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163章 公平竞争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又又跟你可不一样小心眼,大家都是一家人,她肯定不会嫌礼少的。”简富珍身旁的丁立正笑着附和道,努力跟简又又拉近关系。

     丁立正是丁怀村人,简富珍的丈夫,一张倒三角的脸上,满是算计的跟谄媚,眼中的精光闪烁,让感觉很不舒服。

     简又又抿了抿唇,并没有回应。

     现在会说是一家人了,曾经真的是一家人的时候,还不是只把她当奴隶使唤,在简家,除了简单给过她亲情,也就小姑简富兰让她感受到了温情。

     不想跟简富珍多说,简又又将目光放向了别处,就看到门口处,简富兰拉着丫丫匆匆走来,两个人似乎走的很急,额头上满是汗水。

     简富珍一直拉着简又又的手,忽然就见简又又用力的甩开自己的手,往门口走去。

     “小姑,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简富珍的手里抱着两匹布,跟颜明玉拿来的料子是不能比了,但绝对比乡下人穿的料子要好。

     “我们租的那辆牛车到半路车咕噜卡在沟里了,怎么样,上梁了吗?”简富珍大口喘着气,问。

     她跟丫丫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赶过来了,要是错过了上梁的吉时,那就太可惜了。

     “还没有,小姑。”

     “那就好,那就好。”简富珍大大的松了口气,喘了几口气,将手里的布料递给简又又:“小姑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这两匹布料希望你喜欢。”

     简又又笑着收下:“谢谢小姑,一路走来累坏了吧,快带丫丫坐着歇会。”

     “暧,好。”

     一旁,简富珍跟周氏凑在一起,看着简富兰跟简又又亲厚的模样,忍不住道:“大嫂,富兰不是被晋家赶出来了吗?就晋老太那德行,会给富兰银子?你说她哪来钱买布料,我瞧着那料子也不便宜啊。”

     说着,简富珍的心里不断的冒酸气,简富兰按说现在应该过的很凄惨才是,怎么她瞧着红光满面,日子过的似乎很如意呢?

     周氏眯着眼,也是一脸的不解:“谁知道呢?不过看起来简又又跟她的关系很好。”面对他们时,简又又的表情可是生疏的很,可面对简富兰时,那真的是完全当自己人一样啊。

     周氏心里不是滋味,他们家在村里算是过的最好的,搬去了县城,自家夫君又是在县太爷身边做事,面子比起村长来也要高上一些,简又又建这作坊,按说应该跟他们家关系更好一点,到时候在县太爷面前,还不是得靠着她家当家的帮她美言几句。

     吉时到,上梁。

     简又又将早就准备好的大公鸡从笼子里拎了出来,用斧头将鸡头砍下,取“福”和“吉”意,红红的鸡血涂在大梁上,再将一个红红的布包绑在梁上面,那里面有花生,红枣,瓜子,埋头等东西。

     几个力气大的汉子抬着梁,一边高喊着“大喜大利”,一边把梁在屋子最顶上放下,然后再把中间绑着的红色包裹解下来,底下等候着的小孩子们见状蜂拥而上,争抢着里面的东西。

     鞭炮噼里啪啦的响起,热闹不已。

     作坊的大门贴着喜庆的对联,上完梁,简又又便跟村里的妇人们忙碌着准备酒席。

     龙虾是简又又亲自动手做的,因为今天人多,做香辣小龙虾有点费劲了,于是简又又做成了清水龙虾,步骤简单,口味清淡,而且另外配了酱料,喜欢口味重一些的可以蘸着酱料吃。

     鱼的腥味去掉之后,便让村里菜饭好的妇人们帮忙。

     赵顺的媳妇钱氏将南瓜一半做成了南瓜酒酿汤圆,另一半简又双做成了南瓜饼,当饭后甜点。

     一张张果子摆在了作坊面前的空地之上,乱石杂草都清理干净了,简又又准备在外面建一道围墙,把作坊圈在里面。

     忽然,简洁走到简又又身侧:“简又又……”

     简又又正在做龙虾,听到简洁的叫唤,头也不抬的问:“什么事?”

     “你凭什么把我娘赶出去?”简洁怒气冲冲的问,瞪着简又双就像是看着仇人一样。

     “真是好笑,我凭什么不能把你娘赶出去?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简又又举着锅铲,冷笑的看着简洁。

     “简又又,你……”

     “想要吃饭就给我安份点,再啰嗦你也给我滚。”不待简洁说完,简又又打断道,话里全是不留情面。

     好在这个时候大家都在忙着摆桌摆凳,将菜端上桌,看着那一道道份量十足的菜,兴奋的讨论着,没人在意简洁来找简又又。

     简洁觉得自己的心里有把火在烧着,但又碍于这作坊是简又又的地方,自己闹起来可一点好都讨不着,更何况文博大哥也在这里,她可不想让自己在他眼里的印象变差了。

     “简又又,你给我等着,看你能嚣张多久。”简洁指着简又又,狠狠的咬牙,道。

     在一旁帮忙的简富贵看着简洁跟简又又的互动,下垂的眼叫人看不出他的情绪,只抿了抿唇,并没有上前说什么。

     他先前并不在作坊内,等他跟着出去钓鱼抓龙虾的村民一块回来的时候,崔氏已经被简又又赶出去了,不少人看他的目光都充满了轻蔑跟嘲弄,即使不问,旁人的议论也总是不由自主的飘进他的耳朵里,所以就算没有亲眼见到,却也大至了解了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简又又办的这顿酒席可是花了大手笔的,整个村的人几乎都来了,光是看一旁摆着的鸡鸭鱼肉,就让人迈不动脚离开,简富贵下意识的摈弃了外界的声音,就当作什么都没听到,也不打算离开。

     而简洁显然也是这么想的,像简又又办的这顿丰富的酒席,她可是从未见过,没有吃到,怎么可能离开。

     而整个云岭村,除了厚着脸皮来而被简又又赶走的牛氏跟崔氏,就剩简富仁家了,孙氏就算眼谗,也不敢随意上门来,自家当家的还在牢里呆着没有出来,孙氏可不敢有一点的动作,就怕简又又跟颜明玉有点关系而让简富仁再倒霉一点。

     桌椅摆好,摆上碗筷,众人便陆续入坐。

     简又又准备了四道冷菜,让人先端了上去,紧接着再是一道一道的热菜端上桌。

     鸡鸭鱼肉,偶尔新鲜的做法,让人吃了欲罢不能。

     留了两桌,是给做菜跟端菜的人准备的。

     “彩云,你头上这支银簪真好看,是心上人送的吗?”

     张倩的目光从进作坊开始,便不时的落在了陆彩云的头上,那一只银色的簪子在阳光下耀眼的很,晃得张倩都有些睁不开眼,心里头更是塞塞的。

     旁的她或许不认得,但那支银簪是她亲眼见虎子哥买的,所以不可能认错。

     陆彩云回头看了张倩一眼,笑道:“倩儿,你可别打趣我了,这哪是什么心上人送的,是虎子送的。”

     虽然早知道这个答案,但从陆彩云的嘴巴里说出来,张倩的心还是像被锥子狠狠的砸了一下,血淋淋的疼。

     她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强扯出一抹笑:“虎子哥对你可真好,肯定是喜欢你才送你簪子的吧。”

     当初那老板娘就说了,这银簪子送心上人最合适,差点把她当成了虎子哥的心上了,可虎子哥却否认了。

     其实她真的很想当虎子哥的心上人啊。

     陆彩云没有注意到张倩异样的神情,听了她的话以为张倩在开玩笑,抬手拱了她的肩膀一下,没心没肺的笑道:“倩儿,你说啥呢,这簪子是虎子给他娘的,他娘嫌不合适,我又他比较熟,这才便宜了我,虎子哪里会喜欢我啊,行了,先不说了,我端菜去。”

     说完,她端着菜盘了出去了。

     张倩看着陆彩云离去的背影,眸光暗了暗,不知彩云姐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装不知道,在这里跟她炫耀呢?明明虎子哥是喜欢她才会送她簪子的。

     咬了咬唇,张倩看着不把张虎的心意当回事的陆彩云,心里泛起一阵阵的酸瑟,要是虎子哥对自己有这个心思,自己做梦都会笑死了。

     彩云姐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羡慕死她了。

     不过转念一想,张倩又觉得自己是有机会的,不管彩云姐知不知道虎子哥对她有没有意思,至少目前看来她像是不明白的,若是自己能加把劲,让虎子哥喜欢上自己,那不就行了?

     反正虎子哥跟彩云姐还没有互订终身,自己不算坏了吧……

     张倩想到此,暗暗的吐了吐舌头,她只是为自己争取幸福而已,公平竞争嘛!

     这么一想,张倩又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活力,看见了希望。

     大家喝的酒是简又又酿的米酒,就连女人们也喝着钱氏做的南瓜酒酿汤圆,甜甜的,带点酒味,很是好喝,就连小孩子都每人得到了一小碗。

     颜明玉跟村长坐在一桌,整顿饭上,村长不停的对他献殷勤,王玉瑶面对满桌子的菜,也心不在焉,时不时的偷看颜明玉,小脸绯红,芳心暗许。

     简富才带着自己的两个儿子跟颜明玉坐在一桌,两人更是不停向颜明玉敬酒,意在交好,颜明玉的脸上一直保持着得体而又疏离的笑容,让人总有种一拳打在绵花上的无力感。

     ------题外话------

     亲们新年快乐哈!

     本以为放假了可以有更多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那么忙,每天到十二点才睡觉,更是连电脑都碰不上,一不小心就断更,嘤嘤嘤,还以为过年前能存些稿的呢。

     过年要走亲戚,更新怕是又不稳定了,祥一定会抽空存稿的,亲们不要骂祥,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