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繁花散尽笑满面 > 第827章 撕烂她的那张脸!
最快更新繁花散尽笑满面 !

    “楚妍!你胡说八道什么!”

     楚妍一开始哭,楚欣就气得想冲上去撕烂了她的那张脸!

     “欣欣,不许胡闹了!像什么话?”楚妈妈把楚欣拉住,又叫楚爸爸:“老楚,你站着干什么呀,还想看两个孩子打起来吗?”

     同时,还不忘跟慕少扬赔着笑脸,字字诛心:“小慕,我们楚家乱成一团,让你看笑话了。但是,妍妍说的是真的,她和思思一样,都是我肚子里掉下来的肉。当年要不是她爸逼我,非要生个男孩,生了三个也生不出来……实在没办法了,不然我们母女也不会分离,妍妍长到那么大我才见她一面……我心里的苦都没法说……”

     楚妍听完,哭得更可怜了,委屈地扑进了慕少扬怀里抱住他:“慕哥哥,我爸妈不要我,你不会也嫌弃我吧?难道我一出生就只能被抛弃吗?我二叔家后来生了弟弟,他们也不爱我……因为慕哥哥选择了我,所以他们才对我好……”

     小女孩有小女孩的脆弱和委屈,她有理由哭。

     楚爸爸老实巴交地站在一旁搓着手,过去也不是,站着也不是,干巴巴地解释:“没办法……家里几代单传,不能……不能没儿子……但是现在知道了,女儿才是小棉袄,女儿更好……我们妍妍好着呢……”

     楚欣听着父母的说辞,彻底爆发了,楚妈妈虽然抱住了她,却捂不住她的嘴,她在姐姐的墓前发泄着自己的情绪:“少一个两个的恶心我了!楚妍,你哭是什么意思,我哪里欺负你了?你不就仗着能嫁给姐夫,所以假惺惺地演戏嘛!我告诉你,你永远也不可能比得上姐姐!听过人形手办吗?你就是!因为你永远都只是姐姐的替代品!”

     姐妹才真正了解姐妹,如楚妈妈所说,血浓于水,基因真是不给人活路,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好像就注定了今天的命运。

     楚欣怎么能甘心呢?

     同父同母的三姐妹,大姐楚思长得像妈妈,妹妹楚妍也长得像妈妈,可是她楚欣却更多地继承了爸爸的缺点,从面貌上差了两个姐妹一大截,哪怕是去整容也追不上她们的美貌,所以,她在婚恋市场上——不,在单一的择偶对象面前,失去了任何竞争力。

     哪怕她陪伴了他很多很多年,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爱意,他却选择了只见过一面的楚妍——只因为那张和姐姐百分之八十相似的脸。

     有了基础的相似,再加上刻意的修饰,百分之九十相似也不难。此时此刻的楚妍,不就是照着姐姐的样子打扮的吗?

     “欣欣,你怎么能这么说话?!”楚爸爸急了,不等楚妍哭得更大声,他先训斥楚欣了,“你姐夫在这里,哪里轮得到你吼来吼去,没一点家教……”

     楚爸爸这话踩着了楚欣的尾巴,把她心底的恨意彻底点燃,如果说她对楚妍的讥讽是刻薄,那么,她对楚爸爸的用词就可以算得上是恨了,瞳孔睁大,几乎是吼出来的:“你闭嘴!全天下只有你没资格说我!你忘了小时候怎么对我和姐姐的吗?你自己生不出儿子,就虐待女儿!你天天打骂我们、羞辱我们,然后离家出走!你离开那么多年,我妈早就当你死了!全天下没有哪个爸爸像你一样恶心!姐姐不在了,你又跑了,家里只剩下我和我妈两个人,现在知道楚妍要嫁给姐夫了,你又回来了!你要不要脸!”

     楚欣是真的恨极了,每一句都掺杂了激烈的情绪,兴许地底下的亡灵都能听见。

     楚爸爸被说得抬不起头,却还是偷偷去看慕少扬,好像女儿的控诉不重要,得不得罪慕家大少爷才重要。

     “老实人”最厉害,以不变应万变。楚爸爸不吱声,被女儿骂得像条狗,可楚妈妈显然不许事态失衡,在众人的注视下,楚妈妈伸手过去,给了楚欣一记耳光——

     清脆,响亮。

     楚欣被打懵了,呆立当场。

     楚妈妈颤抖着手,哭着说:“他是你爸爸!你怎么能这样说他!是谁给了你生命,哪怕他再不好,也是你爸爸!就像你姐夫,假如他和你姐姐的孩子还活着,无论怎样,爸爸就是爸爸,哪有爸爸不疼自己的孩子的?你这个丫头就是被你姐夫宠坏了!这么多年一点不知足,不给你姐夫省心!”

     楚欣懵着,嘲讽地看着她妈,眼神带恨。

     楚妍还哭着,埋在慕少扬怀里不动。

     楚爸爸低着头,好像树桩似的杵着,不动,不辩解,又恢复了老实巴交的样子。

     楚妈妈也哭,看了一眼慕少扬,转身抱着楚思的墓碑啜泣:“思思,妈妈的心头肉啊,妈妈恨不得跟你一起走了,这么多年的苦没法说啊……思思……你把妈妈带走吧……”

     楚家现存的四口人,各有各的打算,各有各的戏路,全是演给他某个人看的——

     现场的观众只有慕少扬一个人。

     或者,还有墓碑下永远也不再开口的楚思。

     “抱歉,楚妈妈,我今天有点累了,先回去休息了,改天我再来看楚思,有些话我和她单独说比较合适。”唯一的观众慕少扬这一次没有接楚家的戏,他将楚妍从怀里扶起来,异常平静地对楚妈妈道。

     楚妈妈显然是懵了,还没说话,楚妍红着双兔子眼,挽住他手臂,目光可怜楚楚:“慕哥哥,我和你一起走。”

     慕少扬拍了拍她的背,开口依旧平静:“好好陪陪你姐姐还有爸妈。”

     说着,他也不看楚欣和楚爸爸,自顾自迈开步子朝墓园外走去。

     春天的锦城,真冷啊。冷到好像心都跟着麻木了,开始抗拒那些嘈杂和吵闹,其实,他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吗?

     一束洁白的玫瑰孤单地躺在墓碑前,随着慕少扬的离开,被远远地丢在了身后,偌大的空旷的墓园四周,虞美人还没有长出来……

     有些秘密也像春天的种子一样,蛰伏在泥土里,等待着破土而出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