李屠夫笑着应道,心里暖暖的。

     赵顺等人则都下河去了,捕捉最新鲜的鱼,还有龙虾。

     不少妇人们都自带桌椅板凳家伙事前来帮忙,每个人的脸上都堆着小心翼翼又讨好的笑容,眸光闪烁,心里震惊的同时,却不得不感叹,这才多久,简又又竟能拥有这么一大间的作坊。

     对于前来帮忙的人,简又又自然是笑脸相迎,不管他们对自己是怎么看的,都住同一个村,简又又自然希望大家能和睦共处。

     “多谢各位婶子嫂子来帮忙了。”简又又站在门口,笑着对人说道。

     这般的彬彬有礼,瞬间让不少人感觉心里舒坦极了,脸上的笑容也更真了几分。

     “谢啥,这都是咱们应该的。”

     不说这简又又如何出息了,她们讨好都来不急,就说今天上梁办的酒席,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她们可是瞧见了一整只猪,这样的大手笔,人家娶媳妇也未必会有,听说这一只猪会全部做成菜给大家伙吃。

     长久没有开过荤,对他们来说是极大的诱惑,就冲这好吃的,也得积极来帮忙。

     既然宴请云岭村的村民,自然少不了简家人跟方家人。

     这梁子结的最大的,也莫过于方家跟简家了,只是人家顶着来帮忙的名号,简又又总不能把人给扫出去,好歹今天是她作坊上梁的大喜日子,不能这么晦气。

     人有见到崔氏跟牛氏,脸色不由得变了变,想到当初在村口简又又拿刀砍人的景象,还有崔氏把人赶出家门事后又恬不知耻的要银子的举动,眼中满是嘲讽。

     “方家嫂子,这身子看来是养好了,我还以为来不了呢。”干活的其中一位妇人讥讽的声音响起。

     牛氏瞪了那妇人一眼:“我身子好不好要你管,这作坊上梁请全村人吃酒席,你来得,我为啥来不得。”

     说着,她眼睛四处瞄着,心里是浓浓的嫉妒,这得多少亩地啊,这死丫头还真是能耐了啊。

     妇人被她呛了一句,呐呐的抿了抿唇,不敢再多说什么,就怕惹到了这牛氏,在作坊里撒起泼来,到时候她也捞不着好。

     只小声的跟一旁人交流着:“我看她那样是准备来吃白食的。”

     “可不是,什么东西都没带来,也不说过来帮帮忙。”

     “别说她,你们没看见另一个人也像主子似的指手画脚么?”

     听她这么一说,众人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果见不远处的崔氏,正昂手挺胸的指着工人们干活,活像这作坊是她的一样。

     而身为正主的简又又,倒是忙碌的摘菜,洗菜,准备材料。

     “真以为又又还是她闺女呢,倒是不客气的端起架子了。”

     “唉,咱们少说两句吧,又又都没说啥呢,咱们多说了反而多嘴了。”

     崔氏指使着工人干活,顿生一股优越感,好像自己当起了老太太,家里奴仆成群,一转眼,看见了四处溜达的牛氏,眼底闪过一丝厌恶,走了过去,指着她的鼻子便骂:“我说牛氏,你不干活在这溜达啥呢?”

     牛氏没好气的扫了崔氏一眼,一把挥开她的手:“关你屁事,给我让开。”

     崔氏的火气蹭的一下子冒了上来,叉着腰就骂:“你让谁让开呢,不干活给我滚,你以为这是你家啊,坐着等吃就行,再说了,我可没请你来。”

     “这不是我家,难不成是你家?别猪鼻子插葱,装蒜,简又又请你来了吗?”牛氏冷笑的看着崔氏,眼里满是嘲讽。

     这简又又不说话,崔氏还真当是自己家了。

     崔氏顿时像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猫跳了起来,骂道:“你个老贱人,说谁装蒜呢,简又又是我闺女,这作坊就是我家的,有本事你也养个闺女去啊,养了三个儿子有啥用,一个比一个无能,哪里像我们家简单,马上就是举人老爷了。”

     牛氏随着崔氏的话,脸色不断的变幻,就算想反驳,也被她最后一句话给堵的说不出一个字。

     简单在云岭村,跟村长家的儿子同样出名,会读书,是个秀才。

     而她家的二儿子却考了这么多年也没中个秀才的头衔,这才被崔氏拿来嘲笑。

     突然,简又又冰冷的嗓音乍然响起。

     “想吵架?别脏了我的地方,给我出去。”

     妈的,她们来了也就算了,安安份份的自己可以忍了,当做无视,今天是个好日子,自己可不想美好的心情被人给破坏了,偏这两人不给她安生,刚进门没多久呢,就掐起来,当她的作坊是什么地方?

     “是她先挑的事,要出去也是她出去。”牛氏指着崔氏仰着脖子说道。

     崔氏不客气的反击道:“是你自己站着不干活,想白吃白喝,我说你有错吗?”

     简又又看着又吵起来的两人牙根紧咬,正要怒吼,却听一旁响起一道轻蔑的嘲笑声:“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么不要脸的,把人闺女赶出了家门,这会倒是口口声声说是自己闺女,自己的作坊了。”

     崔氏一听这声音,立即愤怒的扭头,一双狭长的眸子充满了怒火:“臭婊子,你说谁不要脸呢。”

     说话之人,正是陈老二媳妇,她正撸着袖子把大家拿出来的碗盘清洗,听到崔氏的话,一甩手上的抹布,怒气冲冲的骂道:“你才是婊子呢,老婊子生了个小婊子。”

     陈老二媳妇这话,连简洁一块骂进去了。

     崔氏嗷一嗓子,就要冲上去跟陈老二媳妇干架。

     “我跟你拼了……”

     陈老二媳妇呸了一声:“谁怕谁啊。”

     说着,手一抓,就揪着崔氏的着头发打了起来,噼里啪啦的巴掌声不断,一旁干活的人被突然的情景给吓懵了,回过神来忙去拉架。

     牛氏反而双手环胸,在一旁兴灾乐祸的笑着。

     陈老二媳妇的泼辣在云岭村是数一数二的,打起架来也是不要命的,这横的,就怕不要命的,牛氏自认不是陈老二媳妇的对手。

     崔氏只是一股火气冲脑,压根不是陈老二媳妇的对手,加上旁边拉架的人,陈老二媳妇没遭她一点毒手,反而她却被陈老二媳妇扇了好几巴掌,头发更是扯断了不少,披头散发好不狼狈。

     “娘,你这是做啥?”简单匆匆的跑来,将崔氏跟陈老二媳妇给拉开,问。

     崔氏的嘴角溢出一丝血渍,双眼通红的瞪着陈老二媳妇,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刮了去,她打开简单拉着她的手:“你放开,今天我不撕了这老贱人的嘴,我就不姓崔。”

     简又又俏脸一沉,见陆彩云拿着菜刀跑过来紧张的问出了什么事,眸光一凛,拿过菜刀大步走了上去,在崔氏跟陈老二媳妇再次打起来之前手一横,一把泛着寒光的菜刀挡在了两人的中间。

     崔氏吓的脸色一白,忙止住了脚步,火气还在不断的往上冲,见简又又拿着刀差点伤到了自己,更是破口就骂:“你作死啊,拿刀是要砍死谁。”

     她眼珠子大瞪,气到不行。

     简又又冷眼睨着崔氏,冰冷的嗓音像是寒冬飘下来的雪花:“出去。”

     幸亏简洁不在这里,要是被她听到陈老二媳妇这么骂她,怕是早就像疯子一样扑上去了,完全跟崔氏一个德行,果然什么样的娘教出什么样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