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罪全书.2 > 第十七章 男用护垫
最快更新罪全书.2 !

    ◎第十七章 男用护垫

     不断有各级领导通过电话关注案情,警方负责人忙于汇报,一次又一次地解释,这是一起卫生巾爆炸的案子,目前已经抓到一个嫌疑人,正在审讯中。

     教育部门的一个女领导,用一种难以置信的惊骇语气问道:卫生巾怎么会爆炸?

     警方负责人:正在调查,案情不便泄露。

     女领导:那你告诉我,卫生巾是什么牌子的?

     警方负责人:请相信我们,案情现在还不能公布,也请您保密。

     女领导:快说,我以后再也不用这个牌子的卫生巾了。

     警方对那个偷窥的男生进行了调查,以便掌握更多的证据。这个男生是这所学校里的红人,他的真实名字没几个人知道,但是提起他的外号——老鹅,知名度非常高,很多人都能说出老鹅的奇闻趣事。

     同学甲:有一次打篮球,我亲眼看见,老鹅的裤子里掉出来一片带血的卫生巾。

     同学乙:那个变态,我知道,他最喜欢用望远镜偷看女生寝室,我还向他竖过中指呢。

     同学丙:老鹅狂追校花,已经上升到了行为艺术的境界,用血写情书贴在校园里,还在雨中裸奔过,一喝酒就闹笑话,撒尿时忘记拉开拉链,打针时将裤子一脱到底。

     同学丁:老鹅不会和学校里的那起凶杀案有关吧?我和他一个班的,很了解他,死的那个老师是我们的辅导员,如果投票选择凶手是谁的话,我想说,老鹅在这所学校里的得票肯定蛮高的。他生下来就是个杀人犯,进入大学是一种错误,我毫不怀疑,老鹅哪怕是为了出名也会去杀人。

     苏眉查看了老鹅在校内网上的日志,老鹅的鹅字,念作né。刚开学时,他用一口浓重的方言称自己家里养过né,同学不知道né是什么动物,老鹅当众吟诗一首:nénéné,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从此,他就有了“老鹅”这个外号。

     老鹅在日志里公开声称自己带卫生巾是种很先锋前卫的行为艺术,用他的话来说,这是在为人类社会的男性成员赎罪,体验伟大母性流血一星期而不死亡的神奇力量。老鹅收获了很多冷嘲热讽的评论,他对此嗤之以鼻,依然我行我素,不断地上传自己带卫生巾的体验和感悟。摘录几段:哥决定要做的是一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情。

     第一次,哥把卫生巾垫反了,粘贴在了蛋蛋上,诸位同人,尤其是MM们,可以想象一下哥摘下它的时候有多痛苦。第二次,哥感受到了卫生巾带来的那种凉凉的滑腻感觉,很美妙,很舒服,内心里又有一些性幻想的满足感。哥渐渐迷上了使用卫生巾,上超市买烟时都会情不自禁地买上几包卫生巾,寝室也存放着卫生巾,不同的材质,不同的品牌,不同的感受。渐渐地,哥成了卫生巾的内行,几乎每天都用,在这点上,哥已经变得比女人还女人了……话说,校花还向哥借用过卫生巾呢。

     包斩和画龙对校花进行了询问,校花说老鹅是个变态。

     有一次,校花突然来例假了,她用书包挡着裙子,焦急地站在厕所门前,想找个女同学借片卫生巾。老鹅正好路过,校花说:这位同学,你可以帮我去门口的超市买包卫生巾吗?

     老鹅从兜里掏出一包卫生巾,说道:拿去用吧。

     第二天,老鹅向所有认识他的人宣布了校花暗恋他的消息。在宿舍里,老鹅一脸凝重地问宿舍老大:怎么办,校花暗恋我,我要不要稍微矜持一下?

     宿舍老大拍着他的大腿,语重心长地说:鹅哥,顺水推舟,半推半就吧。

     老鹅的脑海中隐隐闪现出了抗日前辈的身影,他用一种大义凛然的语气说:那怎么行,我老鹅是那么容易被泡上的吗?

     宿舍老大说:老鹅,人家校花有暗恋你的权利,知道吗?无论是从宪法还是刑法以及丛林法则的角度。

     老鹅看着窗外说:就我这小暴脾气,她要是再纠缠我,就抽丫挺的。

     从此以后,老鹅就像苍蝇似的跟着校花,故意制造了很多偶然的相逢。在教室的拐角,老鹅像绅士似的对校花点头致意,说一句“这么巧”,然后两人就擦肩而过了。在学校餐厅,校花东张西望找座位,老鹅会突然冒出来向校花打招呼,“嗨”,老鹅微笑,牙齿上还挂着一小片热带丛林——他刚吃完韭菜包子。

     辅导员纠察校风问题,怀疑校花做过流产,再三逼问,校花忍无可忍,和辅导员大吵了起来。老鹅仿佛从天而降,他向辅导员证实,校花还是处女。辅导员让老鹅滚一边去,老鹅怒火万丈,推搡了辅导员一下。因为此事,老鹅记大过,差点被学校开除,也是从那时起,老鹅考试总得五十九分,挂了几科,辅导员动不动就扣他的分。老鹅忍辱负重,就此消沉下去。

     过了一段时间,辅导员搭乘公交车时,胯下的卫生巾突然着火。辅导员以为是别人用打火机点燃的,当场和身边的一位乘客扭打起来。

     几天后,辅导员在学校厕所被炸死。

     特案组在校园中进行了走访,这名辅导员口碑不佳,不少学生都对她颇有微词,她辅导的学生不止一位说她很变态。辅导员业余时间做一种疑似传销的产品,强行向男生推销保健品,向女生推销护肤品,还向学生做过浓缩洗洁精的实验,以此来证明她销售的产品多么优秀。这些经常做爆炸实验的学生对这种小把戏嗤之以鼻,有胆大的学生会当场提出疑问:老师,我们就是洗洗衣服、刷刷饭盒,用那么贵的东西干吗?洗洁精就要三十八元。

     老师,还有您推销的那个做饭的锅,卖六千多元,这天价锅我帮您计算了下成本,只需要几百元。用了您这锅,我死去的爷爷能活过来吗,或者,您这锅,能接收卫星节目?

     辅导员很气愤,滔滔不绝地向质疑的学生进行了反驳。后来,一名质疑的学生因旷课被请家长,另一名学生因裸睡被辅导员扣分。

     老鹅学的是弹药工程与爆炸技术,死者女教师是这个专业学生的辅导员。警方勘验证实,爆炸物隐藏在死者的卫生巾中,老鹅又有带卫生巾的怪癖,曾与死者发生过矛盾纠纷,种种疑点使得老鹅被列为第一嫌疑人。

     老鹅在审讯中辩称自己有苦难言,使用卫生巾其实是因为自己患有痔疮,常常流血。老鹅认为,痔疮是件丢人的事,带卫生巾这件事被同学偶然发现,他索性公开,宣称这是一种行为艺术。

     梁教授:为什么烧掉卫生巾?

     老鹅:上面有血,我怕同学笑话我,悄悄烧掉。

     包斩:为什么用望远镜偷看我们,我们还调查到你偷看过女生洗澡换衣服。

     老鹅:好奇,想看你们怎么办案,我可没偷看过女生寝室。

     苏眉:你和校花是什么关系?

     老鹅:她是我女朋友啊,学校里都知道。

     苏眉:校花说你曾经多次表示,愿意为了她而杀人,你还在她宿舍楼下表演过武术。

     老鹅呆呆地想了一会儿,突然倒地全身抽搐起来,翻着白眼,手指呈鸡爪状,浑身哆嗦。苏眉吓了一跳,梁教授笑而不语。包斩走上前,他并没有做一些急救措施,而是用两手抓挠老鹅的腋窝和肋部,老鹅痒得受不了,求饶道:我不装了,别胳肢我了。

     画龙鼓掌说道:演得太好了,你怎么不去学表演专业呢?

     梁教授笑着问:为什么装疯卖傻?

     老鹅可怜巴巴地哀求道:警察叔叔,我什么都没干,求你们了,给学校说几句好听的话吧,要不,他们会开除我的,我的前途全完了。我上有六十岁老母,下有个90后的妹妹,你们抓错人了,又没啥证据,放我回去吧,求你们了,千万别拘留我,我害怕……特案组没收了老鹅的望远镜,审讯结束后当场释放。老鹅虽然和死者有过矛盾,具备报复行凶的杀人动机,但目前的证据并不能证实他就是凶手。特案组决定欲擒故纵,暗中监视,故意放了老鹅,让他放松戒备,露出更多的马脚。

     几天后的一个早晨,教务处窗台上发现了一个疑似爆炸物的可疑纸箱。

     报案的是校花,她对警方声称自己去教务处交一份校外实习登记表,教务处还没开门。她看到窗台上放着一个纸箱子,就像是别人随意放在那里的,箱子中露出一块太阳能电池板,引起了校花的警觉,她立即通知了警方。

     为了避免引发学校恐慌,特案组隐瞒了消息,由校方宣称进行消防演习,对这栋大楼里的人员进行了紧急疏散。

     无关人员撤离现场后,特案组四人看着那个纸箱子,侧耳倾听,里面没有传来闹钟的声音。但是根据太阳能电池和一些隐约可见的电路板,可以初步判断,这是一个爆炸物。

     这个炸弹制作得很简陋,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人漫不经心地制作出来的一个半成品,随手放在了窗台上。纸箱没有密封,敞开了一半,露出一块太阳能电池板。拆弹专家先是启动电子干扰装置屏蔽周围信号,以防有人遥控引爆炸弹,随后进行了X光透视间隔摄影。他看着透视图像惊呼道:大师的作品,这可是大师级的定时炸弹!

     拆弹专家说:这种炸弹叫做月光炸弹,也叫阳光炸弹。

     拆弹专家解释说:闹钟、炸药、雷管制作的定时炸弹是菜鸟所为,电话遥控的炸弹也是业余水平,这种月光炸弹是高手制造,用一个简单的温度计作为引爆装置。炸药层和水银层在太阳能电池板下面,炸弹是由极为敏感的水银作为抗动引线,外力触碰到这个纸箱子就会引爆炸弹。里面除了水银式抗动装置外,还有定时电路和光敏电阻。晚上,在月光下放置好这枚炸弹,等到太阳出来,阳光照射到太阳能电池板上,温度升高,就会自动起爆炸弹。

     梁教授:达到什么温度,炸弹就会爆炸?

     拆弹专家:这点,只有制造炸弹的人知道。

     太阳已经出来了,阳光即将照射到炸弹的太阳能电池板上,这枚炸弹随时都可能会爆炸。特案组四人和拆弹专家站在原地,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包斩说:能拆除炸弹吗?

     拆弹专家:我没有经验,我只知道这种炸弹在国外有过几次失败的拆除案例。

     苏眉说:我们应该赶快撤离,避免人员伤亡。

     拆弹专家:定时装置,我无法解除,可以先拆除水银抗动引线,用机械手臂把爆炸物移到排爆桶,再用水炮冲激引爆,我试试吧。

     拆弹专家拿出一个鳄鱼夹,准备破坏炸弹的抗动电路。他的动作极为缓慢和谨慎,虽然只是一个将鳄鱼夹伸进纸箱里的小动作,但他已经大汗淋漓,衣服都湿透了。

     梁教授、包斩、画龙、苏眉四人屏住呼吸,特案组成立以来,历经无数凶险,但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生死一线的危险处境。

     梁教授在胸前画了个十字,画龙用眼神示意包斩和苏眉往后站,包斩抱着胳膊无动于衷,苏眉紧张地闭上了眼睛。

     炸弹爆炸的话,后果不堪设想,特案组四人可能会有所伤亡,甚至全部被炸死……拆弹专家小心翼翼地将手从纸箱里缩回来,他惊喜地说道:成啦。

     话音未落,炸弹突然爆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