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第205章 一怒为红颜
最快更新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

    简又又也不介意被他抱着,反而有种安心的感觉,她紧紧的抓着容璟之的衣领,像是沉浮在水中人的抓住的一根救命的木头。

     幸好……幸好他来了……

     她靠在他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声,紧张不安的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季容大怎么会来,又是如何闯进这戒备森严的府衙,简又又没问,也不想问,总觉得问了,答案会让她不安,有种失去什么宝贵东西的不安。

     屋外,响起剧烈的打斗声,还有一声接着一声的惨叫,屋里,容璟之抱着简又又坐在床边,看着简又又像个鸵鸟似的窝在他的胸前,又是欣喜,又是气愤,气自己来的晚,差一点让她遭受难堪。

     喜她的亲昵跟信赖,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让容璟之整个人都有种飘在云端的感觉。

     没多久,打斗声停了下来,一名男子走了进来,对着容璟之恭敬的抱了抱拳。

     “爷,都解决了。”

     简又又眼角的余光望去,看见木有,眸光轻轻一闪,在心底微微一叹。

     季容大的身份,果真不一般。

     这男人,当初还到过陆家,似乎季老也认识,就不知季老跟季容大,是真的祖孙,还是假的。

     季容大,应该也不是他的真名吧。

     容璟之淡漠的点了点头,看了眼躺在地上的霍子康,目光越发的嗜血,木有安静的站在一旁,等着容璟之的命令。

     这个时候,他的表情也格外严肃,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一种凛冽的杀意。

     敢动爷的女人,这小子死都是便宜他的。

     “跺了他的双手,剥了他的皮,挖了他的眼睛。”

     薄凉如冰的嗓音在房间里格外清晰,只听着他的声音,便有种让人濒临死亡的感觉,简又又的身子,不由得微微一颤。

     任谁听到这样的话,都做不到平淡无波。

     容璟之感受到了怀中人儿的异样,眼中的杀戮尽数退去,大掌轻抚着简又又的后背,似在给她安慰,但却对自己做的决定没有一丝的后悔。

     木有很果断的应着:“是,爷。”

     说完,便把人给拖了下去。

     霍子康只是被点了穴道,晕了过去,接下来等待他的,将是残酷而又生不如死的滋味。

     “大胆狂徒,竟敢擅闯府衙,来人哪,给本官杀无赦。”

     苏泷在屋外大声叫嚣着,屋里木有冷笑了一声:“这家伙,来的挺快啊。”这么赶着找死的,怎么也得成全他。

     简又又看了木有一眼,在面对知府大人都能这般嚣张无视,可见木有的身份,比起苏泷那不是高了一点点,而他,仅仅只是季容大的侍卫而已。

     季容大的身份,怕是比她以为的还要高贵吧。

     苏泷吵着要绞杀闯入府衙的狂徒,实际是想趁着这个机会,一并把自己也给杀了吧,反正葡萄酒的秘方到手了,杀了她,这葡萄酒在这个世上,真正会酿的人,也就只有苏泷了。

     几名衙差举着刀冲进了屋子里,木有不屑的瞥了瞥嘴角,手中长剑轻轻一晃,众人只见一阵寒光闪过,紧接着便是兵器落地的声音,衙差们纷纷哀叫着,原来就在那一瞬间的功夫,这些人拿刀的手筋,皆被木有给挑断了。

     木有冲出房间,直袭苏泷而去,苏泷看见木有,吓的眼珠子瞪的老大,刚要转身跑,便被木有一把抓住了。

     “苏大人,你去哪?”

     木有讥笑着问,将苏泷给拎进了屋子里,身后的衙差戒备的看着木有,紧紧的跟着,却又不敢妄动。

     “本官可是苍城知府,当今刑部尚书可是我的侄女婿,若你们识相的放了本官,本官可以饶你们不死。”苏泷被木有拎着,惊惶不安的说道。

     木有把他拎进屋,像扔垃圾似的往地上一扔。

     “唉哟!”苏泷吃痛的尖叫了一声,一抬眼,便看到了一双黑色的布靴,顺着那一双脚往上望去,入目的,便是容璟之满是锐利的目光,孤绝的气息,寒光冽冽,煞的惊人。

     苏泷猛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四肢百骸瞬间有种被冻成僵硬的感觉,心底一个声音疯狂的在咆哮着:逃,快逃!

     怎么回事,这个男人究竟是谁,为何会让他如此的恐惧?

     “刑部尚书?”容璟之薄唇轻启,淡淡的吐了几个字,眉宇间一片冰冷之色。

     苏泷觑了容璟之一眼,心下直打鼓,嘴上却不饶人的道:“怎么样,怕了吧……”

     话没说完,木有抬起一脚蹿上了他的后背,把苏泷整个给蹿趴下,匍匐在地,骂道:“怕你个屁,别说刑部尚书是你的侄女婿,就是当今皇上是你的女婿又如何,敢动我家相爷看上的女人,你不找死谁找死。”

     话落,木有感受到一道如利刃般的目光射向自己,猛的回神,暗叫一声糟糕:他咋把爷的身份暴露了。

     而简又又心惊的同时,又忍不住满头的黑线。

     什么叫“我家相爷看上的女人”?

     相爷……

     当今大燕,能得此称的人,除了当朝丞相,还有谁?

     那个冷血无情,杀人如麻,无恶不作的丞相大人……

     简又又抬头,愣愣的看着容璟之的下巴,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紧接着考虑的便是自己是不是应该离这个男人远一点。

     想起刚刚他对霍子康的手段,果真是残忍的很。

     容璟之似乎感受到了简又又的心思,双臂环的越加的紧,霸道十足。

     苏泷有片刻的怔愣,呆滞的表情看了容璟之良久才回过神来,脸色便是一白,心底的恐惧像是潮水似的向他涌来,仿佛已经可以预见死神的召唤。

     “容……容相……你,你你你……你是容丞相……”

     他结结巴巴的问道,明知不可能是假,却又抱着自己猜错的可能。

     可是放眼大燕,冒认谁,也没人敢冒认当今丞相容璟之啊,他残忍的手段叫人闻风丧胆,这个男人称他为相爷……相爷……

     “容相饶命,容相饶命啊,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求容相大人开恩,饶了小人这条狗命吧……”苏泷对着容璟之呯呯直磕头,那模样恨不得要把自己的头给磕破了。

     对这会的苏泷来说,如果能让容璟之饶他一条小命,磕破头又算什么。

     “吵!”容璟之嫌恶的皱了皱眉头,木有一听这话,立即狗腿似的道。

     “是,属下这就让他闭上嘴巴。”

     说着,便拎起地上不断磕头的苏泷,出了屋子。

     爷既然说吵,那肯定得拔了他的舌头,只不过这样血腥的事情,还是不要在简姑娘面前做的好。

     隐隐的,简又又还能听见苏泷那痛不欲生的惨叫,她拧了拧眉,即便没有亲眼看到,也能想象苏泷凄惨的下场,她不同情苏泷,只不过这样的手段,她是头一回遇见,心里有些难以接受。

     屋子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那些侍卫们只是伤了手腕,脚还是能走的,在知晓了龙璟之的身份后,只恨不得自己立刻消失。

     “你放我下来。”简又又轻轻推了推容璟之的胸膛,小声的道。

     “不放。”容璟之垂头说道:“你怕爷?”

     简又又抬头看了容璟之一眼,随即又低下头去,心里阵阵哀嚎:怕,怎么不怕?容相大人权势无上,她一个乡下村姑哪里能与其相抗,没看到连苏知府都吓的屁股尿流了么。

     “不管怕不怕,你总得让我把衣服先穿上吧。”简又又嘟囔着。

     容璟之微微一怔,垂下的目光不知觉的便落到了简又又的脖子处,宽大的衣服虽然包裹着她,但那若隐若现的白玉般的锁骨却有着致命的诱惑力,让他吞了吞口水。

     咕咚声很是清晰,简又又抬头看去,便见容璟之呆愣的目光以及他看向的地方,脸色不由得黑了一黑,双手大力一推,哪里还能及时的想到传闻中的丞相大人是个什么性格的人。

     数月来的相处,容璟之带给简又又的感觉,可不是谣传的那样,这相处久了,即便这会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却还是下意识的把他当成了“季容大”。

     “色狼!”

     简又又站在地上,对着容璟之狠狠的剜了一眼,快速拿着自己的衣服,去了屏风的后边,悉悉嗦嗦的声音传来,容璟之这才回过神来,眼神幽幽一暗,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他什么都没看见,就被骂色狼?

     不过这是不是也表示,又又并不会在知晓了他的身份之后对他退避三舍?

     这一想法,让容璟之的心情一下子好转了过来。

     虽说祸不及家人,但容璟之对简又又特别,可让人畏惧的性子却不是谣传,霍子康企图侵犯简又又,容璟之自然不会让他死的痛快,苏泷为罪愧祸首,软禁简又又,害她遭罪,下场自然也是死。

     这些,简又又都不知道。

     而苏家跟霍家的灾难,却在半个月后开始,无人知晓他们犯了什么罪,却都被判了死罪,而同族之人纷纷流放。

     众人纷纷猜测,这两家定是得罪了那修罗丞相,否则这样狠辣的手段,谁能干的出来?

     但是对于这样的话,大家也只敢放在心里,没人敢说出来,同情的同时,又对容璟之的畏惧上了一个层次。

     而偏偏御使们不弹劾容璟之恶劣的行径,反而把矛头都指向了刑部尚书,一时间贪桩枉法,草菅人命等罪行,令皇帝勃然大怒,将刑部尚书斩首示众,充没其全部家产。

     满朝文武都心知肚明,这御使们是受了丞相容璟之的指示,可其原因是什么,没人猜得透,更不知冷血无情的容相这一回竟也是一怒为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