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钧天图 > 第二十八章 山河人间欠陈玄都一壶酒
最快更新钧天图 !
    接近酉时的雪天突然响起了几声不同寻常的闷雷,在那触目不可及的天穹深处。紧接着狂风大作,穹宵之上四边八方的昏暗沉云开始扭曲旋转,顷刻间形成了浩瀚如汪洋的天穹漩涡,笼罩着整个逐鹿原城头顶,吞噬着风雪,吞吐出雷电。
     这种极不寻常的异象吸引了城中诸多强者的注意,于是接连五道流光起于城内数处,在半空划出一道道夺目的光彩,转瞬便落在城头。落在月三人,重阳,离落,莫相期四人不远处。是那北海摆渡人老舟子,老掌柜酒招旗,水月洞天白发仙、白芷苓兄妹,以及天北王敖老祖。
     “这是……”月三人眺望苍穹,看不真切,皱着眉头。
     年岁极高见多识广的老舟子神色凝重,观察了好一会儿,才勉强确认异象的由来,沉声说道:“破境的景象。”
     “破境?”月三人不可置信,“就算是化劫境也不可能造成这般恐怖景象。”
     很快他又想起什么,满脸骇然:“难道是神引境?是异族还是……”
     “是陈玄都!”王敖老祖似乎从那深邃漩涡里瞧出了端倪,渐渐舒展开眉头,露出笑意,“狂诗绝剑,一剑入神引了!”
     黑袍里的重阳猛地抬起头,双目流露出精光。
     月氏兄妹两人视线交错,皆从彼此眼眸看到不可置信。
     同为剑修的离落浑身剑意缭绕,如青烟浮升,似乎无形之中向着天穹深处的浩瀚漩涡朝见膜拜一样,激昂振奋!
     城外碑林中,断家的独 夫、朱大两人也相继掠来,落在城头。
     终于,这天下又再出现了一位圣人,和莫七难不同,狂诗绝剑陈玄都是真真正正杀力卓绝的圣人,堪比当年剑阁两圣的圣人。
     老舟子捋了捋须:“本以为最先迈入神引境门槛的会是一字宽的裴凤楼。”
     老掌柜酒招旗双手搭在肚腹上,笑意盈盈:“以化劫修为对阵无伤体质的天醒神将融,竟还能一战连三月。如今想来,狂诗绝剑是打算借此一战抛开生死磨砺剑道,打开通往神引的那道虚无缥缈的天门,其胆识气魄堪称无双。”
     水月洞天白发仙又道:“天不杀我杀,人不怜我怜。陈玄都前辈并不是一味地模仿当年那位诗剑借无敌、人间最得意,他走出了自己的大道,独一无二的大道。”
     王敖老祖心情极好:“多少年了,我天北六姓十阀门也终于出了一位圣人,还是剑圣!划船的,怎么说?”                                                                                                                                                                                                                                                                                                                                                                                                                                                                                                                                                                  老舟子说道:“天北第一人,实至名归!”
     王敖老祖放声大笑:“大雪落人间,一剑入神引,当真痛哉快哉!怎能不浮一大白?老酒头,喝酒去……”
     今夜的者行客栈、也是十分铺子极为热闹,红火的生意算是彻底打破了烽火连三月的死气沉沉。是因为天北六姓的王家老祖放出话来,要宴请逐鹿原群雄。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会陪着王敖老祖闹腾。一来战事僵持许久,原本聚鹿的群雄,都陆陆续续赶赴了南北一线的其余战场。那些在大战起时,两军阵前与异族强者捉对厮杀的百尊谱至强者,至今大都未归,不知生死,不知胜负。而余下守城的部分,不是被布衣楼的千头万绪未雨绸缪纠缠着无法脱身,就是各有官身要事。
     最终被王敖老祖拉扯来撑场面的大人物,也只有水月洞天的兄妹二人和老酒头。四位前辈共饮一桌。
     除此之外,柳十三等二十四年少大都在此。
     还有许多六姓十阀门里王、陈两氏子弟……
     说书人的老祖宗杂谈,今夜说的不是书上内容,是狂诗绝剑陈玄都的半生事迹,有少年有鲜衣怒马,有诗有酒有剑,有豪情有恩怨有缠绵,引得台下叫好连连。
     酒铺里通透明亮,欢声笑语,热火朝天。
     酒铺外,北风呼啸雪纷纷。千家万户,灯火忽明忽暗。夜空深处,在那极北的方向忽然坠落一道流光,似天外陨星滚带着巨大的火球,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垂落人间。
     异象消失约莫十数息,逐鹿原城北门便出现了一位须发皆白、儒袍负剑的老先生。这人踏雪而行,无声无息,落地无痕。
     如同白袍鬼魅,一步迈出则原地消失,缩地成寸,三两步间就出现在十分铺子门口那尊碑石前。手里拎着一颗头颅,怒目圆睁。
     客栈烛光相映,才瞧见儒袍老先生面容,不是狂诗绝剑陈玄都又是谁?
     客栈门口有往来而不绝者,见那陈玄都破境入神引大战归来,手里拎着风雪覆盖半张青寒面容的头颅,感受到狂诗绝剑浑身上下那未曾湮灭的灼灼剑意和浩荡杀气,以及恐怖的境界威压,纷纷敬而远之,不敢靠近。
     陈玄都大步迈入客栈,旋即吸引了无数目光。
     王敖老祖、老酒头、水月洞天兄妹,这一桌最先察觉那‘来者不善’的气机,紧接着说书人杂谈情景相映,惊堂木一落,正说到狂诗绝剑当年天不杀我杀、人不怜我怜的酣畅事迹时,顺手一指,而后酒铺内霎时安静。
     犹如画圣赵公麟笔下的画:
     酒铺内一张张惊奇而诧异的面孔,连同眼底眉梢的神色皆栩栩如生。所有的线条,光影,酒水,物件,定格画中,无可挑剔。
     老儒生陈玄都是画里所有静止之外的唯一。
     他背着剑,拎着头颅,走到二十四年少未曾坐满的一张桌子旁,挨着五岳境地李长圣坐落。
     那颗头颅随意地丢在桌子上。
     是他两座天下阵前捉对厮杀的对手,异族百将策排名第五,拥有祭炼山河无伤体质的天醒神将融!连白知秋都慎重对待的融!
     酒铺里的静止被一阵闯入门的风雪突然打破,而后哗然声,惊愕声,振奋声,各种赞美崇拜的声音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上酒。”正襟危坐的老儒生老圣人陈玄都瞥了柳十三一眼。
     柳十三连忙起身朝柜台唤道:“小师妹,快上酒。”
     声音未落,便点头哈腰揉肩捶背,恭敬地伺候起来。
     刚好轮值的松灵韵有些呆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过于激动而手忙脚乱,亏得李长圣前来帮忙,翻箱倒柜一样,从后院搬出了老酒头新酿的一坛烈酒。
     酒坛上封纸写着:人间烟火。
     隔壁桌的老酒头忍着割肉般的疼痛赶紧起身,这坛人间烟火可是他一生心血,自己尚来不及尝得一滴,如今眼看着要被陈玄都‘糟蹋’,万分不舍又无可奈何。心里只想厚着脸皮跟陈玄都蹭一口也就知足。
     那王敖老祖,水月洞天白发仙、白芷苓兄妹闻得酒香也是按奈不住,纷纷端着酒碗朝陈玄都走来。
     “酒来了、酒来了。”柳十三从师妹怀中接过那坛人间烟火,嗅了嗅,满脸享受的神色。
     “前辈,这可是老酒头的心血,名唤人间烟火,比那闻名遐迩可遇不可求的青神山酒还要绝,天下只此一坛,喝完就成绝响。”
     “你瞧老酒头肉疼的样子。”
     “哈哈,前辈不用理他,更不必心疼。这堪称世间一绝的人间烟火,依晚辈看来,整个逐鹿原城只有前辈一人配饮此酒。”
     “就是布衣楼的莫七难前辈来了,或者是那个什么自称暮凉的狂妄自大的家伙,也没这个资格。”
     “一剑入神引!剑斩化外天下异族百将策排名第五的高手,这种辉煌,这般战绩,当今天下谁能匹敌?”
     “来来来、十三为前辈满杯。今夜定要喝个痛快……”
     “前辈。”
     “前辈?”
     “前辈!”
     柳十三骇然失魂。
     狂诗绝剑陈玄都正襟端坐。
     神色平静。
     已没了呼吸!
     ……
     大雪纷飞的深夜。
     逐鹿原城外,又增一座青玉碑。
     长辞书上镌刻着: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二十四年少和老酒头,王敖老祖等人站在碑前。
     李长圣抚着冰凉的碑石,十分铺子客栈门前的那句诗浮现脑海。
     十分铺子。
     四分绝活。
     三分酒。
     两分心情。
     带一分醉意离开。
     换天策头颅,下次再来。
     狂诗绝剑陈玄都带着一分醉意离开,换了一颗天醒神将的头颅,可最终还是没能饮成回头酒。
     “山河人间,欠陈玄都一壶酒。”